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850章 约他出来
  在叶天龙带着息事宁人的雷九指和蒋紫然离去时,薛富贵正一脸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母亲:

  “妈,你为何不收拾那几个混蛋?

  “她当众撞我的车,踹我一脚,还跟你叫嚣,这样的人都放过,以后岂不是谁都可以欺负我们了?”

  薛富贵很是委屈地出声:“薛家的脸往哪里摆啊?”

  薛夫人脑子里全是雷九指的影子,几乎没有听到儿子的控诉,只是心事不宁地嗯了两声。

  薛富贵见状很是不满,抓着母亲的白皙大腿摇晃:“妈,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啊?”

  “你怎么了?那个老家伙是谁啊?他说两句话,你就罢休,现在还失魂落魄?”

  他眼里闪烁一抹光芒:“你跟那老家伙认识?”

  “不认识。”

  薛夫人反应了过来,抱着儿子轻柔一句:“妈妈怎么可能认识那样的人呢?”

  恢复理智的她,不希望儿子知道雷九指曾在生命中的重要,也不希望儿子跟雷九指有太多的交集。

  现在平静的、富贵的、上流的生活,李欣不想打破,更不想失去。

  “不过今天的事情就算了,不是妈妈怕他们,而是没必要跟这些人搅合,降低了我们层次。”

  李欣宽慰着薛富贵:“而且澳城最近很多风浪,咱们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你看看你哥,看看包锦衣,一个双臂断了,一个手指断了,这就是逞凶斗狠的后果。”

  她劝告着薛富贵:“儿子,咱们是瓷器,不要跟瓦片乱碰,明白吗?”

  “好吧,我听妈妈的话。”

  薛富贵很是懂事地看着母亲:“不过我这辆法拉利撞坏了,修好估计也要十天半月。”

  “这段日子没车用,出门见朋友都不方便,妈,你给我再买一辆吧。”

  薛富贵眨着眼睛:“不用太贵的,五百万左右的就行,家里赚钱不容易,我不能乱花钱。”

  “真是乖孩子。”

  薛夫人伸手抚摸着儿子的脸,眼里有着无尽的宠溺:“看你这么懂事,妈答应你的要求。”

  “待会妈妈给你开支票,你喜欢什么车,自己尽管去买,如果不够的话,再来找我就是。”

  “不过你以后开车一定要小心,妈妈可不想你这儿子有什么事。”

  薛夫人抱紧长大的儿子一叹:“妈妈把你养大不容易啊。”

  薛富贵高兴地点点头:“一切听妈妈的。”

  与此同时,他心里恶狠狠地想着,妈的!一定要叫三宝把那女人揪出来,狠狠轮上一百遍才行。

  还有那老家伙,多管闲事,也要点天灯……

  十五分钟后,车队驶入了一座豪华庄园,庄园占地极广,六栋建筑组成,全是古时苏式风格。

  门口还有两个大石狮。

  车队开入大门后,又缓缓驶出了一段路,随后在三号楼停下,李欣他们相续钻出车门。

  “爹,我被人打了。”

  双脚刚刚落地,薛富贵就委屈地喊叫一声,随后一溜烟跑入了大厅,向父亲去诉说今日的耻辱。

  李欣摇摇头,整理了一下衣服,拿着手袋缓缓进门,卓约的风姿,修长的双腿,总是引得人注意。

  李欣走入大厅时,正见薛富贵奔入丈夫的书房,她轻轻摇头,把手袋交给保姆后,也走了过去。

  她多少猜到丈夫已知道撞车一事,不希望薛富贵胡说八道,让今天的事情闹出误会,所以进了书房。

  来到宽大书房,一个中年男子叼着一个烟斗,轻轻拍着薛富贵的脑袋,笑容玩味宽慰着他。

  中年男子正是薛狐,四十多岁,一米七个头,带着一幅金丝眼镜,看上去白净儒雅,他穿的很正规。

  高档的黑色西装,白衬衣,还打着领带,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庄重的样子都可以去参加晚会。

  宽慰儿子一番后,薛狐又掏出一本支票,随手写了一张给薛富贵。

  薛富贵高兴地拿过支票,随后又动作利索窜出书房,向另一个地方跑过去:“哥,我被人打了……”

  “今天究竟怎么回事?”

  在薛富贵消失之后,薛狐侧头望向李欣出声:“富贵虽说的很凄惨,但我知道他说的不会是真相。”

  “撞车了,事情不大,也解决了。”

  李欣反手把房门关闭,随后走到丈夫前面的椅子坐下,修长双腿一错,勾勒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不过我遇见一个老熟人了,你我都难于想到的老熟人。”

  李欣眼神有一抹迷离:“你猜,是谁?”

  薛狐淡淡一笑:“我的好兄弟,你的好恋人,雷九指。”

  李欣微微一愣:“你怎么知道?”

  “我不仅知道他早来了澳城,我还知道他是来复仇的。”

  薛狐把烟斗放在烟灰缸上,随后起身走到李欣的背后,双手握着女人的双肩:“他还给了我电话。”

  李欣娇躯一震:“他给了你电话?他说什么啊?”

  “他要杀我,杀你,杀我们全家。”

  薛狐贴着女人的耳朵出声:“今天的撞车,绝对不是一个意外那么简单,很可能是雷九指地试探。”

  “你和富贵他们最近要小心,雷九指仇恨我们多年,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李欣一愣:“杀我们?不会吧?当年最恨的时候,他都没动手,现在过了这么多年,应该放下了。”

  “刚才路上见他还挺正常的啊。”

  薛夫人微微夹紧双腿:“身体有些老态,但精神却没问题。”

  “什么叫不会?”

  薛狐声音清冷:“他已经杀掉薛爽,下一个目标就是我们了。”

  “他当初对你无情,对我无义,即使我给他那么多钱离开,他也是忿忿不平。”

  “可见雷九指时怎样心胸狭窄的人。”

  “我用两百亿买他三成三股份,他都不肯,还杀掉薛爽,证明什么?证明他已经走火入魔。”

  薛狐的声音阴沉起来:“他会杀掉我,杀掉你,杀掉名利,杀掉富贵的。”

  李欣惊讶无比:“什么?他杀了薛爽?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她知道薛爽被丈夫派出去做事情了,可是没有想到,他是去找雷九指,更没有想到被雷九指杀了。

  薛狐接过话题:“有好几天了,我怕你担心,所以就没告诉你。”

  “前些日子,我派薛爽去找雷九指,用两百亿买他股份,希望可以股权清晰,让皇刀会投资。”

  “你应该清楚,凤家脑子进水要驱赶皇刀会,这对我们是一个极好地扩张机会。”

  “可是没想到,雷九指不仅没有转让股份,还用龌蹉手段杀了薛爽。”

  “接着又用薛爽手机给我电话,赤果裸的挑衅我们,挑衅薛家。”

  他的神情瞬间狰狞:“他要杀我们全家,还要把你先女干后杀!”

  “雷九指说,十几二十年了,他很想念你的味道……”

  说话之间,他的双手还不断揉捏着妻子,好像自己就是施暴的坏人。

  “无耻!”

  李欣喝骂一句,随后低声问道:“那我们该怎么办?”

  不知道为什么,提起雷九指,薛狐心里就莫名一把邪火,他一把抱起女人,随后按倒在大桌子上。

  李欣娇哼一声,知道丈夫要干什么,虽然觉得有点突兀,可没有太多反抗,微微张开双腿。

  他伸手进去,扯掉李欣那点布,随后贴近她的耳朵出声:

  “你去约他出来,谈最后一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