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830章 下注,发牌
  晚上七点,叶天龙坐入蒋紫然的卡罗拉,随后跟着她去澳北餐厅赴宴。

  蒋紫然一如既往地冷酷路线,上身是一件黑色衬衣,身下是一条黑色长裤,脚上是黑色皮鞋。

  一身地黑色格调,再加上盘起的长发,把蒋紫然风风火火的性格展现了出来。

  她的俏脸没有女强人的傲然和骄纵,但有穷人孩子早当家的干练和刚强。

  叶天龙在她身上依稀看到颜妃当年的影子,也是这样咬着牙面对弱肉强食的世界。

  呼啸的车子上,蒋紫然把控着方向盘:“炳爷是我表亲,以前比较少来往,这半年见过几次面。”

  “我送过几次厚礼给他,他也帮我解决了几件小事,甚至还为我们周旋过神刀门,关系还算不错。”

  她补充上一句:“今晚请我们吃饭最主要目的,就是解决我们跟神刀公司的恩怨。”

  叶天龙轻笑一声:“看来炳爷辛苦了。”

  “是啊,辛苦他了。”

  蒋紫然一边踩着油门,一边轻叹:“我们跟神刀公司的恩怨再不解决,估计真要死不少人了。”

  “那罪该万死的黄村长,把两条半街道二十亿廉价卖给神刀公司。”

  “不仅卖了他那份祖业,还把我们份额也伪签卖掉,然后卷款跑得无影无踪,留下烂摊子给我们。”

  她的脸上有着一抹痛恨:“真想把他揪出来大卸八块。”

  叶天龙轻声宽慰:“没事,只要不是你们本人签名,神刀公司就拿不走两条街。”

  蒋紫然摇头:“我当然知道他们拿不走街道,只是时不时被神刀公司骚扰,几百街坊都无法安宁。”

  “这倒也是。”

  叶天龙轻轻点头,随后想到一个问题:“神刀门也挺财大气粗的,随手就砸出二十亿买草鸡街。”

  他想到雷九指的话,神刀门这些年艰难度日,苦苦挣扎都要投靠仇人了,怎么轻松就拿出二十亿。

  “神刀门这半年好事不做,坏事做尽,有二十亿不稀奇。”

  蒋紫然哼了一声:“那个高圣金就是专门搞国际皮肉生意的。”

  “他以前经常雇人在杂志在网上发表文章。”

  “说什么去中东遛狗月入百万,做乞丐四十七万,捡垃圾五十万,骗一堆无知人们去中东工作。”

  “去之前说的天花乱坠,去到中东了,一下飞机,直接撕掉你护照,没收钱财,要你做鸭**。”

  “一个人没证件没钱财,语言不通,报警不管,又不知大使馆位置,还面临毒打,只能乖乖顺从。”

  “高圣金靠这个赚了不少钱,只是后来谎言被戳多了,没几个人上当了,他才没怎么做那生意。”

  蒋紫然对高圣金充满着厌恶:“道上的人都对他耻与为伍。”

  叶天龙眯起了眼睛:“看来还真是一个人渣啊。”

  “虽然我不想跟这样的人和谈,只是事关几百街坊安稳日子,只能坐下来把事情摆平了。”

  蒋紫然道出自己的无奈:“希望今晚和谈可以有所收获。”

  叶天龙笑道:“肯定会有收获的。”

  蒋紫然看了叶天龙一眼,有着一丝感动:“叶天龙,谢谢你。”

  “其实你跟这些事非都没关系的,你也可以及时抽身离开,但你为了仗义留下帮我,真的谢谢。”

  她笑了笑:“这年头,你这样的人,真的不多了。”

  叶天龙笑着出声:“我都收了你五十万支票,五万现金,总是要把手尾搞干净的。”

  “无论如何,我都要说谢谢。”

  蒋紫然望着前方酒楼笑道:“待会跟炳爷他们见了面,你礼节性应付就行,其余细节我来处理。”

  “毕竟你我还不够了解,一起说话容易穿帮。”

  叶天龙伸伸懒腰笑道:“好。”

  五分钟,车子停在澳北酒店的停车场,叶天龙先快半拍钻了出来,然后甩动手脚向前慢慢走去。

  经过一辆小轿车时,他的左手多了一张湿纸巾,随后在车窗一抚而过,很快,掌心就多了一袋东西。

  叶天龙看都没看,揣入口袋继续前行……

  三分钟后,蒋紫然带着叶天龙走入澳北酒楼,这酒楼比蒋氏酒楼高大气派多了,足足有七层。

  蒋紫然和叶天龙走入电梯,问出炳爷位置后就上到了七楼。

  电梯门口,站着两名衣着笔挺的侍者,笑容亲切和蔼,态度谦卑恭顺。

  看见叶天龙等人走来,核对身份后,两人忙立刻侧手:“两位请,炳爷他们到了。”

  蒋紫然轻笑一声:“谢谢。”

  酒楼明面看着风平浪静,但叶天龙觉察到,在不引人注意地角落里,隐藏着不少杀气森森的眼眸。

  叶天龙轻轻微笑,有点鸿门宴的意思。

  穿过一条走廊后,叶天龙和蒋紫然就来到一个厢房门口,侍者开门,两人走入了进去。

  踏在厢房的红地毯上,叶天龙的目光迅速环视一眼,房间有二十多人,围着一场狭长的赌桌。

  这些人正在玩二十一点。

  六个年纪过百的老者坐着,手里拿着牌,神情肃穆看着牌局。

  其中一个瘦小老头最为瞩目,戴着一副款式新颖的眼镜,年纪五十余岁,穿着一袭浅灰色唐装。

  虽然脸上有不少皱纹,额头有一块疤痕,右手拇指也少了一个,但犀利的眼睛却是熠熠生辉。

  他腰板挺得笔直,手指敲击着纸牌,眼睛似闭非闭,毫无疑问,这就是炳爷了。

  厢房的各个角落,还散落的站着十几名黑衣壮汉,每个人的脸上都是零零七般的冷酷表情。

  他们的衣衫虽然都扣的紧紧的,但腰间鼓鼓突出的硬家伙,却若隐若现的闪掠过金属寒芒。

  不用猜也知道那是刀枪。

  今晚阵仗不小啊。

  一局很快终了,炳爷获胜,扫走了桌上六人的筹码。

  “紫然,来了?”

  在叶天龙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时,炳爷抬起头望着蒋紫然和叶天龙笑道: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高圣金车胎爆了,要迟半个小时。”

  他指着旁边一张椅子开口:“来,这里还有一个位置,坐下来玩两把,咱们一边玩,一边等。”

  蒋紫然神情犹豫了一下,最终点点头回道:“好,炳爷。”

  叶天龙眼皮一跳,嗅到一抹不好气息,只是想捕捉,却又一时说不出来,他只能低头跟蒋紫然过去。

  一个侍应生给蒋紫然送上二十个筹码。

  看到蒋紫然坐好了,炳爷手指一挥:

  “下注,发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