|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822章 当年大师
  下午一点,明江医院。

  雷九指探视完赵大叼夫妇和一干兄弟后,就走出医院在附近餐厅请叶天龙吃饭。

  “叶少,今天谢谢你。”

  酒桌上,雷九指很恭敬地端起酒杯,向忙碌半天的叶天龙出声:“不是你援手,我命都没了。”

  “这一杯酒敬你。”

  薛狐的那个电话,让雷九指彻底认识到,薛爽真是要杀自己的。

  叶天龙笑着端起酒杯一碰:“雷爷,客气了,咱们是朋友,你帮我,我帮你,是很正常的事。”

  雷九指感慨一声:“你我也就见了两面,九指何德何能让你这么冒险?”

  叶天龙言语很是真挚:“朋友不是见多少面来衡量的,最重要的是,两人是不是交心,真诚。”

  “你我虽然只是见过两面,可是你却把我的事认真对待,让赵大叼夫妇从人渣变成正常人。”

  他目光平和看着雷九指:“这就说明雷爷真心把我当朋友。”

  “你有危难的时候,我自然也要帮忙。”

  雷九指脸上有一丝感动,随后又给两人倒满酒杯:“我那点小忙比起你今天的事,实在微不足道。”

  “叶少的仗义和情义,九指记在心里,以后大家就是兄弟了,叶少有用得上九指的话,尽管吱声。”

  雷九指自黑一句笑道:“废物,也是有废物作用的。”

  “来,我再敬叶少一杯,表示我的谢意。”

  雷九指举起了酒杯,叶天龙没有拒绝,笑着跟他一碰,随后又把酒喝了下去。

  “叶少,薛爽是薛家重要走狗,你今天杀了他和一干手下,薛家肯定会追查的。”

  酒过三巡后,雷九指善意提醒叶天龙:“你最近出入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要给他们锁定报复。”

  “我不知道警方会不会介入,但是我清楚,用钱肯定比没用钱要好。”

  雷九指从怀里掏出一张支票,递到叶天龙面前出声:“叶少,这是一亿,不是用来感谢你的。”

  “是用来打点关系的。”

  他考虑很是周到:“薛爽他们再恶行累累,也终究是几十条人命。”

  “老哥,这钱真不用。”

  叶天龙笑着推了回去:“今天的事不会有任何麻烦,我有能力把它处理的滴水不漏。”

  “所以这一个亿,你留着,石猴他们受伤,需要用钱。”

  他望向雷九指:“相信我,官方不会介入,我真压不住了,再来找你要这一个亿疏通行不行?”

  雷九指看着叶天龙,目光若有所思,几十条命都能压制,这叶兄弟的能耐超出想象啊。

  这时,叶天龙适时话锋一转:“对了,老哥,我不是八卦,只是想要确认一事,你跟薛家有恩怨?”

  “你手里有薛家赌场三成三的股份?”

  雷九指嘴角牵动了一下,收回支票后喝入一口酒,随后呼出一口长气,没有对叶天龙隐瞒:

  “不瞒叶老弟,薛家赌场其实是我创立的,前身叫天雷赌场。”

  叶天龙微微一怔,这名字还真是清新啊……人家是财源滚滚,你是天雷滚滚。

  雷九指没有见到叶天龙神情变化,只是自己沉入了久远的回忆:

  “当年整个澳城只有凤家一家赌场,赌王又是东南亚皆知的影子总督,凤家彻底垄断了澳城赌业。”

  “后来澳城官方想要百家争鸣,凤家也想要扩大体量上升国际档次,于是发放三张赌牌试水。”

  “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从官方手里拿到一块牌。”

  他呼出一口长气:“又在凤家门口跪了三天三夜,才获得赌王经营赌场的批准。”

  “虽然那时候的感觉,就好像跪着求人家漏一漏指缝,赏一点肉渣吃一吃,但我知道那是机会。”

  “华夏体量这么大,国际市场这么广,只要能熬过初期的经营,迟早会赚的盆满钵满。”

  “于是我拉着我心爱的女人,最好的兄弟一起打拼。”

  雷九指的眼里掠过一抹痛苦:“我爱的女人叫张欣,最好的兄弟叫薛狐。”

  “他们一个负责后勤事项,一个负责日常经营,而我应付黑白两道,还经常出国拉豪客。”

  “为了让赌场人气更旺盛一点,也为了更好维护赌场的安稳,我还挤出时间去学赌术。”

  他的脸上多了一丝光泽:“我对赌术还是有天赋的,学了半年不到,就成为当年东南亚赌术冠军。”

  “有这个名头放在场子,老千和黑道也不敢来场子混钱,生意也越来越好了。”

  “我经常外出,为了薛狐两人能够应对紧急情况,我把赌场各项机密以及运作经验全告诉了他们。”

  叶天龙轻轻点头,没有质疑,雷九指看似凶神恶煞,其实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

  雷九指喝入一口酒:“经过四年的经营和运作,赌场彻底稳定了下来,每年有十几个亿利润进账。”

  “为了让大家更有积极性,我不仅拿出三个亿重奖赌场员工,我还把股份平均分给了薛狐和张欣。”

  “我享受事业的打拼过程,胜于那些冷冰冰的钱,而且他们是我兄弟,是我女人,值得跟我分享。”

  “于是我通过法律作出变更,百分之一作为赌场员工的分红,剩下百分之九十九,三个人平分。”

  他眼里闪烁一抹戏谑:“一人三成三的股权。”

  叶天龙摇晃着酒杯:“后来薛狐背叛了你?”

  “两个人。”

  雷九指一口喝完杯中酒,虽然相隔多年,但说起来还是疼痛:

  “那年张欣生日,我从东洋拉了一团豪客回来,还带了一枚南非钻戒,想要给她惊喜顺便求婚。”

  “谁知,生日那天,薛狐和刘欣直接跪了下来,告诉我,他们两个日久生情,而且刘欣已怀孩子。”

  他艰难开口:“他们要我成全,还跟我说,真正爱一个人,不是要霸占她,而是要给她幸福。”

  叶天龙轻叹一声,幸亏自己跟老雷观念不同啊,爱她就要上了她,脑子进水祝福她跟别的男人呢。

  “我都忘记自己当时的反应。”

  雷九指把经历说出来:“只知道最后一个人失魂落魄离开了赌场,然后去澳城的酒吧街买醉。”

  “第二天,薛狐找到我,说希望我为了刘欣母子考虑,主动离开天雷赌场,这样也可以避免尴尬。”

  他咳嗽一声:“他会按股权份额,每年给我分红,让我什么都不用干就衣食无忧。”

  “如果我不答应,他和刘欣会联合起来,想尽办法踢我出局,大不了两败俱伤,垮掉赌场。”

  叶天龙愤愤不平:“这家伙确实可恶,看死你对赌场的感情,所以这样要挟你。”

  雷九指自己倒了一杯酒:“是啊,他就是一个无赖,拼的就是谁不在乎一点。”

  “不过我当时一点都没恼怒,应该是破罐子破摔,觉得心爱女人和兄弟都没了,还要什么赌场啊。”

  “而且我确实不希望天雷赌场内讧垮掉。”

  “于是我一个人离开了澳城,在华夏几个大城市不断流浪,还买醉了七八年。”

  他话锋一转:“我原本要一直醉下去,直到我醉死忘记一切,但在大理遇见了一个老和尚。”

  叶天龙一愣:“老和尚?”

  雷九指眼里有着一抹光芒:“是啊,一个很睿智很高深的老和尚,他在大理一个街市化缘。”

  “我当时心里压抑,就掏出身上最后一个硬币,投入他的钵里,然后哭着向他诉说了心里痛苦。”

  “我说了差不多半个小时,老和尚听完之后没有出声,而是直接用大慈大悲掌把我打成猪头。”

  雷九指回想着当年的状况:“打完之后,他又把那枚一元硬币丢回给我。”

  “硬币恰好立在一道缝隙,让我可以看到正反两面。”

  “我当时就顿悟了,大师是点醒我,硬币有两面,人也有正反面。”

  “你对世界是反的,世界对你也是反的,你对世界是好的,世界对你也会是好的。”

  雷九指微微挺直身躯:“于是我就决定重新做人,最终来到明江过平稳却富足的小日子。”

  “也不知道,何时能再见到那大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