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835章 汹涌的夜
  两个小时后,叶天龙和蒋紫然走出警局,高圣金和炳爷却被单独关押,不得保释。

  白粉上面,找到高圣金和炳爷的指纹,炳爷的身上也残留粉末……

  虽然他们的律师大力周旋,还愿意砸出重金保释,但是警方却毫不犹豫拒绝。

  两百克白粉,在黑三角不是事,但在澳城却是重罪,哪能让高圣金他们保释?

  出来警局后,叶天龙叫了一部出租车,把蒋紫然送回草鸡街。

  蒋紫然的情绪虽然大起大落,但回到草鸡街后就迅速恢复平静,没有跟丧狗他们提起今晚的事。

  显然是怕街坊和母亲担心。

  回道草鸡街虽然十一点半了,但整条街道还是人来人往,特别是酒楼和大排档,坐满了不少客人。

  叶天龙这时发现,雷九指所说不错,草鸡街真是黄金位置。

  距离六大赌场两公里,距离海边五公里,到澳城大学也只有六公里,而草鸡街本身就是一条美食街。

  还有很多上世纪的葡式建筑,适合缅怀和拍婚纱照,所以人气很旺,即使深夜也是人来人往。

  今晚赴宴饭没吃,气却受了不少,加上在警局折腾一番,蒋紫然就拉着叶天龙去吃宵夜。

  两人在草鸡街缓缓穿行,一路上几十个街坊和店主纷纷打招呼,蒋姐、艾森的喊个不停。

  奶茶、烤虾、西瓜、蛋挞,一个接一个往叶天龙手里塞,如非蒋紫然坚决拒绝,怕是不用吃宵夜了。

  两分钟后,蒋紫然拉着叶天龙在一间叫胖胖胖的大排档坐下。

  “蒋姐,姐夫,约会回来了?”

  两人刚刚坐下,一个胖乎乎的青年就跑了过来,很是热情招呼:“大好晚上,出来吃啥宵夜啊?”

  “想吃什么,一个电话,我让小翠他们送过去。”

  胖子青年笑容很是玩味,还掏出一支烟递给叶天龙:“姐夫,来一根。”

  叶天龙也没有解释,笑着接了过来:“谢谢。”

  “好了,八胖,别做电灯泡了。”

  蒋紫然白了一眼胖子青年:“我和你姐夫饿着呢,赶紧去弄两个小炒,再给我拿半点啤酒。”

  “明白,明白,蒋姐方向,我亲自下厨。”

  胖子青年给叶天龙和蒋紫然倒上茶水:“搞几个腰花之类的给你们补一补。”

  说完之后,他就一溜烟跑去厨房了。

  “天龙,不好意思,又让你受影响了。”

  等胖子青年消失后,蒋紫然就一脸歉意开口:“你放心,我明天私底下找他们解释。”

  “没事。”

  叶天龙摆摆手:“只要你无所谓,我就无所谓,而且还受大家欢迎混吃混喝,对我有利无弊哈哈。”

  蒋紫然流露一丝感激,随后端起面前的茶水开口:“来,敬你一杯,谢谢你今晚又帮我度过难关。”

  “不然欠下三个亿,我真要卖店卖楼了。”

  她轻咬嘴唇:“真没想到,炳爷这样不顾旧情,现在这个样子,也算是他咎由自取了。”

  “不能怪你,只能说人性险恶。”

  叶天龙跟她碰杯,随后喝入半杯茶水,接着悠悠一笑:“你就没有什么想问我的?”

  蒋紫然爽朗大笑,随后反问一句:“你希望我问你什么?来历?白粉?赌术?”

  “老实说,我心里很多疑问,但那些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认识到,你不会伤害我。”

  蒋紫然很是坦诚:“所以我不会多嘴问你的事情。”

  “不愧是大姐大,格局不小。”

  叶天龙欣赏蒋紫然的大气和真诚:“不过你虽然不问,但我作为朋友,我愿意告诉你一些事情。”

  “我佣兵出身,是从明江过来的,我来澳城二个目的,一是开赌场,二是收三亿美金的债。”

  “今天赴宴之前,我提前打听了炳爷的底细,知道了他的为人,就猜测今晚会是鸿门宴。”

  他没有对蒋紫然太多掩饰:“所以我就让人准备了一包白粉。”

  “当炳爷跟你对赌时,我就发现他的眼镜和纸牌有问题,不,是整个厢房的人都有问题。”

  “只是开始对环境不熟悉,所以一直没有多嘴,也没有向炳爷发难。”

  在蒋紫然安静聆听时,叶天龙补充一句:“后来你被算计欠下三个亿,我就知道要给他们教训了。”

  “我替你上场,就借助咖啡废了炳爷的眼镜,还拿他手指在白粉摸了两把。”

  “再趁着混乱把白粉粘在高圣金石膏上。”

  “石膏是固定的,加上颜色相近,所以高圣金没有发现。”

  “其实最后一把,我有把握赢了炳爷,但是我最后让他开了黑杰克。”

  “为的就是让他们高兴一番,然后再拿出千憋死他们,同时激起他们怒火,让便衣可以大打出手。”

  叶天龙又喝入一口茶水:“对了,便衣也是我让人叫的,告知厢房有白粉交易。”

  “你知道,澳城赌博合法化,**半睁半闭,秩序又有皇刀会维持,警方立功机会实在太少。”

  “所以见到有贩毒分子,缉毒便衣自然疯狂。”

  “我可以跟你保证,高圣金和炳爷很难脱身。”

  叶天龙打消掉蒋紫然的最后担忧:“你也不需要担心监控,出千的人又怎会在厢房装监控呢?”

  “服!”

  听完之后,蒋紫然直接竖起大拇指赞道:“我一直以为自己是老江湖,今晚才发现,坐井观天。”

  叶天龙笑着回应:“你也很不错了,二十多岁,已是草鸡街主心骨,甩很多人几条街了。”

  蒋紫然脸上有着一丝无奈:“如非逼不得已,谁愿做这主心骨?”

  “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打扮的貌美如花,每天逛逛逛,买买买,出外有人捧,在家有人疼。”

  她绽放一个笑容,跟甜美无关,但很是爽朗:“时不时还能不可理喻的撒娇。”

  “只可惜,我那早死的父亲,丢下一个烂摊子和母亲,我不得不穷人孩子早当家。”

  说到死去的父亲,蒋紫然神情痛苦了一下,但是很快又恢复了平静:“不说那些乱七八糟的了。”

  “来,喝酒,认识你这个朋友真好。”

  蒋紫然看着叶天龙笑道:“今天是最坏的日子,但也是最好的日子。”

  叶天龙笑着跟她碰杯,随后喝入一口酒,接着问出一句:“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蒋紫然轻叹一声:“能有什么打算?跟神刀门死磕呗。”

  事情闹成这个地步,还让高圣金进了监狱,蒋紫然可以预料神刀门报复,只是她也没有别的退路。

  家大业大,舍弃不了。

  “别想太多,好好喝这一顿酒,然后回家洗澡睡一个好觉,我可以向你保证。”

  叶天龙看着蒋紫然作出一个决定:“明天起来,你什么烦心事都没有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