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2110章 救救我
  叶天龙用了半天时间,把一剑断河山的剑法教给周庄若。

  不得不说,孤星师太的作风虽然霸道功利,但挑徒儿的眼光还是很准,周芷若学了半天就有模有样。

  这展示着她在剑术上的天赋。

  叶天龙教会周芷若杀手锏后,就让她一边揣摩消化,一边好好养伤,他则回水云间服药。

  虽然帝天居五进院子足够宽阔,可叶天龙知道林晨雪他们不便住那边,所以就占了水云间一个角落。

  苗天奴、恐龙和林晨雪他们暂时都住那边。

  叶天龙寻思买一块地,在京城也建立一个行宫,这样就可以方便天门和龙门高层落脚。

  回水云间途中,叶天龙让残手在京城医院停了一会,随后把完成使命的恐龙接上车。

  比起半个月前的恐龙,现在的他要憔悴很多,那份开朗也少了很多,更多是一种沉默。

  不过见到叶天龙,恐龙还是露出笑容。

  在恐龙钻入车里时,叶天龙递给他一瓶水,随后一拍他肩膀笑道:“这半个月怎样?”

  恐龙宽厚一笑:“乔振兴伤势得到控制,医生说,没什么大碍了,最多半年就可以恢复如常。”

  “这半个月也没什么人找他麻烦,孤星师太一伙死了,他就更加安全了。”

  恐龙系上安全带:“不过我还是安排了龙部兄弟保护他。”

  “乔振兴的伤势我早已知道。”

  叶天龙挥手让残手开车:“我问的是你,有没有从苏菲的痛苦中醒过来?”

  听到叶天龙的话,恐龙微微一愣,随后神情黯淡:“没有,我还是时不时的会想她。”

  “可我又肯定,我对她已经没有那种感觉,就算她现在要求复合,我也不会再考虑。”

  恐龙眼里有着一抹疑惑:“只是心里总出现她的影子,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是不是很没出息?”

  “很正常。”

  叶天龙没有意外:“你不是留恋她,离不开她,而是她刻在你心里太深了,所以一时抹不掉影子。”

  “你不要太焦虑,也不用刻意忘记,慢慢来吧。”

  叶天龙宽慰恐龙:“时间是最好的治疗剂,总有一天,你会淡化她的影子,你会习惯她的不存在。”

  听到叶天龙这一番话,恐龙如释重负,一度以为自己还爱着苏菲,如今得到答案就好受多了。

  恐龙很真诚地祝福着苏菲:“希望她将来过得很好。”

  叶天龙绽放一抹笑容,没有再说什么。

  百里花已经把苏菲消息告诉他了,蔡水辉死了之后,苏菲想要帮忙处理丧事,结果被蔡家人驱赶。

  日月董事局也把苏菲当初不祥之人,毫不留情踢她出局,而山猫和大狗更是把她明江的东西清理了。

  苏菲现在算是一无所有,甚至无家可归。

  叶天龙虽然可怜她,但是绝对不会再撮合她跟恐龙,成年人做事总是要承担后果的

  在前方十字路口停车的时候,恐龙一眼看到侧边林荫道上,晃悠悠走着一个有点醉意的女孩。

  恐龙开始只是漫不经心扫视一眼,但看过之后就微微一愣:“咦,她怎么在这里?”

  叶天龙侧头扫过,一个还带有青涩的女孩,瓜子脸,樱桃嘴,眉毛清秀,眼睛水汪汪的如一潭秋水。

  她的皮肤泛着健康的光泽,只是脸上有一丝醉意,似乎刚刚喝了不少酒。

  叶天龙问出一句:“恐龙,你认识她?”

  “她就是我在明江救起来的女孩,当时差一点就淹死了。”

  恐龙向叶天龙解释着:“我还替她交了一周的住院费,没想到她也来京城了,还醉醺醺的样子。”

  “她那时掉入水里也是带着酒意。”

  他语气有着一抹担忧:“没想到现在又喝醉了她证件上好像叫白素素,药城人。”

  话音还没落下,惊变就起。

  只见前方忽然横过一辆面包车,停在白素素身后不远处,接着车门拉开,两男一女从车里钻出来。

  他们从几个路人身边穿过,迅速贴近摇晃的白素素。

  在叶天龙眯起眼睛时,一个国字脸男人走快几步,一把拉住白素素喊道:“媳妇,你又喝酒了?”

  白素素晃动的身躯一滞,随后努力挣扎抽回手臂:“你是谁啊,我怎么不认识你”

  刘海女子也靠了上来:“嫂子,你每次都喝得醉醺醺,你能认识谁啊?”

  另一个辫子青年也靠近:“妹,别闹了,回家吧,妹夫他们找你一天一夜了,够辛苦的了。”

  他还想好奇的路人不耐烦挥手:“别看了,别看了,没看过小两口闹别扭啊?”

  白素素微微睁大眼睛,努力挤出一句:“你们是谁,我不认识你们啊,你们搞错了”

  “啪!”

  话音落下,国字脸男子一巴掌摔在她脸上,吼叫一声:

  “什么搞错了?咱们不就为洗碗吵了一架吗?怎么连老公、小姑、自家哥哥都不认识了?”

  “跟我回去,别丢人现眼,真后悔娶你这个九五后,动不动就闹脾气,动不动就买醉,离家出走。”

  说完之后,他就拉着白素素往面包车拖:“走!”

  辫子青年装模作样喊出一句:“妹夫,别打人啊,这样很不好。”

  接着又对白素素出声:“妹妹,听话,别再让家里人生气了,妹夫生气也是情急,孩子都快哭坏了。”

  被人拖着前行,白素素酒醒了三分,喝叫一声:“你们是谁啊,我不认识你们,快放手,不然我叫警察了。”

  国字脸男子不耐烦喊道:“叫吧,叫吧,我看看,警察有没有空管我们这点破事。”

  刘海女子也拉着她:“嫂子,回去吧,家里孩子哭了一天一夜,你再不回去,家就要散了。”

  辫子青年也从后面推着白素素:“是啊,妹妹,床头打架床尾和,别闹了,快回吧。”

  “放手,放手!”

  见到自己距离面包车越来越近,白素素的酒彻底醒了过来:“我不认识你们,快放开我,放开我。”

  “你们帮我报警,我不认识他们,不认识救救我,救救我”

  她还向围观的路人发出求救,只是路人哄笑一声,四散开去,没有人理会小两口的耍花枪。

  有几个女孩有些疑惑,却被同伴一把扯走,不让她们多管闲事。

  白素素俏脸急了:“他们是流氓,是坏人!救命啊”

  “还闹?不想要这个家是不是?”

  国字脸男子一把揪住白素素的长发,让她止不住吃痛惨叫一声,接着就粗暴地往面包车塞去:

  “进去”

  “住手!”

  就在这时,一人挡住了他们动作,恐龙像是铁塔一样出现,一把掀开国字脸男子的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