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924章 我底牌黑桃A
  有毒?

  叶天龙喷血倒地,还是中毒,瞬间震惊了全场。

  薛狐和中野大翔也都神情一愣,相互对视一眼判断是否对方所为。

  蒋紫然和残手冲了上去,一把扶住叶天龙喊道:“天龙,天龙,你怎么了?怎么了?”

  “快叫医生,快叫医生!”

  蒋紫然抱着不断冒血的叶天龙,歇斯底里吼叫着:“快救救他。”

  凤夫人也直接站了起来,难于置信看着口鼻流血的叶天龙,随机替换的胡萝卜怎么可能有毒?

  难道是替换途中被人做了手脚?

  只是无论如何都好,凤夫人都必须作出反应,她当机立断喝道:

  “来人,封存赌桌,休息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后,赌赛继续,期间闲杂人等不得靠近。”

  她声响全场:“谁敢擅动赌桌,立杀无赦。”

  “是!”

  十二名安保人员齐齐应了一声,接着迅速上前,团团围住赌桌,随后手按枪袋,高度戒备。

  薛狐虽然有点不甘此时中断赌赛,可是又怕抗议引来怀疑,一旦众人怀疑他下毒,那就名利俱损了。

  他最后缓缓离开赌桌,走回自己位置落座,没有交谈,只是扫视李欣和中野,接着又望向死神。

  李欣低声一句:“胡萝卜怎会有毒呢?会不会是叶天龙自己玩花样啊?”

  死神此刻盯着叶天龙,看着他嘴里冒出来的血,微微皱起眉头:“确实中毒了。”

  “而且中的是神风队的断肠散,就是他们常用的毒烟弹,会麻醉大脑,思维空白,行动迟缓。”

  薛狐和李欣齐齐望向中野大翔。

  中野大翔淡淡出声:“虽然我很高兴叶天龙中毒,不过这毒不是我下的,估计是森田的鱼死网破。”

  “他杀了我们那么多神风子弟,期间肯定吸入不少毒烟,只是当时压制着没发作……”

  中野给出一个解释:“今天被薛先生连赢十六把,气急攻心扛不住就倒下了。”

  “有可能。”

  李欣得意一笑:“只是不管他中不中毒,只要我们手脚干净,这一局就一定有结果。”

  “我希望他不要中毒挂掉,不然就无法让他活着被我挖眼睛了。”

  李欣眼里闪烁一抹光芒:“我已让人去接富贵了,就是想让他亲眼看着叶天龙生不如死。”

  薛狐笑着点点头,拿出一根雪茄点燃,等着凤夫人他们处理现场……

  此时,一辆活动病床推进来,赌场准备的医护人员迅速把叶天龙搬上去,随后推到旁边医疗室抢救。

  “天龙”

  蒋紫然流着眼泪跟上去,不断喊叫着他的名字:“你一定不能有事,不能有事。”

  墨雨戈也想跟过去看看,但最终轻叹一声坐下,还是不去探视,免得给叶天龙招致更多麻烦。

  凤夫人派林如水带人去盯视叶天龙情况,而她跟公证团坐在椅子上等待情况。

  四十分钟后,林如水回来告知:“叶天龙抢救及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身体很弱,意识也模糊。”

  凤夫人和墨雨戈同时松了一口气。

  “竟然没有生命危险,就让他回来或者叫个亲信过来,把这一局开了吧。”

  李欣站起来喊出一句:“他中毒虽然值得同情,可又不是我们下的毒,所以赌赛依然是公平公正。”

  “今天的赌赛肯定要有结果的,全场几百人,全世界几万人,都等着结果。”

  中野大翔也点点头:“没错,按照赌赛规矩,无论生老病死,开局就要有结果,结果必须是输赢。”

  “放心吧,今天会有结果的。”

  凤夫人走向医疗室:“包先生,跟我去一踏医疗室,问问叶天龙的意思,自己开了,还是让人开。”

  包善人扬起和蔼笑容,跟着凤夫人前行:“好。”

  两人带着几个公证人很快来到三十平方米的医疗室,叶天龙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嘴唇青黑

  他胸前有不少喷出的血迹,手腕还挂着吊针,一个生龙活虎的人,一个小时不到就变得萎靡不振。

  旁边,蒋紫然死死抓着叶天龙的手,脸上有着说不出的担忧。

  凤夫人来到叶天龙面前:“天龙,你还好吗?”

  “死……不了……”

  叶天龙艰难睁开眼睛:“我是中了东洋人的毒了……”

  凤夫人神情犹豫:“天龙,事情我已经在查了,胡萝卜也拿去化验了,这事一定会给你一个交待。”

  “不过现在没有证据表明是薛狐他们下毒,而且赌赛已到最后一局,五张牌也已经发完。”

  “基本上大局已定。”

  “今天这场赌赛需要一个结果,所以如果你还有力气的话,十五分钟后,完成这最后环节。”

  她美丽眸子盯着病怏怏的叶天龙:“如果你难于出现,你也可以委托人开牌。”

  蒋紫然闻言很是愤怒:“你们怎么这样无情?天龙都中毒了,就不能缓一缓?”

  包善人和颜悦色:“蒋小姐,我们也想缓几天,可规矩就是规矩,而且还事关多人利益,多担待。”

  “我懂”

  叶天龙挥手制止蒋紫然出声,看着凤夫人和包善人他们开口:“十五分钟后,一定会开牌。”

  “不过我是没力气去开牌了,医生说五脏六腑受到伤害了,动一动都痛,我会让蒋姐帮我完成。”

  他咳嗽一声,又是流出一股血液:“来,我授权她,全权委托……你们作证。”

  蒋紫然低声一句:“天龙,我不行……”

  叶天龙轻声宽慰:“蒋姐,没事,五张牌已经发完,现在就剩下压上筹码和开牌了。”

  “今天对赌都到这个地步,还是画一个句号结束吧,这样大家都心安。”

  他又咳嗽出一口血,接着望向凤夫人和包善人:“你们帮我见证,我授权蒋姐……”

  凤夫人和包善人点点头:“好。”

  叶天龙很快给蒋紫然授权完,然后让凤夫人和包善人先回去赛场,他有几句话跟蒋紫然说……

  凤夫人和包善人他们离去。

  叶天龙拉过蒋紫然,随后低声一句:“蒋姐,别怕,我底牌是黑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