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925章 底牌出
  十分钟后,蒋紫然斗志昂扬出现在赌台上,全身散发着复仇的火焰。

  凤夫人拿过话筒,对着全场朗声而出:“叶天龙授权蒋紫然开牌,还全权行使他一切权利。”

  “我和包先生刚才已经见证过程,蒋紫然现在可以代表叶天龙上台,完成这一局的最后环节。”

  她目光锐利望向薛狐一伙人:“薛先生可有意见?”

  薛狐发出一阵爽朗笑声:“我胜利在即,谁来开牌也改不了结局,蒋紫然也扭转不了叶天龙霉运。”

  “而且我这人向来有人道主义精神,叶天龙吃胡萝卜中毒,我让半死不活的他出现,确实不厚道。”

  薛狐扫视着蒋紫然的微表情:“所以,我接受蒋紫然开牌的授权。”

  他敏锐地发现,蒋紫然神采飞扬,好像对开牌有着极大自信,握着一个文件夹的手,更是稳重有力。

  薛狐笑容变得深邃。

  蒋紫然忽然对中野大翔吼出一声:“中野,你们无耻,对天龙下毒,神风队的毒烟。”

  全场一片哗然,对东洋人印象又恶劣两分。

  中野大翔保持着如水平静:“蒋小姐,我知道我的解释,你们不会相信,也不愿相信。”

  “但我还是要说,我没有下毒,天龙中的毒素,交给警方交给凤夫人吧。”

  他落地有声:“如果是我下的毒素,我愿意承担一切责任。”

  李欣不耐烦喊道:“毒素的事,以后再说吧,现在赶紧完成最后一局吧。”

  蒋紫然恨恨不已看着他们,恨不得把中野他们千刀万剐。

  凤夫人点点头:“没错,叶天龙虽然中毒,但毒素没有证据表明,是薛先生所为,所以赌局有效。”

  她向蒋紫然和薛狐喊出一句:“请两位上台,就位。”

  蒋紫然和薛狐很快上台,还在座位上坐了下来。

  “五张牌已经发完,叶先生第五张是黑桃,薛先生是黑桃九。”

  荷官保持着恬淡优雅的笑容,复盘着一个小时前的赌赛:“叶先生大,叶先生说话。”

  蒋紫然坐在赌桌上,眼神带着一股子犀利,她听从叶天龙的吩咐,直接伸手猛地一推桌上筹码。

  “哗啦!”

  三亿筹码倾泻在赌桌上,很是壮观,也引得全场人目光。

  很多人惊讶,感慨,似乎没想到蒋紫然这样痛快。

  薛狐的眼睛又眯起来,把蒋紫然的表情和举动全落在眼里。

  李欣和中野也盯着蒋紫然,这女人杀气腾腾,还无比自信,难道底牌真是黑桃?

  “三亿,梭哈!”

  蒋紫然像是一头战斗的孔雀:“还有,我要再加一个赌注。”

  “啪!”

  蒋紫然猛地甩出手中文件夹:“这里有薛氏赌场的三块地皮,价值至少五百亿。”

  “啊”

  听到蒋紫然的加注,全场又是一片哗然,没想到她手里有薛氏赌场地皮,而且还一把梭哈出来。

  在李欣腾地坐直身躯时,薛狐也眼睛微微亮起,这可是他极其想要得到,又无法得到的东西。

  没有这三间赌场的地契,薛狐就始终没有完全扎根的感觉,万一哪天地主收回地皮,心血就要受损。

  他不止一次想要收购地皮,可是一直无法跟地主接洽,没有想到,地皮会在叶天龙的手里。

  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薛狐呼出一口长气,稳住心神,随后淡淡一笑:“这三块地皮不错,只是我没有五百亿。”

  “我们的股份跟雷九指的股份已经全部压上了。”

  蒋紫然手指一点中野大翔和李欣喊道:“天龙说了,要中野一双手,再要李欣一双脚。”

  “一双手,一双脚,对赌五百亿,你们赚大了。”

  她声音陡然提高:“薛狐,有本事梭哈这一局。”

  中野大翔和李欣脸色巨变,眼里有着一股怒意,虽然觉得薛狐赢面大,但还是嗅到了一抹危险。

  凤夫人他们也都讶然无比,这赌注越来越大了,看来今天碰撞注定会名留赌坛。

  “如果你不敢加注就算了。”

  蒋紫然深深呼吸一口长气,随后盯着薛狐冷声开口:“看穿你是一个坐吃等死的绿王八。”

  “天龙说了,你今天没有赢走地皮,五年之后就等着搬迁吧,他要把地皮全收回来。”

  蒋紫然毫不客气威胁:“到时不管今天什么结果,薛家赌场都等着衰落吧。”

  薛狐把目光望向中野大翔和李欣,虽然大家同一条船,但他做不了两人的主。

  李欣身躯一抖,随后挤出一句:“薛狐,你听你的安排。”

  中野嘴角牵动一下,随后也挤出一句:“薛先生,你是我值得相交的朋友,这双手愿托付给你。”

  “一双手,一双脚赌五百亿……”

  得到李欣和中野大翔承诺的薛狐,绽放一个笑容,细细审视着蒋紫然开口:“这确实值得。”

  “不过,这赌注还是小了一点,这样,我也加一点。”

  薛狐晃悠悠开口:“如果我输了,不仅赔上中野的手,李欣的眼睛,还愿意赔上我的眼睛。”

  “但是如果你输了,三张地皮,加你一双眼睛,怎么样?”

  薛狐忽然变得恶狠狠,像是一头恶狼一样看着蒋紫然:“敢不敢赌?”

  蒋紫然眼皮一跳,随后又挺直身躯:“好,我跟你赌。”

  “哈哈哈”

  薛狐眼里闪烁一抹光芒,笑声响彻了整个赌坛:“叶天龙是个人物,只可惜他道行浅了一点。”

  “叶天龙知道赌术不如我,所以进场开始就给我添乱,让我束手束脚拳脚不顺,想要我心浮气躁。”

  “接下来赢取我一亿后,又有意无意故意放水,让我顺风顺水十六局。”

  “两个小时,让我经历大悲,大喜,让我的情绪坐一坐过山车,再怎么平复也无法保持淡然。”

  “这样一来,他就可以在最后一局,凭着借调的公证团筹码,一举把我击垮。”

  “不得不说,他算盘打得很不错,这也是他绝地反击的唯一机会,只可惜,老天不怎么眷顾他。”

  “他的底牌,肯定不是黑桃,所以他又设出另外一局,借着胡萝卜中毒把你送上来开局。”

  “他在病房一定告诉你,他的底牌是黑桃,让你燃烧小宇宙,有着绝对自信来跟我梭哈、开牌。”

  蒋紫然的俏脸瞬间僵滞,满脸震惊看着薛狐,竟然被他猜中了,叶天龙在病房确实告诉她黑桃。

  叶天龙还叮嘱她不用看底牌,当时蒋紫然不觉得有什么,现在一想,难道真诈牌,所以不让自己看?

  薛狐像是一头老狐狸,看着变了脸色的蒋紫然,脸上有着得意,有着玩味,有着掌控苍生的得意:

  “你的表情已经告诉了我,我刚才的猜测是百分百正确。”

  “叶天龙欺骗你底牌是黑桃的目的,就是想要你用自信击溃我的信心。”

  “为了让戏份真一点,甚至拿出三块地皮来压我,更是拿中野和李欣手脚吓唬我。”

  “他以为,筹码堆到这么高,我就不敢跟了,只会缩头乌龟弃牌,然后拿着剩下三亿再来一局。”

  “而他可以凭借赢走的筹码耗掉最后时间,然后利用筹码多少规则来赢取最后胜利。”

  “叶天龙算是一个影帝,偷鸡的本事不亚于我第一局水准,可惜他演戏演过头了。”

  “他不该让你来开牌,更不该忽悠你底牌是黑桃,让你牌都不看就肆无忌惮梭哈、赌眼睛。”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底牌真是黑桃,叶天龙就是命悬一线也会爬到现场开牌打我脸,而不是授权给你。”

  在李欣和中野他们高兴不已时,薛狐冷笑一声:“想要诈我,可惜,我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薛狐腾地站了起来:“刚才的赌注,我全部接受。”

  他猛地掀起自己的底牌一砸:

  “四个八,一个九,铁支,开你的牌。”

  蒋紫然呆立没动,嘴角不断牵动,像是被人点了要害一样,她有点不确定底牌是什么了。

  薛狐喝出一声:“荷官,开她的牌。”

  全场伸长脖子。

  荷官上前一步,一把掀开叶天龙的底牌。

  黑桃。

  薛狐笑容瞬间停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