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876章 我就是来猖狂的(五更)
  十五分钟后,叶天龙留下黄雀他们处理现场,他带着残手和天墨钻入一辆车子。

  叶天龙亲自开车,油门一踩,车子就呼啸着离开别墅,像是利箭一样冲向芭莎酒楼。

  薛夫人和薛富贵宴请政务司吃饭的地方。

  雷九指和蒋紫然相续受到伤害,如非自己及时赶到,还可能是丢掉性命的结果。

  叶天龙决定,当面跟薛家好好碰撞,特别是薛富贵这种人渣,必须给予残酷重击,不然后患无穷。

  想到这里,叶天龙的油门又踩下两分。

  这时候的澳城,车流不息,处处都是车辆和行人,叶天龙却踩着油门呼啸穿梭,敏捷如鱼。

  车子在路上玩出一个又一个漂移,让无数老司机目瞪口呆,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勇猛的飙车。

  如非后面没有警车追击,他们还以为这是抢银行的车呢。

  叶天龙一手握着方向盘,另一手仍握着档位,临近芭莎酒楼,车子骤然加速,电闪一般疯狂窜出。

  路边几个宣传牌被气流带的啪啪作响。

  不少司机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幕,都忘了发出惊呼尖叫。

  “呜”

  芭莎酒楼,几个高挑漂亮的迎宾正迎接着来往客人,忽然见到一辆车子呼啸冲了过来。

  她们下意识后退两步,随即就见车子一脚刹车。

  “嘎”

  车子划着一个半圈停下,接着车门就被踢开,迎宾小姐还没反应过来,叶天龙就到了她们面前:

  “薛夫人在哪一号房间?”

  迎宾小姐下意识回道:“三零三饭厅。”

  “谢谢。”

  叶天龙点点头,随后就带着天墨和残手进去,一路气势如虹,无人敢阻。

  叶天龙很快上到三楼,还一眼锁定三零三,大步流星靠近。

  门口有四名薛家保镖,见到叶天龙他们靠近就变了脸色,二话不说就要去摸腰中枪械。

  “嗖!”

  残手没有给他们机会,叶刀一闪,光芒大作,一道弧线从四人手腕划过,鲜血迸射,四枪啪啪落地。

  天墨一个箭步冲前,直接一脚踹翻一名保镖,接着又一拳砸中另一人肚子。

  一人惨叫倒地,一人喷血摔倒,剩下两人下意识拔刀,却被天墨按住脑袋一撞墙壁。

  “砰砰!”

  鲜血从碰撞处迸射出来,随即他就软绵绵的倒地。

  几名路过的食客和服务员,看着这一幕,如坟场一般寂静。

  “咔咔!”

  叶天龙从地上捡起四把枪,丢给天墨和残手各一支后,他就往怀里揣了一支,右手拿上一支。

  叶天龙动作利索打开保险杀气四射,在金属响动中,服务员和食客全都趴在地上,担心自己中枪。

  叶天龙没有理会,从四名保镖身上走过去,随后一脚踹开房门。

  “砰!”

  大门洞开,赫然可见二十几张灿烂笑容的脸,还能见到,站在高台上演唱成人礼的薛富贵。

  热闹非凡的厢房,瞬间安静无声。

  房内人不少,除了薛夫人、薛富贵等薛家成员外,还有七八名澳城权贵。

  原本高谈阔论指点江山的众人,此刻像是被定格了一般。

  拿着话筒唱歌的薛富贵连忘记唱了,全都一脸震惊看着杀入来的叶天龙。

  薛夫人他们震惊叶天龙敢闯入这种级别的宴会,还摆出无所顾忌的态势。

  在叶天龙缓缓靠过来的时候,一名薛氏保镖拔出枪械喝道:“你是什么人?滚出去!”

  “扑!”

  叶天龙手中枪械毫不犹豫开火,一声突兀闷响,掏枪保镖胳膊顿时被洞穿一个血口。

  他惨叫一声跌倒在地。

  “混蛋!”

  见到同伴被叶天龙打伤,几名薛氏保镖第一时间冲了过来,还拔出枪械要对叶天龙射击。

  “扑、扑、扑、扑”

  叶天龙毫不留情扣动扳机,子弹如雨水一样冒出,三名保镖肩膀和小腿中枪,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接着,叶天龙枪口又是一偏,把一名类似警卫的人射翻。

  “废物!”

  经过他们的叶天龙踹出几脚,踩灭这些保镖的最后尊严,随后靠近了薛夫人她们。

  “啊”

  几个靓丽女子见状下意识尖叫起来,全场也下意识绷紧了神经,挪移椅子和脚步后退。

  叶天龙冷喝一声:“不准动!”

  “坐好!全部坐好!”

  叶天龙挥舞着手枪再次喝道,枪口所向,原本要起身的众人遵奉无违。

  这子二话不就出手,好汉不吃眼前亏。

  “妈,不用怕他们。”

  薛富贵喊叫一声:“他就是那坏女人的同伙,就是那什么蒋紫然的人。”

  虽然遭受到枪击吓了一跳,但是薛富贵很快就恢复正常,还瞪大眼睛盯着叶天龙,随时要把他撕碎。

  他不认为叶天龙敢动他。

  “年轻人,你要干什么?”

  这时,一个丰韵妇人俏脸一寒,一拍桌子喝道:“大庭广众,持枪伤人,你可知道,这是什么罪?”

  “听到墨警司的话没有?”

  一个威严的中年男子也板起脸:“年轻人,你这是重罪,还不悬崖勒马?是不是要牢底坐穿?”

  “墨警司?官方的人啊,那我问一问……”

  叶天龙闻言笑了笑:“借故叙旧,暗中下药,绑架要挟,这是什么罪?”

  “孕妇诱饵,实施绑架,意图强暴,还要沉尸海底,又是什么罪?”

  “对了,前者是薛夫人干的事,后者是薛富贵干的事,墨警司,要怎么处置他们?”

  薛夫人和薛富贵脸色齐齐一变,眼里都有一抹惊讶,没想到叶天龙知道这么多。

  随后,薛夫人向儿子打出眼色,示意他不要冲动,接着她又望向墨警司。

  墨警司神情淡漠正襟危坐,一脸厌恶看着叶天龙:“不管是谁,都不可以藐视法律肆意伤害别人!”

  “你有证据,随时可以向警方提出控告。”

  “但是我现在没见到薛夫人害人,也没见到薛富贵绑架,我只见到你为非作歹,胡作非为。”

  她又砰地一声拍桌子,娇喝一声:“马上放下手里的枪。”

  叶天龙笑了笑:“枪,当然会放下,不过,也要我跟薛少讨个公道再说。”

  薛夫人冷冷出声:“小子,你想怎么样?”

  “简单,你的事,雷九指自会处理,我不动你。”

  叶天龙缓缓向薛富贵靠近:“你儿子,看墨警司份上,两条腿。”

  “干你妈!”

  一直流露桀骜不驯的薛富贵,按捺不住从舞台冲了下来,手指点着叶天龙怒吼一声:

  “你们敢动我?你们知道我爸是谁吗?澳城一半官员见了都得装孙子。”

  “你们三个傻叉,拿几把破枪就牛哄哄了?你们今天能走出芭莎酒楼就有鬼了。”

  薛富贵叼炸天的指指点点:

  “我他妈的发誓,我一定弄死你们……”

  “砰!”

  话音还没落下,叶天龙脸上流露一抹冷笑,很是戏谑,很是诡异,随后一个挪移。

  他顷刻到了薛富贵身边,一个利索地膝撞,撞得薛富贵死死捂住腹部,弯腰干呕,肚子翻江倒海。

  所有的愤怒和自大,此时都消散的无影无踪。

  叶天龙拽住薛富贵的脖子,砰的一声,一把扣向杯盘狼藉的餐桌上,随即对着一个倒下的酒瓶一磕。

  “砰!”

  三毫米厚度的酒瓶,以薛富贵额头的落点为中心,爆裂出无数碎片。

  “啊”

  薛富贵惨叫一声。

  墨警司冲过去吼叫一声:“年轻人,不要太猖狂!”

  叶天龙一巴掌甩出,墨警司俏脸一痛跌飞出去:

  “对不起,我今天就是来猖狂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