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940章 铁骨铮铮
  草鸡街,教堂一处简易木房,叶天龙坐在一张椅子上,捧着一杯热乎乎的红茶。

  此刻正是上午最好的时分,十点钟的阳光带着温暖又轻柔,照在身上让人暖洋洋的舒服。

  只是公孙瓒却不舒服。

  虽然断臂的伤口已经被包扎,鲜血也得到止血粉的遏制,可公孙瓒却面如死灰,说不出的绝望。

  这个绝望不仅是他被天墨拿下,还是他断了最骄傲的右臂,没了这只手,他就再也不是澳城第一枪。

  想到这里,公孙瓒又止不住揪心,伤口还说不出疼痛。

  叶天龙看着他白净的脸,微微一笑:“公孙先生,你好,又见面了。”

  又见面了……

  简单四字,像藤条一样抽在公孙瓒脸上,前天他像是皇帝跟前的红人宣读圣旨,高高在上无人敢逆。

  今天,他却被叶天龙断了手,像一条狗一样肆虐,公孙瓒憋屈的要吐血,随后咬牙盯着叶天龙喝道:

  “叶天龙,你认识我就好,识趣的,赶紧送我去医院,把断臂给我好好接上。”

  公孙瓒色厉内荏:“不然凤先生知道,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叶天龙低头吹拂着茶水:“啧,我敢让人断你手臂,你觉得我会惧怕凤先生?”

  “如果我真是缩头乌龟,我昨天就不会打残红飘飘一只手,更不会不管不顾庇护雷九指。”

  “你到现在还不能理智面对处境,是真地愚蠢认为我会怕凤霸天,还是你虚张声势给自己壮胆?”

  他轻叹一声:“大家都是聪明人,还是都讲聪明话吧。”

  “叶天龙!”

  公孙瓒厉喝一声:“比起薛狐和中野,我对凤先生更有意义,你动我,他一定会为我报仇的。”

  看着公孙瓒凸出的青筋,还有狰狞的神情,叶天龙丝毫没有凝重,依然保持着风轻云淡的神情:

  “先不说他能否为你报仇,就算他不管不顾为你讨公道,在这之前你都死翘翘了,又有什么意义?”

  “实话告诉你吧,凤霸天不招惹我,我也不会触犯他,甚至可以跟凤家联手把蛋糕做大。”

  “但凤霸天要驱赶我,要断我财路,还杀我兄弟,那就对不起,我以牙还牙,血债血还。”

  “无论是你还是凤霸天,我都不会惧怕,更不会心慈手软。”

  “所以你今天动雷九指,我很生气,这也意味着,没有人能够救你自己。”

  叶天龙一如既往强势:“凤霸天也不行。”

  公孙瓒脸皮紧了一紧,他能够感受得出叶天龙语气中的杀意,想要强势对抗却最终忍了下来。

  “以牙还牙,血债血还?你已经把我拿下了,有种的就给我一枪。”

  公孙瓒喷出一口热气:“看看我会不会皱眉,看看我会不会害怕。”

  他清楚自己今天怕是难于讨好,所以干脆一点求一个速死。

  “杀你跟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叶天龙的笑容变得玩味起来:“之所以没有砍掉你,是我忽然想到,你在凤霸天身边呆了很多年。”

  “随便杀掉你,实在可惜。”

  公孙瓒跟凤霸天这么多年,还深得凤霸天信任,除了贴身保护外,一定还做了很多见不得光的事。

  叶天龙希望问出一点东西,他要把神圣不可侵犯的凤霸天撕开一道口子,动摇他在澳城的权威。

  听到叶天龙的话,公孙瓒神情警惕起来:“你想干什么?让我背叛回去杀人,还是想从我这套话?”

  “不愧是凤先生的身边人。”

  叶天龙竖起了大拇指:“一点就通,你这么聪明,相信我们接下来谈话会痛快很多。”

  “妄想!”

  公孙瓒挺直上半身,厉喝一声:“你以为,我跟雷九指一样,是忘恩负义的小人?”

  “你以为,威逼利诱就可以让我背叛凤先生?”

  “我告诉你,做梦,你就是把我千刀万剐,我也绝不会对不起凤先生。”

  他大义凛然看着叶天龙:“你有本事就往死里折磨我,看看我这块硬骨头会不会软掉。”

  “不错,样子有了,气势也有了,就是那颗心,不知道真不真实。”

  叶天龙扬起一抹笑容,一点都没有恼怒:“不过我还是劝告公孙先生,真的没有必要硬扛。”

  “你我不如好好合作,你说出来的东西,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不会让你难做的。”

  “而且我要问的事情很简单,一是凤霸天见不得人的事,二是中野大翔他们藏在哪里。”

  他轻声一句:“你偷偷告诉我,我给你生路,再给你一个亿,让你可以拿着钱远走高飞。”

  “我还可以答应你,找最好医生给你驳接断臂。”

  “以现在的医术和科学,只要黄金时间手术,你的右臂就能接回去。”

  “虽然以后开**会差点火候,但起码还能吃饭开车,对生活不会有妨碍。”

  叶天龙缓缓俯身,轻声对公孙瓒问道:“公孙先生,我的提议怎么样?”

  公孙瓒昂起脖子:“公孙技不如人,但骨头还是硬的……”

  叶天龙无奈一笑:“我本将心照明月,奈何明月无知照沟渠,公孙先生,你真不愿无痛合作?”

  公孙瓒铁骨铮铮:“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叶天龙叹息一声,手指轻轻一挥:“贞,交给你了。”

  房门推开,阳光倾泻进来的时候,也出现一个清冷女子,一身黑衣,手里提着一个黑色箱子。

  虽然外面气温不低,房内也密不透风,可是贞走入进来的时候,公孙瓒还是打了一个冷颤……

  他从贞的身上感受到一股阴冷,那种挪开棺材后的底部阴冷。

  贞看着公孙瓒,笑容恬淡:“公孙先生好。”

  叶天龙起身拍拍公孙瓒的肩膀:“公孙先生,扛住。”

  公孙瓒微微一怔,不知道叶天龙什么意思,随后就见叶天龙端着茶水走了出去……

  而贞打开了黑色的箱子,金属特有的锋利映入公孙瓒的眼睛……

  三十分钟后,从教堂走回蒋氏酒楼的叶天龙,刚刚喝入最后一口茶水,贞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叶少,公孙瓒招了……”

  叶天龙一口茶喷到地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