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2107章 冰树(五更)
  十分钟后,黄雀他们离开房间让叶天龙休息。

  叶天龙拉住林晨雪让她留下,等黄雀他们关上房门后,他洗漱一番,把自己收拾干净舒服。

  随后,他望着林晨雪出声:“晨雪,老实交待,我身体是不是有事?”

  林晨雪微微一怔,随后扬起一丝笑意:“没事,你一切都很好,哪里有什么事?”

  “如果我身体真没事,苗天奴怎会出现在这里?”

  叶天龙轻轻一握林晨雪的手:“他刚回十万大山没几天,如非我身体严重,他怎么可能来京城?”

  “而且你刚才差点失言,是不是要说我走火入魔?”

  “难道我一直无法清醒过来,就是戾气压制了理智?我还发现,我对孤星一战不太记得”

  他言语真挚:“晨雪,你不要瞒我,告诉我真相吧,不然我会纠结会探究,更不利我的身体。”

  林晨雪嘴角牵动了一下,随后幽幽一叹:“虽然知道瞒不过你,可没想到你醒来就猜到了。”

  “我也不怕告诉你了,你已经昏迷了三天,这三天时不时吼叫,好像陷入了噩梦之中。”

  “我还给你认真检测了三遍,确认你身体比起以前更强壮,更有力量,但是暴戾基因也到了七阶。”

  她流露着担忧:“这嗜血基因如此活跃,九成可能是你跟孤星一战,把它们又激发了一批出来。”

  叶天龙微微张大嘴巴:“这就是说,我干架干的越凶,走火入魔就越快?”

  “可以这么理解。”

  林晨雪轻叹一声:“这三天,你的理智和戾气在较量,前面三天势均力敌,所以你一直醒不过来。”

  “养了三天,你身体好了不少,理智就能压过暴戾,因此你能重新掌控身体和意识。”

  叶天龙眼睛止不住眯起:“你意思是说,我身体现在住着天使和恶魔?”

  “如果我身体状况良好,那我就跟正常人一样,该吃吃,该喝喝?”

  他轻声一句:“如果我身体受伤或者疲惫,恶魔就占据主导地位,吞噬我意识操控我身体?”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林晨雪没有对叶天龙隐瞒:“我对研发有心得,对治病差点火候,所以我把苗天奴紧急叫来。”

  “我在天都跟他合作过,而他的蛊术跟基因改造有异曲同工之处。”

  “我相信,我们联手会事半功倍,因此我把你身体状况都告诉他了。”

  “事实这三天,也是苗天奴熬药给你调理身子,让你比我预想中早两天醒来。”

  叶天龙神情犹豫问道:“我现在暴戾七阶就这么疯狂,如果达到八阶会是什么样子?”

  林晨雪心里一痛:“最好不要到这一个阶段,那会让你忘了很多人,只记得一些重要的人。”

  “到了九阶,你的心里只会记得最重要的那个人。”

  她低头一吻叶天龙的手背:“到了十阶,天下皆是你的敌人,你会把我也杀了”

  “这个肯定不会。”

  叶天龙斩钉截铁,随后望着林晨雪出声:“我会在伤害你之前,把自己杀了”

  “别说这些话。”

  林晨雪轻柔一声:“我们谁都不能死,未来还长着呢,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叶天龙点点头:“好,努力活着,我也以后尽量少打架,让自己戾气爆发慢一点。”

  “我原本有一些药可以帮你压制力气,但那是针对五阶暴戾基因,对于七阶没什么意义。”

  林晨雪把情况告知叶天龙:“所以我跟苗天奴这几天重新研制了药物,可以对你身体起一定作用。”

  “只是我和苗天奴担心,这些药物压制病情赢来的时间,不足于我跟苗天奴完善你身体。”

  她俏脸有着纠结:“我们担心解药还没出来,你身体的情况就恶化了。”

  叶天龙咳嗽一声:“那有什么法子可以压制的久一点?”

  “苗天奴翻过他们的古籍,说曾经有一个凶残成性的苗王,也是暴戾嗜血,还喜欢吃活食。”

  林晨雪告诉叶天龙一个故事:“但是晚年后渐渐平和,最后五年,没有杀过一个人。”

  “传闻他是每个月都吃一种树木结出来的果子,苗天奴说那树叫冰树,果子叫透心果。”

  林晨雪紧紧握着叶天龙的手:“只是苗天奴说,他没试过这种果子,也不知道有没有作用。”

  叶天龙眼睛亮起:“管它有没有作用,摘几个来吃一吃啊。”

  林晨雪弱弱出声:“十万大山有一棵冰树,不过它被你打僵婆婆时轰成渣了”

  叶天龙摸摸脑袋,很是郁闷人生的巧合

  “这种冰树都是长于阴凉之处,对土样和气候很高要求,他翻的古籍只记载两个地方有冰树。”

  林晨雪给出一点希望:“一个是被你炸掉的天都大山,还有一个是华佗故乡药城。”

  “苗天奴准备过几天派人去药城看一看,希望找到传说中的冰树,而且对你病情能起点作用。”

  林晨雪嫣然一笑:“这也叫两手准备吧。”

  “哎,还真是祸福所依。”

  叶天龙嘿嘿大笑:“不过日子这么艰难,还是及时行乐吧。”

  说到这里,他捏住林晨雪的下巴,狠狠给印上一吻。

  “本性难移是不是?”

  林晨雪推开叶天龙:“伤没好就乱来。”

  叶天龙一笑:“这叫珍惜眼前人,毕竟时日不多。”

  “油嘴滑舌。”

  林晨雪白了他一眼,还一把揪住了他耳朵,只是还没有动作,叶天龙就不迭地喊着:

  “哎哟,轻点疼!哎哟,轻点疼!”

  叶天龙嘴里喊得很大声,声音却一点也不像疼,很是暖昧的感觉,这么喊了几句,林晨雪觉得不对:

  怎么喊得她反而脸红心跳?

  这个空档,叶天龙把她压在了床上,还嘴对嘴的堵住了:

  “给我生个孩子吧。”

  林晨雪身躯瞬间一震。

  也就是停滞一秒,林晨雪反客为主,动作激烈的呶上嘴,去捉叶天龙的双唇。

  这下轮到叶天龙躲闪着,羞涩着

  只是叶天龙的努力白费,很快被林晨雪亲了一个正着。

  两个人于是安静了,在饥渴地、在忘情地、在疯狂地吻着。

  林晨雪的手顺势滑落,叶天龙一声轻呵:

  “呀买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