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922章 虚张声势
  第1922章虚张声势

  薛狐也一阵气血翻滚,差点就站起来砸椅子了。

  这些年来,他顺风顺水,一切都基本照着他的意思走,可今天却被叶天龙左刺激右闹腾,着实恼火。

  顺心、顺意,才能顺手,对赌最忌心浮气躁,薛狐怒火腾升后很快想起要诀,硬生生坐回椅子平复。

  只是他虽然控制住怒意,但少了那份初始的淡然。

  “叶天龙,已经超过一分钟了,麻烦你快点准备好。”

  凤夫人毫不留情开口:“给你最后四分钟,如果到时还不能开始,这一局,就算你输了。”

  叶天龙咔嚓一声咬了一口胡萝卜:“好,四分钟就四分钟。”

  接下来,叶天龙就这样看着时间,晃悠悠吃着胡萝卜。

  全场原本兴奋和期盼的情绪,随着叶天龙的闹腾慢慢失望。

  叶天龙看着就难于登大雅之堂,又有什么实力去对战薛狐呢?之所以来赌场,不过是死马当活马医。

  薛狐也哼出一声:“看你闹到什么时候?”

  他捏出一根雪茄,准备让人帮忙点燃,然后慢慢看叶天龙表演。

  就在这时,叶天龙忽然吃掉胡萝卜:“夫人,我准备好了!”

  薛狐眉头一皱,点燃雪茄的念头又被中断,不得不放下来等待开战。

  死神微微眯起眼睛,比起别人,他看得更清楚。

  叶天龙总是扰乱薛狐正常节奏,让他无法顺利完成一件事,这会让薛狐自感四处束缚,拳脚难施。

  死神不得不感慨,叶天龙真是一个狡猾的混蛋。

  听到两人都准备好了,凤夫人脸多了几分威严,手指轻轻一挥。

  两名安保人员给叶天龙和薛狐各端一个托盘,面放着叠放整齐的水晶筹码。

  凤夫人声音清晰有力:“你们面前各有三十个筹码,一个筹码一千万,总共三个亿。”

  “这是你们交给我们的保证金,现在交还给你们对赌,用你们的能耐决定它们最后归属。”

  “赌赛规则很简单,两个小时为限,三亿做筹码,时间一到,谁的筹码最多,谁就算赢。”

  “为了公平起见,也为了大家兴致,公证团对赌注规则做了一个小调整。”

  “你们手里只要还有一个筹码,遇见对方梭哈决一死战时,手头筹码不够,可以请公证团担保。”

  “你将会取得一千万到五亿九的等额筹码。”

  凤夫人向两人和全场解释着游戏规则:

  “也就是说,如果你在两个小时内,输到只剩下一千万了,只能进行最后一局……”

  “你想要翻盘,或者对方逼你梭哈,你筹码不够,但想一搏,可以找我们借调筹码赌这最后一局。”

  凤夫人话锋一转:“不过我要事先声明一点,借调的筹码,你需要双倍还给公证团。”

  “我说的清不清楚?你们明不明白?还有没有疑问?”

  与此同时,一块屏幕也显出了凤夫人刚才的话,让这场豪赌可以更清晰更公平。

  叶天龙举起手:“夫人,借调的筹码能不能打个折?双倍有点黑啊,薛先生,你说是不是……”

  薛狐下意识附和:“确实有点黑……黑什么黑?谁跟你黑?”

  差点被叶天龙带沟里的薛狐喊出一句:“公证人,我已经清楚,可以开始了。”

  叶天龙眼勾勾看着凤夫人:“真要双倍?”

  凤夫人差点抓高跟鞋打人,随后俏脸一沉:“双倍!你如果觉得有问题,你可以不借,认输。”

  叶天龙感慨不已:“太不讲理了,打折都不行。”

  凤夫人声音一冷:“叶天龙,可以开始了吗?”

  叶天龙耸耸肩膀:“开始吧。”

  “第一局,开始。”

  凤夫人干脆利落出声:“发牌!”

  梭哈以五张牌的排列、组合决定胜负,游戏开始时,每名玩家会获发一张最后才翻出来的底牌。

  当派发第二张牌后,便由牌面较佳者决定下注额,其他人有权选择跟、加注、放弃或清底。

  当五张牌派发完毕后,各玩家翻开所有底牌来比较。

  牌型大小比较:同花顺铁支葫芦同花顺子三条二对对子散牌。

  荷官马走到赌桌前面,脱掉身的外衣,露出两支白皙的玉手,对着全场转了一圈。

  接着,荷官拿起扑克牌,从里面把大小王挑出来丢掉,随后把一副扑克牌分成近乎相等的两摞。

  “嗖嗖嗖!”

  下一秒,她双手一错,速度极快的切牌,让人眼花缭乱,根本捕捉不到牌面大小。

  十秒钟后,荷官停下手势,给叶天龙和薛狐各发了两张牌。

  按照梭哈的规则,第一张发给对赌双方的都是暗牌,而从第二张开始才是明牌。

  “薛先生的牌面是黑桃九,叶先生的是红桃八。”

  荷官神色平静的说道:“薛先生说话。”

  薛狐掀起自己的底牌望了一眼,随后捏出一个筹码丢在中间:“第一局,热热身吧,一千万。”

  “哈哈,一千万太少了吧?不过薛先生说话,那就一千万玩着。”

  叶天龙像是兔子一样叼着胡萝卜,也拿起一个筹码丢了出去:“一千万。”

  叶天龙这番表现,让现场不少赌坛老手,不禁看得直摇头,这赌博的水平跟个新手几乎没有两样。

  要知道,叶天龙连底牌都没看呢。

  荷官继续发牌,薛狐是红桃十,叶天龙是黑桃八。

  荷官彬彬有礼:“薛先生大,薛先生说话。”

  “小子,刚才说一千万少是不是?”

  虽然叶天龙明面是一对八,但是薛狐却依然不在乎,直接拿起三个筹码丢出去:“三千万。”

  在李欣他们的目光中,叶天龙嘿嘿一笑:“真是让我失望,我还以为你砸一个亿呢。”

  “我一对八,比你九、十赢面大多了,没理由不跟,跟你三千万。”

  看到叶天龙的动作,全场看客又泛起一阵阵议论。

  “这小子会不会玩啊,虽然明面一对八,但保不住薛先生底牌是九或十。”

  “是啊,薛先生底牌不能成对,他会这样丢三千万下去?薛先生肯定也握着对子。”

  “叶天龙可是连底牌都没看,这一局估计要送不少钱。”

  听着周围略带嘲讽的议论,蒋紫然也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开始有点担心叶天龙。

  荷官又一次发牌:“叶先生的是方块八,薛先生是一个梅花十,薛先生大,薛先生说话。”

  看着叶天龙的三个八,明面一对十的薛狐依然没有在乎,直接丢出两个筹码:“两千万。”

  至此,薛狐筹码已到六千万。

  全场惊讶中,叶天龙又是哈哈大笑:“我三个八,你才一对十,我会怕你吗?跟了,跟了。”

  他丢出两个筹码,赌桌筹码已到一亿两千万。

  众人微微惊讶,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奇怪的赌客,居然连底牌都不看。

  而且牌面又比不对手的情况下,不仅不抽身,反而连连跟着押赌,这实在不是理智行为。

  荷官继续发牌,叶天龙拿到一个梅花三,薛狐拿到一个九。

  现在牌面是叶天龙三个八,一个三,薛狐是一对九,一对十。

  谁都看得出,薛狐赢面大多了。

  薛狐嘴角勾起一抹自信:“筹码都到六千万了,凑够一个亿。”

  他丢入四个筹码。

  这个举动,越发表明薛狐的底牌不是九就是十,三带二的葫芦,杀伤力巨大。

  叶天龙此刻只有一个机会胜过薛狐,那就是底牌是八,让手中牌变成四个八的铁支才能赢。

  只有一张牌能赢的概率,机会实在太小太小。

  在凤夫人他们看来,叶天龙此刻最好抽身,不然就会输掉一个亿。

  薛狐也流露着一股得意:“叶天龙,你有本事就跟来,看我怎么吃掉你一个亿。”

  “你除了底牌是八,其余牌面都输给我。”

  “我就不信,扣掉明面八张牌和我底牌,剩下四十三张牌,你有那么好运撞中四十三分之一胜率。”

  他的霸气和自信,无形是昭示自己底牌是九或十。

  在众人暗叹叶天龙输多赢少时,叶天龙哈哈大笑一声,丢出四个筹码:

  “薛先生,别吓我,我可去厦大读过书,不怕吓的。”

  “我明面三个八,怎么都压过你两个对子,没理由不搏的。”

  “跟你四千万,另外,再加注两个亿。”

  叶天龙身躯腾地坐直,把剩下两亿筹码哗啦推去:“梭哈。”

  这一出,让全场瞬间哗然,全都觉得叶天龙疯了,不仅不及时抽身,而直接梭哈逼对方决一死战。

  蒋紫然和残手也都惊讶无比,天龙实在有点冲动。

  李欣和中野大翔他们变得兴奋,暗呼叶天龙一把就输个干净。

  只是,让全场再度一惊的是,薛狐没有高兴的跟着梭哈,只是目光玩味看着叶天龙,淡淡冒出一句:

  “有点意思。”

  他反手把自己的四张明牌盖掉:“不跟了,弃牌。”

  全场再度震惊,这俨然就是说薛狐在偷鸡了,底牌不是九也不是十,所以无法跟三个八拼。

  荷官事实也瞄到薛狐丢弃时的牌面,底牌一个四。

  她不由暗呼这家伙真是一个演员,几乎把全场人都忽悠进去了,换成正常人,肯定不敢跟薛狐赌注。

  “谢谢薛先生。”

  叶天龙大笑一声,掀起自己的底牌,也是一个五,没撞中四十三分之一的胜率。

  但三个八和他的勇气击穿了薛狐影帝级别的虚张声势。

  “哗啦!”

  一个亿筹码划到叶天龙手里。

  叶天龙很是得意的把玩着筹码,随后又拿起一根胡萝卜啃了一口,望着薛狐嘿嘿一笑:

  “薛先生,看来你真的有点老了,开局就输给我一个亿,接下来你怕被我肆虐的更惨。”

  薛狐嘴角勾起一丝笑意,身子前倾轻声一句:“虽然我输了一个亿,但这也是你能赢的唯一赌局。”

  “雷九指难道没有告诉你,我大脑能够复盘对手每个动作吗?”

  “有了刚才那一盘做基础,你接下来的牌面我能猜个八成。”

  薛狐脸流露一股强大:“接下来,你就等着输吧。”zs6gs6eaooqaxzlnykht4fxir2or137fz48qt9bc7heyma93

  “第二局,开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