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2059章 解铃还须系铃人(四更)
  晚上八点,叶天龙抵达京城机场。

  刚刚出到外面,一辆军用吉普车就开了过来,车窗落下,驾驶座上坐着战青楼。

  “姐,怎么亲自来机场接我啊?”

  叶天龙拉开副驾驶座坐了上去,扬起一抹笑容开口:“天气这么冷,我自己回帝天居就行了。”

  战青楼罕见打趣出声:“你现在是国警全球巡长,我这个小兵过来迎接你,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啧,姐,你太不厚道了,这样取笑我?”

  叶天龙系好安全带回道:“再说了,一个小小的全球巡长,比起姐姐成就微不足道。”

  他没有意外战青楼知道自己又多一个身份,战青楼的情报能力比这世界很多机构都要强。

  战青楼也是仅有的一个,能从百万份真假资料中,挑出比较接近他真实一面的人。

  叶天龙苦心经营多年的水军资料,能让鹰情局、英八处等顶尖机构晕头转向,却难于忽悠到战青楼。

  所以隐秘的全球巡长一事被战青楼知道,叶天龙脸上没有半点意外。

  “谦虚过头就是骄傲了。”

  战青楼笑着一踩油门,随后缓缓离开京城机场:“虽然国际刑警有点鸡肋,但那只是低层成员。”

  “到了大队长位置,那就是凤凰了,巡长更是位高权重。”

  “自由出入一百五十个成员国,还有一定执法权,更能调动各分部警力配合你行动。”

  “姐姐在各国做事都要遮遮掩掩,你却可以光明正大处理事情。”

  战青楼幽幽笑道:“赵老对你上位感到无比的高兴。”

  叶天龙心里咯噔,暗呼一句不好,凡是被大哥赞扬的东西,那八成是一个大坑,怕是有事麻烦自己。

  不过他还是绽放一丝笑意:“谢谢姐,谢谢我大哥。”

  “一家人,何须客气。”

  战青楼话锋一转:“听说你在马国还很多手尾,这次急匆匆回来,是为了林晨雪一事吧?”

  “姐姐英明,什么事都瞒不过你眼睛。”

  叶天龙奉承一句后,神情变得肃穆起来:“没错,我这么急回来,是紫衣告诉我林晨雪出事了。”

  “虽然我这半年来跟林晨雪很少往来,但怎么也是相识一场,而且她跟秦紫衣是好姐妹。”

  叶天龙没有隐瞒:“最重要的是,我觉得她是无辜的,所以回来看看能否帮忙。”

  “你插不了手的。”

  战青楼轻叹一声:“除了林晨雪是天药一号负责人之外,还有就是一切资料和人员都对她不利。”

  “实验室查封的天药一号成分,跟荣家手里的许可证有出入,至少偏离了许可证的规定范围。”

  “而实验室的几百人也佐证,天药一号一直是林晨雪掌控。”

  “参与人员各自负责一部分,最后关头整合和数据,是林晨雪一个人操办。”

  “最关键的一点,林晨雪开始说许可证不是现在那一块,后来又承认是自己邪心作祟偏离方向。”

  她脸上有着一丝无奈:“所以你根本救不了她。”

  那块许可证有问题?

  叶天龙心里一动,眼里迸射一抹光芒,想要说话却被战青楼摇头制止,战青楼转着方向盘出声: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只是没有多少意义,林晨雪的死活,本质不在许可证上,而在金家和荣家。”

  “金家要杀人泄恨,荣家要息事宁人。”

  “简单一点,金家要砍林晨雪的脑袋,荣家不仅没庇护,还把她往外面推。”

  战青楼声音无形降低:“一拉一推,林晨雪怎么活?”

  她的意思很清晰,林晨雪要成为牺牲品,还是自我甘愿的牺牲品,几乎没有人能够救她,

  叶天龙靠在椅子上:“看来你和大哥都看得透啊,只是知道林晨雪是棋子,难道没办法帮一把吗?”

  与此同时,他对荣家生出一丝怒意,荣胜利还真是心狠手辣,自己造的孽却把林晨雪丢出做挡箭牌。

  这一次作为,很清晰展示了豪门无情,荣家的利益始终高于一切,无论是当年的天门还是林晨雪。

  “怎么帮?”

  战青楼摇头:“林晨雪认罪,金家喊打喊杀,荣家壮士断臂,还处理干净了手尾,我们很难作为。”

  “不过赵老还是抽出精力,一直盯着此事的进展,让金家不敢对涉案人员下手。”

  “如果不是赵老过问的话,林晨雪他们哪能活到现在,早被金家杀了祭祀金学军头七。”

  叶天龙没有出声,他也清楚案子的棘手,只是他无论如何都要做点事,实在不忍看着林晨雪送死。

  半个小时后,叶天龙出现在帝天居,在战青楼给他重新加热饭菜时,叶天龙噔噔噔走入了阁楼。

  赵帝天还没有睡觉,靠在摇椅上听着评书。

  “天龙,回到了?”

  见到叶天龙出现,赵帝天满脸高兴,忙让叶天龙在对面坐下来:“晒了几天太阳,还是没黑噢。”

  “没法子,天生丽质,晒不黑。”

  叶天龙哈哈大笑,跟赵帝天开起了玩笑:“倒是大哥你,又瘦了一圈,这几天又忙碌工作了?”

  赵帝天大手一挥:“我也想清闲,可事情实在有点多,青楼他们忙不过来。”

  “所以累一点,不过今天开始,我可又休息了,所以你这医生不能批评我哈哈。”

  他把一杯早就泡好的蜂蜜茶推了过去,眼里尽是对叶天龙的关怀。

  叶天龙心里宽了一点:“知道休息就好,最怕你没日没夜干活。”

  接着他话锋一转:“大哥,林晨雪的案子,咱们真的无计可施。”

  赵帝天没有意外,似乎早猜到叶天龙问起这事,他端起大麦茶喝了两口:

  “我、青楼,确实无计可施,因为我们要保持公正,按照明面的证据,我们做不了什么。”

  在叶天龙生出一抹失落时,赵帝天又话费一转:“不过我们做不了什么,不代表你做不了什么?”

  叶天龙心里一动:“大哥什么意思?”

  “解铃还须系铃人。”

  赵帝天玩味一笑:“把绳子解开,铃铛自然自由了,当然,这绳子只能你去解,也只有你能解。”

  解铃还须系铃人?

  叶天龙一愣,随后大悟……

  十分钟后,叶天龙离开帝天居,拿来两部手机拨出号码,给孔子雄和白石康打了过去:

  “孔少,白少,我要见林晨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