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879章 风波
  “梭哈!”

  包氏赌场,一张梭哈赌桌,叶天龙正叼着一支没点燃的雪茄,气势逼人把身边筹码压了上去。

  “三千万。”

  叶天龙手指点着对面一个英伦胖子,态度很是嚣张地喊道:“赌你手里三千万,有本事跟我筹码。”

  桌上还有四五个玩家,他们面前也堆了不少筹码,五百万,八百万,一千万都有,不过已经盖牌。

  面对叶天龙红心六七的明牌,还有他嚣张至极的态度,谁都能够想到底牌不是五就是十。

  对比手中自己的牌,这些玩家摇摇头熄灭死磕念头,即使手里有对子,三张,也敌不过同花顺。

  因此他们及时止损,然后把目光望向叶天龙和英伦胖子。

  英伦胖子明牌是三个,一个,看他一路重砸筹码的样子,底牌也八成是。

  所以他初始就砸了两千万筹码,他也认定胜利会属于自己。

  可是看到叶天龙最后一张明牌是六,他的心就止不住一颤,这张牌瞬间让叶天龙有了强大竞争力。

  这意味着叶天龙有同花顺的可能。

  因此叶天龙三千万的梭哈,英伦胖子皱起了眉头,寻思要不要跟注开牌。

  一旦跟了,赢了就赚七八千万,输了,五千万就没了,好不容易积攒的零花钱,一局没了会很郁闷。

  叶天龙手指敲击着桌子,翘起嘴角悠悠开口:“三千万不够?要不我再开一张两个亿的支票?”

  叶天龙财大气粗拿出支票,嗖嗖嗖写了两张丢桌上。

  英伦胖子很想赌一把,可看着自信满满的叶天龙,他动摇了。

  “不跟了。”

  英伦胖子最后拼命的念头也被压垮,随手就敢梭哈两个亿的家伙,如果不是同花顺,哪有这种魄力?

  “不跟了?”

  叶天龙看到英伦胖子把四张明牌盖上,马上发出一阵哈哈大笑:“那就谢谢各位了。”

  他伸手把在座玩家的筹码全部扫进来,五千万轻飘飘到手,接着,他又给每个人丢了一万筹码:

  “今天玩得开心,小小一万,请大家吃宵夜。”

  围着看戏的众人欢呼拍手,虽然一万对于他们不多,但这等于白捡,而且还是运气码,自然高兴。

  “偷鸡吓跑洋鬼子,算什么赌坛高手?”

  就在这时,一个清冷萧杀的声音传了过来,随后就见一大批保镖簇拥着一个娇艳丽人出现。

  娇艳丽人一米七个子,瓜子脸,小红唇,水汪汪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目光里闪动着媚人的春意。

  她柳腰款款摆动,丰满的娇躯优美诱人,一颦、一笑都显得风情万种,只是瞥向叶天龙时充满敌意。

  娇艳丽人目光凌厉盯着叶天龙,随后就走到叶天龙的面前,身手拿起桌上那张暗牌,啪的一声掀开。

  方块三。

  “扑通!”

  起身的英伦胖子见状,直接摔倒在地,脸上懊悔清晰无比,王八蛋,原来是杂牌军,不是同花顺。

  他真后悔没有跟注三千万,不然现在就不是输掉两千万,而是八千万进账了,一进一出差了一个亿。

  其余玩家见状也都目瞪口呆,这小子真是影帝啊,三六七,硬是吓倒他们的对子,三张,四张。

  影帝啊影帝,想到叶天龙刚才牛哄哄的样子,英伦胖子他们心里有恼怒,但也有几分欣赏。

  毕竟自己捏着方块三是做不到叶天龙的嚣张。

  叶天龙拿袋子装好筹码,随后看着漂亮女人笑道:“这位美丽的小姐,怎么称呼啊?”

  娇艳女人傲然回应:“赌场总监,包秋水。”

  她还贴近叶天龙耳朵,低声冷笑:“我知道你招惹了薛家,跑到包家来躲避追杀。”

  “可惜,包家不会让你如愿。”

  她眸子闪烁一抹冷冽:“识相的赶紧滚蛋,不然到时就不是薛家对付你,而是包薛一起炮制你。”

  “包总监是吧?”

  叶天龙装作没有听到后面的话,脸上绽放一个灿烂的笑容:

  “你知不知道,利用监控偷窥客人的底牌,然后还大庭广众宣之……”

  “是一件很没有赌品,也违反规则的事情,你身为赌场总监,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真让我失望。”

  “我甚至怀疑,我以前在包家赌场跟荷官对赌输掉的钱,都是你通过监控看到我底牌告诉荷官。”

  他捏起一个筹码一弹,精准打在头顶的天花板,啪一声打掉一个小灯装饰,露出一个针孔。

  赌场大小上千个,明暗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当然,很多只是为了存档或者对付出千老手。

  正常情况下都不会偷窥赌客牌面。

  叶天龙也知道这一点,也相信赌场不会这样算计赌客。

  可是包秋水掀他底牌还威胁他,他心里就是不爽,所以他直接捅了包秋水一刀。

  果然,叶天龙话音一出,英伦胖子他们就齐齐惊呼,看着头顶连连呼叫:

  “上帝,上帝,真有,还是针孔。”

  “走廊和死角监控还不够,你们还在灯盏装监控,你们要干什么?”

  “当然是出千了,我们拿个对子,监控就告诉荷官对子,我们拿个顺子,监控就告诉荷官顺子。”

  “你们太不诚实了,你们赌场出千。”

  不少输身家和输红眼的赌徒,自然纷纷讨伐赌场:“怪不得我们一直输,原来赌场偷看我们牌面。”

  “这一局不赌了,不赌,趁没开盘拿回筹码。”

  “快看,这里又有针孔摄像,太恐怖了,无孔不窥啊。”

  “赌场快把输掉的筹码还给我们,不然我们就要报警了。”

  七八十名赌客迅速聚集,纷纷向包秋水他们吼叫,要赌场给自己一个交待。

  包秋水脸色巨变,刚才得意瞬间消散,怎么都没想到,原本要给叶天龙下马威,结果他给自己炸弹。

  “大家安静一下,大家听我解释……”

  包秋水一把让工作人员隔开赌客,一边站到一张椅子上大声喊叫:

  “赌场绝对没有偷看大家的牌面,更没有以此来赢取大家的筹码。”

  包秋水字眼很是清晰:“的存在,恰恰是保证赌场的透明、公平、公正。”

  “包家这么多年的声誉,加上官方派驻的监督小组,我可以保证,包家赌场是干净的,问心无愧。”

  叶天龙晃悠悠冒出一句:“赌场是干净的,那你怎么知道我偷鸡?”

  一堆输红眼的赌徒包括英伦胖子他们马上出声附和:

  “就是,就是,你没从监控看他底牌,你怎么知道他偷鸡?”

  “没错,你不是神,你又没透视眼,你怎么就断定他偷鸡?”

  “你是不是想要告诉我们,你是猜出来的啊?”

  进入赌场的赌客,十赌九输,因此揪到赌场的缺陷,自然要出口恶气讨点彩头,反正闹着有利无弊。

  他们一副我不听,我不听的态势,然后齐齐喊叫起来:

  “赌场出千,赌场出千。”

  包秋水愤怒地瞪了叶天龙一眼,这小子实在可恶至极,招惹了薛家,不躲起来,却跑到包家赌场来。

  她原本要打击叶天龙,然后尽快把他赶出赌场,却没想到反被叶天龙将一军,还是很要害的一刀。

  一旦今日的事情传出去,包家赌场以后就没有人来了。

  只是她又无法解释清楚,为什么会知道叶天龙偷鸡,因为她真的偷看了叶天龙底牌。

  如果她说纯粹猜出来的,只怕赌徒会觉得侮辱他们智商,到时闹得更加疯狂。

  当然,这些赌徒要的也不是真相……

  “阿牛,给在场客人每人发五千筹码,然后再请他们派出五个代表,去监控室熟悉我们流程。”

  包秋水很快拿出一个方案:“让客人知道我们的操作,也让他们知道,我们赌场是干干净净的。”

  在一干手下安抚赌客时,包秋水又把目光望向叶天龙,声音清冷:“叶先生,我想我们要谈一谈。”

  “对不起,我时间宝贵,一分钟十几万进账,没空跟你谈。”

  叶天龙耸耸肩膀,随后拿着一袋子筹码开口:“我又要去玩了。”

  说完之后,他就晃悠悠挤出人群,向不远处的走过去。

  “包小姐,这混蛋太嚣张了。”

  一个龅牙手下卷起袖子,愤愤不平:“我带人教训他一顿吧。”

  包秋水冷冷出声:“禁武令,赌场不准开架,不然薛家的人早冲进来了,我们只能想法赶他出去。”

  “可他不走怎么办?”

  龅牙手下很是不甘:“而且这小子运气爆棚,一百块的筹码,一个晚上就搞了一个亿。”

  之所以说叶天龙运气爆棚,是因为他们看了叶天龙的所有录像,没发现他出千,也没见他什么赌术。

  叶天龙就是在中了几十万,押大小赢了几百万,接着诈金花弄了四千万,最后梭哈赚了一亿。

  这金额对于赌场不算什么,但是战绩却算得上逆天,因此龅牙手下担心叶天龙继续赢下去。

  包秋水看了一眼大厅。

  那里也是人山人海,所有人都显得相当兴奋。

  每隔两年左右便可累积出一个大奖,澳城历史上迄今为止,开出的最高奖金是两千万。

  由广城一位游客无意间博得,把后者当时就震得一愣一愣。

  他也就吃饱了撑着来澳城玩玩,在门口领到一个免费筹码玩一把,想不到竟然中了大奖。

  现在的累积奖池,已经五千万了,也就难怪叶天龙惦记着。

  “派人对大厅清场,让其余客人转玩其它。”

  包秋水呼出一口长气,眼里闪烁一抹寒芒:“我亲自盯着叶天龙玩,看他玩到什么时候?”

  龅牙手下点点头,正要出声回应,却听到前方一阵骚动,还有几记惊慌的尖叫:“啊”

  接着,包秋水和一干手下就见到,一批黑衣壮汉正簇拥着薛夫人出去,杀气腾腾包围了大厅。

  包秋水他们脸色一变,也连忙挪移脚步靠过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