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890章 为她做点事
  “哎哟——”

  牛高马大的欧阳雄摔在地上,牙齿掉落一颗,嘴角流血,前所未有的狼狈。

  在场众人全愣了,完全无法接受眼前一幕。

  砸森田酒**,当众挑衅,甩人袭警,现在还打欧阳,原本不合常理的场面,一而再再而三冲击众人。

  很多人因为这一个举动,脑海自动忽略叶天龙前面连珠带炮的话,只是盯着混乱的现场停滞思维。

  森田他们都认为,叶天龙简直就是一个找死的家伙,就连光大舅他们也觉得叶天龙太不管不顾了。

  倒地的欧阳雄也是震惊胜过疼痛,这倒不是叶天龙敢对他大打出手,而是叶天龙喊出那一番话。

  这小子就是打残薛富贵搅起濠江风云的主?

  欧阳雄忽然发现,自己好像不小心踢到一块铁板了,否则薛家就不用靠对赌来报仇叶天龙了。

  “混蛋!”

  见到欧阳雄也被打倒,一干手下纷纷抬起手中枪械,像是要把叶天龙射成筛子。

  只是枪口还没锁定叶天龙,就见他手里多了一把警枪,正是欧阳雄腰中的枪械。

  “砰砰砰!”

  叶天龙很果断地扣动扳机,子弹飞快地点射出去,直接打飞五六人手里的短枪。

  在森田下意识往后一躲,东洋女子她们尖叫时,叶天龙在硝烟中上前三步,枪口戳在欧阳雄额头。

  “全部不准动。”

  叶天龙持枪的手稳如泰山:“虽然只有一颗子弹了,但是足够爆掉欧阳警司的脑袋。”

  “各位,不要害了欧阳警司。”

  十几名手下瞬间停止动作,只是义愤填膺看着叶天龙,同时流露一抹不加掩饰的忌惮。

  这小子枪法太快,太精准了。

  被叶天龙的枪口一顶,欧阳雄的冷汗瞬间流了下来,如果不知道叶天龙打残薛富贵,他还有点底气。

  他会认定叶天龙不敢开枪,可如今知道叶天龙是薛家死敌,欧阳雄就清楚,叶天龙不惧杀了自己。

  欧阳雄向手下喊叫一声:“全部不要动,不要动,把手里的枪放下……”

  十几名手下嘴角牵动了两下,最后很是不甘地低垂枪口。

  “住手!”

  这时,墨警司向手下打出一个眼色,随后冲上去打掉众人枪械,厉喝一声:

  “干什么?你们要干什么?光天化日之下开枪,万一打到无辜的人,谁来背这个责任?”

  “全部带回警局,隔离审问,该抓的抓,该放的放。”

  墨警司大义凛然:“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一个坏人。”

  一个小时后,澳城警局。

  “姓名?”

  “叶天龙!”

  “性命?”

  “男……”

  在审讯室,面对警员的发问,叶天龙老老实实回答,连带中午的事情都客观给口供。

  今天事情,对于他来说虽然不算什么,可是牵涉到光大舅他们,叶天龙还是要给他们一个清白。

  半个小时后,两名警员给叶天龙做完口供,随后就拿着纸笔给叶天龙签字,接着转身离开了房间。

  没有三分钟,房门再度被打开,墨警司拿着口供走入进来,关掉**后坐在叶天龙对面。

  “叶天龙,很威风啊。”

  墨警司目光戏谑望着叶天龙:“前晚把澳城搅个天翻地覆,今天中午又当众斗殴、袭警、开枪。”

  “你可知道,旧账新罪一起算,你可以在监狱里面过年了。”

  近距离审视,叶天龙发现墨警司长得还是挺好看的,虽然四十岁年纪,但是那份风韵遮掩了十岁。

  今天的她身上是一袭黑色警服,脚下是一双黑色的皮鞋,整个装扮高贵不失典雅,端正又不失妩媚。

  听到她的发问,叶天龙淡淡一笑:

  “墨警司,前天晚上的事,我已跟薛家达成协议,我们会用自己方式解决问题。”

  “而今天中午的事,我不过是正当防卫。”

  他轻叹一声:“那东洋人非礼我们姐妹,还打伤我七八个亲戚,我看不过去就砸了一个酒**。”

  墨警司哼出一声:“正当防卫要砸三个酒**?还把人脑袋都砸出一个大口子?”

  “那东洋人很变态,我砸完之后,他说再动动他,我乐于助人,于是就多砸了两个。”

  叶天龙无辜看着墨警司:“现场众人都可以作证,真是他要求我动他的,你不能冤枉我这个好人。”

  “后面欧阳雄的事,什么袭警、什么开枪,你都在场,你应该明白,我是被迫反击的。”

  “换句话说,我如不用雷霆手段,只怕我现在被欧阳打残或者毙掉了。”

  叶天龙神情很是淡然:“当然,你们要怎么判我,随便,反正我问心无愧。”

  墨警司讥嘲一声:“别把我们想的那么黑暗,是你的公道就会是你的公道。”

  叶天龙发出一阵笑声:“我没把你们想的黑暗,至少对于我来说,墨警司中午表现还是不错的。”

  “毕竟你没有公报私仇对付我,也没有跟欧阳雄联手整我。”

  他身子向前一倾:“当然,这也可能跟你仇恨欧阳雄有关。”

  墨警司俏脸微微一变,随后绽放一个笑容:“你知道的还挺多啊。”

  叶天龙笑着出声:“不多,恰好看出一些东西。”

  墨警司双腿交错起来,让上身显得更加傲然:“好了,不说这些废话了,我跟你说点正事吧。”

  “你打的东洋人叫森田,是皇刀会的干将,宫本三郎死后,他被派来澳城重振皇刀会。”

  她语气带着一抹冷冽:“欧阳雄是跟我同一级别的警司,他是皇刀会扶持起来的人。”

  “皇刀会在他身上砸了不少人力物力,还给了他不少线索破了案子,让他从一个警员变成警司。”

  墨警司轻叹一声:“如非欧阳雄脾气暴躁,先后打伤不少嫌疑人,他的职位估计要比我还高。”

  “欧阳雄算是皇刀会在澳城养的一条狗,这也是他听到森田出事就匆匆现身的要因。”

  “叶天龙,你现在不仅得罪了薛家,还得罪了皇刀会和欧阳雄,以后出入小心一点吧。”

  墨警司提醒着叶天龙:“我不知道你真正背景,但想要告诉你,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森田和欧阳雄都是疯狗,比起薛家更没有底线,也许不会明面跟你对着干,但暗地里难保下手。”

  她站了起来,手指敲击两下桌子:“好自为之。”

  说完之后,墨警司就向门口走过去。

  叶天龙望着她的背影:“墨警司,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你不是薛夫人的贵宾吗?”

  “我还打伤了你一枪,按道理,你不应该帮我啊……”

  墨警司停止脚步,淡淡一句:“我只是想为一个惨死的姐妹做点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