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938章 牛肉丸
  凤家内部暗波汹涌的第二天,早上七点,叶天龙把雷九指从医院接出来,准备带他回草鸡街疗养。

  凤家恼怒雷九指忘恩负义,还派红飘飘来传话,虽然被叶天龙断手警告,但谁也不敢保证就此罢休。

  所以叶天龙想要雷九指回去,这样方便照顾和保护。

  雷九指一切听从叶天龙安排,一边靠在轮椅上紧紧毯子,一边笑着对叶天龙出声:

  “叶少,回去前陪我吃顿早餐吧,这医院附近有一家米粉店,专门做牛筋丸的,味道特别好。”

  “它开了差不多二十年了,我十年前吃过,随后就一直惦记着它的味道。”

  “昨天问了查房护士,它还在那地方开着。”

  雷九指挤出一抹笑容:“我想尝一尝。”

  叶天龙玩味一笑:“当年跟李欣吃过吧?”

  “算是吧,有一次她生病,也是来这医院,检查完了就去那里吃东西了,所以记忆深刻……”

  雷九指神情落寞回忆了会,随后苦笑一声:“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对她毫无感觉,剩下只有回忆。”

  叶天龙轻笑着点点头:“这点看得出来,不然你也不会不好奇她的处境。”

  “当她在船坞餐厅迷晕我时,我跟她就情分已尽,无论落到什么地步,都是她咎由自取。”

  雷九指轻叹一声:“我能劝告的,能做的,早已经仁至义尽。”

  叶天龙拍拍雷九指的肩膀,把轮椅缓缓推入电梯,接着来到楼下,让残手帮忙抬上车,然后离开。

  五分钟后,车子停在一个早餐店门口,五十多平方米的样子,有不少食客,一个个吃的满脸红光。

  “来,老雷。”

  叶天龙把雷九指搬了出来,随后推着他进入店里:“喜欢吃什么尽管吃,吃饱了咱们回家。”

  雷九指点点头,吃饱回家,也算是对过去一个割裂,自己跟李欣,自己跟凤霸天,全都该割裂了。

  以后,他只为叶天龙出生入死。

  在叶天龙拿纸巾擦着桌子时,一个穿着布鞋的服务员跑了过来,动作利索地给三人倒茶水:

  “三位,要吃点什么?”

  雷九指把菜单拿过叶天龙,叶天龙摆摆手,示意他全权做主:“你来点,什么好吃的点什么。”

  他又擦了擦桌子,随后把纸巾丢垃圾桶。

  雷九指也没废话,指着餐单开口:“服务员,三碗牛筋丸米粉,六个煎蛋,要大份的。”

  “大份牛筋丸三十块一份,煎蛋五块一个。”

  二十多岁的服务员点点头,随后让叶天龙他们先买单:“一共一百二十块。”

  叶天龙掏出钱给他,服务员收钱后,就放了一个红牌子,然后速度极快返回厨房。

  在等待的空档,叶天龙手机微微震动,他戴起耳塞接听,很快传来黄雀的声音:

  “叶少,我按照你的吩咐,已经派人盯住了凤家、凤夫人、公孙瓒和红飘飘。”

  “凤家很平静,没有重兵把守,也没有巡警蹲守,凤夫人正常上班,红飘飘去医院疗伤。”

  黄雀告知一事:“倒是公孙瓒有点动作,听说他昨晚去了一踏赌场地下室,见了中野大翔他们。”

  叶天龙生出一丝兴趣:“他去见了中野他们?知道聊了什么吗?”

  “不知道。”

  黄雀呼出一口气:“我们是早上才完成对他的监控,见中野消息也是从赌场偷偷打听来的。”

  “而且听说还把中野大翔他们转移了,具体转去什么地方不清楚。”

  叶天龙眼睛微微眯起:“转移中野他们?凤霸天明天就要处理手尾,转移他们有什么意义?”

  “难道要私自放了?”

  叶天龙带着一抹不解:“他再偏袒东洋人和薛狐,明天也要过一过场吧?”

  他心里确实奇怪,凤霸天龙不可能私自放人,而他又不会去杀中野,所以转移显得多此一举。

  黄雀摇摇头:“不知道,可能想换一个安全地方吧,免得我们摸过去干掉他们。”

  “这事有点古怪。”

  叶天龙笑了笑:“虽然不知道凤霸天意思,但是他想要匿藏中野他们,我们偏偏不让他得逞。”

  “想法子找出中野大翔他们的位置。”

  对手支持的,他就反对,对手反对的,他就支持。

  黄雀点点头:“明白。”

  挂掉电话后,叶天龙拿着手机若有所思,这时,服务员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过来。

  上面有三碗热乎乎的牛筋丸米粉,牛筋丸每一个都饱满结实,香气四溢,汤汁也很是浓郁。

  “三位,这是你们点的东西。”

  一个中年服务员把米粉放下来后,又把一大盘鸡蛋摆在三人面前。

  叶天龙鼻子轻轻嗅了一下,牛筋丸和鸡蛋的香气中,还有一抹香水味道,捏着筷子的他一揉鼻子。

  这个低头,让他看到了服务员的鞋子,珐国老人头。

  叶天龙抬头看着中年服务员,笑容灿烂:“服务员,一碗大份牛筋丸米粉多少钱?”

  中年服务员一愣,下意识回到:“二十吧。”

  叶天龙又问出一句:“一个煎蛋多少钱?”

  中年服务员皱起眉头:“三块……”

  叶天龙手指一点:“你在餐厅一个月多少工资?”

  服务员变了脸色:“关你鸟事?”

  这时,厨房忙活的老板听到有动静,就向这边望了过来,看着中年服务员一愣,下意识喊出一句:

  “咦,你是谁?你怎么穿我们的工服?”

  中年服务员眼皮一跳,左手一转,一刀捅向了雷九指。

  刀风凌厉。

  “扑!”

  残手根本没有给他机会,一把刁住中年男子的手腕,猛地一扭,咔嚓一声。

  “啊”

  下一秒,残手用力一拉,直接把惨叫的中年男子扯到桌子上,右手一挥,夺过他手里的刀,一刺。

  尖刀把中年男子掌心和木桌串在一起。

  中年男子又是一声惨叫:“啊”

  “来,说一说,谁让你来的?”

  叶天龙夹起一个牛筋丸,笑着靠近中年男子的嘴巴:

  “不然我就请你吃牛肉丸了……”

  中年男子死命扭头,满脸惊慌,还死死咬住牙齿,不让牛肉丸进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