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899章 好自为之(七更)
  第1899章好自为之七更

  “对了,还有薛富贵的腿,不知道能不能站起来?”

  面对薛名利的杀气腾腾,叶天龙又轻飘飘抛出一句话,让全场彻底安静了下来。

  对于薛名利和包锦衣他们来说,叶天龙这一句话就是威慑就是警告。

  不管是在京城还是在澳城,他想要揍谁就揍谁,虽然三天后有赌战,但至少说明他不是被碾压。

  他把薛富贵重残都没事,薛名利和包锦衣要挑衅,就要考虑能否承受叶天龙打击后果。

  对于知道薛名利他们背景的高千里来说,叶天龙则是一座大山压了过来。

  刚才他还把叶天龙当成土包子,当成软弱可欺,如今,叶天龙透露出来的信息,让高千里渗出冷汗。

  能够打断薛家兄弟腿脚的主,怎可能是一个路人甲?

  浪浪和雨滴她们也都愣然,显然没想到叶天龙跟包锦衣他们会有过冲突。

  她们想讥嘲叶天龙不自量力,可很快又发现,叶天龙脸没半点惧怕,更多是一种玩世不恭的笑容。

  倒是包锦衣和薛名利的脸流露一丝忌惮。

  薛名利怒目圆睁:“叶天龙,你找死是不是?”

  包锦衣也阴冷出声:“叶天龙,你不要太猖狂了,这里是澳城。”

  他让一名同伴去停车场把保镖叫进来,免得发生冲突时无可抵挡。

  墨雨戈没有出声,眼神一如既往冷漠,看不出这女人在想什么。

  “我当然知道是澳城,是包少和薛少地盘。”

  叶天龙轻叹一声:“我只是想要提醒你们,咱们的恩怨已经告一段落,你们不要再来招惹我。”

  “不然,你们会步薛富贵的后尘。”

  薛名利嘴角牵动了两下,随后咬牙切齿开口:

  “叶天龙,你这王八蛋,打伤我,打残我弟,还拿包家做挡箭牌,我告诉,你出门最好小心一点。”

  他声音带着一股子凌厉:“免得被大货车撞死。”

  叶天龙笑了笑:“薛少,你威胁我?”

  包锦衣感觉到叶天龙的戾气,伸手拉住薛名利出声:“薛少,没必要喊打喊杀,就剩下三天了。”

  “三天后,凤家赌场一战,他输给薛叔叔,到时你可以慢慢折磨他。”

  “他不是打断你的双手吗?”

  包锦衣流露一股阴狠笑意:“你到时双手加双脚,我相信,他一定会对你摇尾乞怜的。”

  听到这话,薛名利呼出一口长气,怒意像是潮水一样退散,是啊,三天后就能报仇,何必急于一时。

  “包少不愧是圈中带头大哥,想问题就是比薛少周到,只是包少忽略了一个事情。”

  他轻声一句:“那就是薛狐万一输给我呢?不仅报复不了我,薛狐还会净身出户。”

  “哈哈哈”

  薛名利大笑起来,眼露不屑:“你跟我爹对赌?不自量力。”

  叶天龙笑了笑:“那你就等着吧。”

  “干你大爷,有能耐了是不?”

  一个刚进来的寸头汉子按捺不住,从来没见过有人在薛名利面前咋咋呼呼,当下愤怒地冲了过来。

  他是从侧边冲来的,林少卿见状下意识横挡,避免叶天龙被对方偷袭。

  见到林少卿故意挡住去路,冲锋的寸头汉子二话不说,粗暴地把林少卿踹了出去。

  林少卿因为冲力过大,踉跄着向后跌了出去!

  叶天龙及时伸手扶住她才没倒地。

  寸头汉子没发现叶天龙的脸变色,还恶狠狠的向林少卿喝道:“好狗不挡道!”

  叶天龙目光盯向那寸头大汉:“你刚才踹她?”

  他的笑容还是那么温润,只是他的声音让整个角落都冷却了两分。

  包锦衣和薛名利他们齐齐变了脸色。

  叶天龙浑身下,却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冷寞和杀伐,让那名傲慢的寸头大汉生出一抹寒意。

  其余保镖也都绷紧了神经,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都齐齐嗅到一抹危险气息,正在大厅中弥漫:

  寸头大汉昂起头:“是又怎样?你以为自己是谁啊,薛少也敢教训?”

  虽然他嗅到一抹危险,可觉得自己有不少同伴,他们还都带着枪,叶天龙不敢乱来。

  林少卿扯住叶天龙:“天龙,我没事。”

  叶天龙目光依然平和:“你知道,你当着我的面,踹我的女人,是什么下场吗?”

  寸头大汉嗤之以鼻:“哟,牛哄哄的,能有什么下场?”

  “闭嘴!”

  薛名利喝斥手下,随后眼皮一跳:“叶天龙,你不要乱来……”

  话音还没落下,却见叶天龙已经身影一晃,墨雨戈脚步一挪要挡住,可是叶天龙却先快半拍跃过。

  他顷刻到了寸头大汉身边,不给对方出手机会,一脚点中对方膝盖。

  在寸头大汉身子一晃半跪时,叶天龙一脚踩在对方的小腿。

  “咔嚓”

  寸头大汉小腿顷刻断裂,发出清脆声响,随后他就像是一座坍塌的大厦,轰然倒下,惨叫不已。

  叶天龙又踏一脚,把对方另一只脚也踩断。

  全场一片死寂,没想到叶天龙出手这么狠辣。

  高千里脸色苍白,这是一个狠角色啊。

  薛名利和包锦衣还忽然发现,自己的伤口又隐隐生痛。

  其余保镖下意识拔枪要对准叶天龙,一直沉默的墨雨戈喝出一声:“不准动手。”

  一伙保镖微微一愣,没想到墨雨戈制止他们,要知道,寸头大汉可是被当面打断小腿。

  他们望向包锦衣和薛名利,两人也没有攻击态势,只是脸色很难看,显然对叶天龙很忌惮。

  叶天龙望向薛名利笑道:“薛少,你的人,你多少要给个交待。”

  墨雨戈出声喝道:“叶天龙,不要咄咄逼人。”

  包锦衣也冷冷出声:“叶天龙,你真要一拍两散。”

  叶天龙不置可否:“薛少管不好手下就不要带出来,带出来了就多少有点责任。”

  “不然我随便一个手下把你们捅死了,我说跟我没有关系,你们爹妈肯答应吗?”

  他退后一步,拿起高千里的那**红酒,打开,放在薛名利面前开口:

  “喝了它,向林小姐道歉,刚才的事当没发生过。”

  墨雨戈暗松一口气,这个交待还是可以的。

  “叶天龙,你有种!”

  薛名利脸色变幻两下,最终让人帮忙拿起酒**,咕噜噜一口气喝完。

  今晚出来匆忙,身边人手不够,而叶天龙又身手强横,薛名利不想冒险死磕叶天龙,决定先忍让。

  随后,在高千里她们的惊讶中,薛名利向林少卿微微鞠躬,一字一句地开口:

  “林小姐,管教不严,鲁莽得罪,对不起了。”

  在林少卿点点头回应时,高千里和浪浪她们都精神恍惚。

  怎么都没有想到,叶天龙竟然把薛名利慑服,让他不得不低头妥协。

  想到自己刚才对叶天龙的得罪,他们几个心里都变得惶恐起来,不知道叶天龙会不会找她们算账。

  高千里脸色更是苍白。

  只是怕什么来什么。

  叶天龙把目光落在高千里脸开口:“高少,你刚才要少卿自罚三杯,还不让我代替她喝酒……”

  “不知道包少有没有资格,喝你那三杯罚酒?”

  他又望向包锦衣笑道:“包少,你的人?”

  包锦衣不用问也知道,这家伙给自己招惹事非了,止不住喝出一句:“没用的东西。”

  他很是不甘愿,可是又没有法子,谁知道叶天龙会不会破罐子破摔,把他两条腿也打断。

  听到这一句话,高千里脸色巨变,小腿下意识颤抖一下。

  在浪浪和雨迪等一干人的惊愣中,刚才还狂妄不可收拾的高千里,哭丧着脸走了来。

  他知道自己闯祸了:“少卿、不,林小姐,包少,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以后我再也不敢了。”

  “我自罚三**。”

  说完之后,他连忙拿过三**酒,叶天龙伸手扫掉,让人拿来三**伏特加。

  高千里哭着咕噜噜全部灌完,然后带着醉意一头栽倒在地。

  “叶天龙,就容你再猖狂两天。”

  包锦衣冷冷瞥了叶天龙一眼,随后向薛名利他们一挥手:“走!”zs6gs6eaooqaxzlnykht4fxir2or137fz48qt9bc7heyma93

  墨雨戈看着叶天龙:“好自为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