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889章 再加一个罪名
  看到墨警司阴冷的神情,叶天龙笑了笑,今天运气还真是有点背。

  “叮——”

  只是还没等叶天龙生出郁闷,两扇电梯门又打开了,十多人蜂拥而出,簇拥一个中年男子上前。

  两人还踹飞几个装饰花**,哗啦脆响。

  气势惊人。

  凌乱纷杂的脚步传来,聚集大厅张望的几十号人,下意识回头张望,之后脸色紧张地靠向走廊两侧。

  无论是酒楼食客还是佩枪便衣,纷纷给这一伙人让出道路。

  中年男子长着一张鞋拔子脸,身材高大,体积庞大,挺起的啤酒肚,让他颇有两分贪污的官相。

  他在十几人簇拥一路行来,俨然唯我独尊的王者姿态。

  墨警司侧头一看,眸子凝聚成芒:“欧阳警司?”

  光大舅和妖艳表姐他们诚惶诚恐避让,像是对这个人很是忌惮。

  蒋紫然也牵动了一下嘴角,辨认出这是暴力警司之称的欧阳雄,传闻一年起码打残十个八个嫌疑犯。

  几名东洋人原本就满不在乎神情,见到中年男子出现就更加趾高气扬,俨然是一个老相识了。

  中年男子无视墨警司,大步流星上前。

  一个东洋女子喊出一声:“欧阳警司,你总算来了!”

  欧阳雄见到森田脑袋开花的样子,阴着脸皮笑肉不笑:“谁把森田先生打成这样的?”

  他根本不问也不会去问事件起因,森田的性格和作风,他这个皇刀会的警方靠山岂能不清楚?

  几名东洋女子手指一点叶天龙。

  欧阳雄望向叶天龙怒极而笑:“敢动我欧阳雄的朋友,有种啊!当着我面,再来一酒**看看?”

  “好!”

  叶天龙很平静的回应一字,随后,上前一步,抓起一**红酒又猛地砸了下去。

  “砰!”

  八百毫升的红酒,在碰撞中碎裂纷飞,森田闷哼一声退后,满头鲜血满头酒液,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全场一片死寂。

  叶天龙这一砸,让全场人都瞪大了眼睛。

  对森田痛下狠手,已经让在场人震惊无比,如今欧阳雄出现,叶天龙还敢话赶话再砸一个酒**。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冲突了,而是对欧阳雄的挑衅和打脸了。

  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子,叫嚣位高权重的官老爷,这跟找死有什么区别?

  只是无论如何都好,叶天龙这一砸震撼了不少人,让欧阳雄神情一紧,也让一票嚣张手下停滞动作。

  随后,他们又恼羞成怒地挺直身躯,虎视眈眈盯着叶天龙,免得让人感觉他们色厉内荏。

  森田也是一万匹草泥马奔腾,堂堂皇刀会高手,堂堂野兽级武者,一招未出,被叶天龙砸四个酒**。

  传出去,他估计要成为笑柄,只是他此刻也没大打出手,他相信欧阳雄会给自己讨回公道。

  宫本三郎、中岛莉子他们先后被杀,欧阳雄一点作为都没有,今天再不展现能耐,养着也没意思了。

  “小子,你很猖狂啊。”

  短暂的沉默之后,在墨警司神情有着矛盾时,反应过来的欧阳雄怒极而笑,那份阴冷让人毛骨悚然: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知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

  他的手指已经按上了枪袋:“年轻人,我可以负责任告诉你,你惹上麻烦了。”

  欧阳雄气势汹汹的护短模样,惹得叶天龙不置可否冷哼一声:

  “是吗?我招惹上麻烦?请问这位警官,我做了什么错事?”

  “这个东洋人,非礼我们姐妹,还打伤七八人,我砸他几个酒**,错在哪里?”

  “倒是警官你,上来不问青红皂白,直接护短,对得起你身上衣服吗?”

  盯着处于爆发边缘的欧阳雄,叶天龙流露盛气凌人的倨傲和蔑视,令在场的精明人看不透搞不懂。

  这些人不知道,他们心中忌惮的欧阳雄对叶天龙来说,就是一个酱油角色。

  “各位,警方办事,闲杂人等全部离开。”

  欧阳雄展现出自己的獠牙,下令十几名跟随把周围看客驱赶出去,准备给叶天龙一个难忘的教训。

  墨警司眼里掠过一抹光芒,原本想要把叶天龙身份告诉欧阳雄的她,忽然诡异一笑选择了沉寂。

  光大舅他们想要抗议,却又不敢说话,被人一推踉跄着退后。

  森田忽然点着妖艳表姐她们邪笑喊道:“欧阳警司,那几个女的也是凶手。”

  “是吗?”

  欧阳雄眯缝起阴冷玩味的眸子,瞅向呆若木鸡的人群:“那就都拿下,依法处置。”

  光大舅和妖艳表姐她们不寒而栗,僵硬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欧阳雄几个手下上前抓人。

  蒋紫然喝出一句:“你们要干什么?”

  一个欧阳雄手下不耐烦踹出一脚:“滚!”

  “砰!”

  他还没有触碰到蒋紫然,就见叶天龙一个箭步上前,先快一拍把他甩飞出去,砸在墙壁轰然落地。

  魁梧汉子闷哼不已,嘴角流淌一抹鲜血,全身像是散架一样。

  “小子,找死啊?”

  见到同伴被打伤,几名汉子齐齐吆喝一声,手按枪袋向叶天龙包围过去。

  叶天龙扫视他们一眼:“想不到你们成了东洋人的走狗,看来收了他们不少钱吧?”

  “很好,当众袭警,罪加一等。”

  欧阳雄狂笑起来,像是野兽一样可怖:“伤人,袭警,希望你的骨头会硬到最后。”

  森田和东洋女子她们也都看傻叉一样看着叶天龙,这时候对执法者动手,完全跟找死没什么区别。

  “伤人,袭警,这两个罪名太小了。”

  叶天龙上前一步,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我再送欧阳警司几个大一点的罪名吧。”

  欧阳雄闻言狞笑一声:“还有旧罪?来,说给我听听,看看是半残,还是重残。”

  “包锦衣的手指是被我折断的,薛名利的双臂是被我打断的,薛富贵双腿是被我爆掉了。”

  叶天龙手指一点看好戏的墨警司:“还有,墨警司右臂的一枪,也是我开的……”

  “如果不够的话,再加一个……”

  “啪——”

  叶天龙一耳光把欧阳雄扇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