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2109章 白衣少年
  周庄若一愣:“大机遇?”

  叶天龙声音一沉:“一个改变你人生,改变你未来,让你成为顶尖富贵的机遇。”

  周庄若眸子瞬间眯起:“什么意思?”

  “在你疗伤的这段日子,你师父带着郭碧霞和蒋沧月来了京城,想要找我晦气也试探官方底线。”

  叶天龙笑容变得玩味起来:“结果她们统统死掉了,孤星师太也人头落地了。”

  周庄若身躯一震,难于置信:“什么?师父死了?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她真的死了。”

  叶天龙挥手让残手把手机拿来,随后把几张照片给周庄若看,正是黄雀拍摄的孤星等人横死画面。

  周庄若看着照片张大嘴巴,眸子依然还是无比震惊,似乎怎么都没想到,师父会被人杀了。

  叶天龙观察着周庄若的神情,俏脸只有震惊和愣然,却没有半点愤怒和伤心。

  他知道自己这一把赌对了。

  见识过南宫彤和孤独峰的行事作风后,叶天龙心里就清楚,孤星师太把徒弟调教成了贪功喜利之人。

  这也意味着,周庄若他们同门和师徒感情不深,对孤星师太恭敬也多是出于有利可图以及敬畏。

  这一点,现在从周庄若的反应得到佐证。

  周庄若喃喃自语:“师父怎么会死呢?师父怎么会死呢?他那么强大”

  “无论你怎么不相信,你师父就是已经死了。”

  叶天龙转到她身后:“孤星死了,孤星六子死了,南宫彤死了,蒋沧月和郭碧霞她们也死了。”

  “如今的日月潭,可谓是群龙无首,一盘散沙,而你是唯一活着的孤星七子。”

  他俯下身贴着周庄若出声:“以你的身份和地位,回去绝对是重量级的人物”

  周庄若娇躯一颤:“你让我回去?”

  “不仅仅是回去,我还会让你做掌门人。”

  叶天龙很直接道出自己的意图:“成为第二个孤星师太,也成为台城举足轻重的人物。”

  周庄若讶然失声:“什么?掌门人?我?”

  “没错,就是你。”

  叶天龙笑容灿烂:“是不是很意外?是不是很惊喜?你说,你以前臆想过掌门人位置吗?”

  周庄若下意识沉默,孤星七子,哪个不希望成为第二个孤星师太?

  光鲜、荣耀、万众瞩目,谁不渴望?只是以前自己没有机会,所以没怎么去努力争取。

  “如果你愿意跟我合作,配合我,不出三年,台城一流圈子,绝对有你周庄若的名字。”

  叶天龙轻声诱惑着周庄若:“万人之上,还手掌杀人权,比你现在好百倍千倍。”

  “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会强迫你,我会找另一个人代替。”

  他提醒着周庄若:“孤星门徒三千人,总有想要上位的人。”

  周庄若挤出一句:“你扶持我做掌门人,然后让我做你的狗?”

  “做狗?”

  叶天龙看着女人开口:“如果我只是需要一条狗的话,我有必要耗费那么多心血让你上位吗?”

  “我不会让你做狗的,咱们是合作关系,我需要帮助的时候,你搭一把手就行。”

  他绵里藏针补充一句:“再说了,我都解决不了的事情,你又拿什么去摆平?”

  “你好好想一想。”

  叶天龙一按她的肩膀:“日落之前给我答案。”

  见到叶天龙要走,周庄若喊出一声:“我可以跟你合作,我也可以回去做掌门人。”

  “只是师父他们虽然死了,我身份和地位也比较高,可毕竟是三千人的门派,我没把握掌控全场。”

  “我以前也没有做掌门的呼声,现在站出来会名不正言不顺。”

  她脸上流露一股担心:“而且那些老一辈的师姑她们,也会质疑我的能力和实力。”

  叶天龙似乎早料到这些话题,笑着挥手让残手把一个盒子拿出来,打开,放到周庄若的面前。

  里面有镯子、刻有明月的戒指、簪子、一把木剑,一件软甲。

  叶天龙对周庄若问出一句:“这里有你师父身上的东西,你看看哪一个可以当作信物?”

  “这个明月戒指,是师父的师父传下来的,一百多年历史了,大家也都知道它的存在。”

  周庄若咳嗽一声,拿起那个做工精致的戒指,眼里有着一抹光芒:“几乎就是孤星一派的信物。”

  接着,她又翻了翻盒子,眸子有着一丝好奇,师父身上应该还有一本剑谱的,怎么不见了?

  叶天龙捕捉到她的神情:“有什么不对吗?”

  “师父身上应该还有一本剑谱。”

  周庄若没有隐瞒:“是她自创的招式,她时不时完善和注解,可这里没见到。”

  她不认为叶天龙会藏起来,这样一剑伤她的主,哪会藏什么剑谱啊。

  “估计藏起来或者掉了,我改天让人再找一找。”

  叶天龙对所谓剑谱完全不放心上,继续刚才话题:“你戴着戒指,穿着软甲,再拿一把木剑回去。”

  “告诉三千门徒,你师父临死之前,指定你做下一任掌门人。”

  周庄若也没再纠结剑谱,随后又挤出一句:“没被当众指定,她们还是不会服气的。”

  叶天龙眼里闪烁一抹光芒:“这个你放心,只要你答应了,我就会帮你解决这些困难。”

  “第一,我会把所有对抗的人除掉,让反对你的声音无法成主流。”

  他笑着补充一句:“第二,我会传给你一招剑法,你学会回去,绝对可以威慑,也能取得拥戴。”

  周庄若一愣:“剑法?什么剑法?”

  “一剑断河山。”

  为了下好台城这枚棋子,叶天龙把孤星师太的一剑断河山,融入自己体会后传给周庄若做杀手锏

  几乎同一个时刻,京城郊外一处山林,一间巡山人落脚的木房前面,碧绿草地,一个少年紧张舞剑。

  身躯单薄,剑法也生疏,但练的很是认真,很是执着,满头大汗也没有停下。

  从草地凌乱和枯黄的痕迹来看,他在这里起码练了一段时间。

  在少年练剑的对面树干,还绑着一本剑谱,上面有十几个图案,少年一边看,一边练。

  在他舞动木剑靠近一颗大树时,树枝上忽然跃下一条两米处的毒蛇,嘴巴张大,蛇信呼呼作响。

  “嗖!”

  少年大惊失色,可是手头木剑却没停下,一道剑光如瀑布般划过。

  凛冽、霸道,又带着气势如虹!

  整个天空都像是要被斩开。

  剑光,璀璨着少年的眼睛,剑气,压过毒蛇的血腥!

  无人能形容这是怎样一剑,也无法说出心中的震撼。

  “扑!”

  一声锐响中,半空中的毒蛇像是折翅鸟儿,断成两截倒在草地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