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829章 弄包东西
  在叶天龙坚持赴宴,把龙套演到底时,蒋紫然只好无奈答应他的要求,随后给他安排一个房间休息。

  她则出去准备一点东西。

  尽管有德高望重的炳爷压着,但澳北酒店毕竟是神刀门地盘,蒋紫然多少还是要两手打算的。

  叶天龙也没有休息,靠在沙发上把今日遭遇告诉雷九指他们,顿时引得雷九指一干人等哈哈大笑。

  连天墨都止不住笑起来,俨然是一版上错花轿嫁对郎的戏码。

  “叶少,三十名兄弟已经抵达。”

  谈笑一番后,视频中的雷九指进入正题:“我们暂时弄了三个落脚点,以备不时之需。”

  “我们准备明天出去逛一逛,看看哪个地方适合做赌场,到时把它买下来或租借。”

  “搞定场地后,我们就需要拿赌牌去报备和注册,得到批复许可需要五个工作日。”

  雷九指轻车熟路向叶天龙报备:“合法注册赌场地址后,我们再去选购和制定设备。”

  叶天龙笑着打断雷九指的话头:“雷哥,这些事情,你全权作主,我不干涉,也不过问。”

  “除非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你可以找我商量或者求助,不然这一间赌场你一人决之。”

  他咬咬牙:“至于资金,先给你一个亿,慢慢花着,花完了,找丁流月要钱。”

  想到赵帝天给的一百万,叶天龙心里就滴血,真是九牛一毛啊。

  叶天龙寻思要不要问一问百里花,凤语嫣的三个亿美金到帐没有,如果没有的话,是不是趁机催催?

  “叶少,我明白了。”

  听到叶天龙的话,雷九指眼里有着一抹光芒,这是叶天龙对他的绝对信任,当下朗声回应一句:

  “你放心,我一定办得漂漂亮亮。”

  有了叶天龙的放权,雷九指沉寂多年的干劲重新被唤醒了,他想要大展拳脚一番。

  叶天龙提醒一句:“我只有一个要求,尽早开业。”

  他相信,赌场开起来后,赵帝天的后续指令就会到达,所以要尽快运营。

  “明白。”

  雷九指点点头,随后笑着出声:“叶少,其实我觉得,你可以在草鸡街落脚。”

  “一是咱们两个分开,可以减少目标,也能让你多一点安全。”

  他是薛家目标,叶天龙是包家敌人,合在一起,那就是澳城公敌,还不如分开抵消对手的注意力。

  “二,草鸡街住的都是土著,民风彪悍,当年反葡义士的后裔。”

  “他们骨子里都有一股桀骜不驯的血,如果你能取得他们的人心,我们将来站稳澳城就有支持。”

  雷九指提醒叶天龙:“而且草鸡街位置显赫,算是市中心地区,卡住了那里,咱们进可攻退可守。”

  叶天龙闻言点点头,随后笑着反问:“那我暂时落脚草鸡街?”

  雷九指大笑一声:“这是一个不错的想法,说不定你还可以跟蒋姑娘摩擦出感情。”

  “这个……就算了吧。”

  叶天龙想起蒋紫然敲酒瓶干架的态势,心里就莫名一阵发毛:“民风彪悍,还是少招惹为好。”

  雷九指又哈哈大笑起来:“想不到叶少也会怕她,看来蒋姑娘一定很有趣了。”

  叶天龙咳嗽一声:“还是别说她了,说点正事,雷哥,神刀门是什么货色啊?”

  “神刀门是澳城的一个老牌黑帮,算是有点气候,也算是澳城所剩无几的本地黑帮之一。”

  雷九指显然对澳城情况重新作了一个掌控:“澳城虽然是华夏地盘,但最活跃的却是皇刀会。”

  “皇刀会十年前空降澳城,先后赶走三个国际黑帮,然后又灭掉四个当地帮会。”

  “最后重创了神刀会,成为澳城最大的黑势力,也成为六大赌场的合伙人,进驻每一间赌场。”

  “皇刀会负责保护六大赌场的安全,同时垄断六大赌场的高利贷和外围赌赛业务!”

  “澳城赌业是大头,也是最赚钱的,所以皇刀会也只经营赌场业务,每月按时给赌王交份子钱。”

  他通俗易懂地解释:“那种情况,就好像是各大医院把某个门诊承包给莆田系一样。”

  “赌场之外的地下世界,皇刀会很少理会,毕竟那些都是辛苦钱,付出和收获不成正比。”

  “神刀门曾经是凤家合伙人,被皇刀会赶出赌场后,只能收收保护费、拉拉皮条糊口度日。”

  “最近它重新搭上包家和薛家,负责一些神怒人怨的拆迁业务,日子才算重新有一点起色。”

  “对了,神刀会的老大叫神爷。”

  雷九指告知叶天龙:“老江湖,但胆小怕事,当初被皇刀会打败,就一蹶不振,窝囊度日。”

  “听说前些日子还得了重病,一直卧床休息没有见人……”

  他呼出一口长气:“我知道的就这些了,要了解具体情况,需要打听一番。”

  叶天龙点点头:“这样说,神刀会跟皇刀会有过财路恩怨。”

  雷九指回道:“没错。”

  “可这不对啊,如果神刀会真恨皇刀会,今天武藤子怎会来帮高圣金?”

  叶天龙眼里有着一丝疑惑:“武藤子八成是皇刀会的人,她的拳脚很明显皇氏套路。”

  雷九指神情犹豫了一下:“难道传闻是真的?”

  叶天龙问出一句:“什么传闻?”

  雷九指迅速回道:“传闻神刀会臣服了皇刀会,以此来换取现在的好日子。”

  “我一直以为无稽之谈,毕竟双方以前可是死磕过的,但从你今天遭遇看来,这传闻怕是不假啊。”

  他遗憾摇摇头:“如果是这样的话,神爷就太不是东西了,连仇人都跪了……”

  叶天龙消化这个消息,随后话锋一转:“炳爷是什么人?”

  “炳爷?”

  雷九指一愣,旋即大笑:“他还没死啊?那就是一个老色鬼,跟凤家沾一点四个弯的垄沟亲。”

  “以前是凤家赌场的一个日常主管,喜欢钻入喝醉女宾的房间猥亵和拍照,然后派人去敲诈她们。”

  他语气带着一丝戏谑:“后来被凤家发现给予警告,还要撤掉他的主管职位。”

  “为了挽回形象和保住富贵,他在杂物间故意放火,然后自己去救火,想让凤家觉得他忠心为主。”

  “谁知火势太大,不仅无法扑灭,还烧掉炳爷的头发,留下一个伤痕,吓得他当时就逃出赌场。”

  “如非消防员及时赶赴,估计凤家赌场要烧掉一半,可谓是不作不死。”

  雷九指把当时结果说了出来:“凤赌王内部查清事情后,就把炳爷砍掉一根手指赶了出去。”

  “只是顾及凤家赌场名声,凤家才没宣开他的丑事,让他能拿着那点资历继续混口饭吃。”

  “炳爷也厚着脸皮,说他是凤家功臣,为了保住凤家利益,被大火烧伤了额头,烧毁了手指。”

  “凤氏家大业大,炳爷扭曲事实却也说凤家厚待他,加上有点垄沟亲,所以也就懒得纠正炳爷了。”

  雷九指给出一个判断:“总之,这是一个伪君子,肚子里装的都是坏水,跟他打交道要小心。”

  叶天龙点点头,算是对炳爷有点了解,继而对今晚的调解不乐观。

  沉思一会,叶天龙轻声一句:“雷哥,帮我弄包东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