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2122章 变故
  晚上九点,凌壮从医院出来,他坐在林肯车上,叼着一根雪茄思虑。

  虽然他心里认为只是一伙外地佬逞凶斗狠,可多年江湖经验还是让他下意识沉思,猜测另一种可能。

  南北之战。

  凌壮虽然卷缩在药城做地头蛇,但对于整个地下世界还是非常了解,他知道龙门已经一统了南方。

  虽然上官孝之只是刚刚完成明面上统一,彻底消化南方地下势力还需要时间,可毕竟已经南北对峙。

  上官孝之开挂一样拿下南方,连飞龙帮、斧头帮和戴氏势力都俯首称臣,上官孝之实力堪称不简单。

  这也意味着上官孝之是剑走偏锋的主,当大家都以为她会消化明江时,她却对整个南方开始征战。

  此刻也一样,整个江湖都认定上官孝之整顿南方,可谁能保证她不会挥师北方呢?

  凌壮担心今天的事端,是南北之争的引子,也是上官孝之的试水,毕竟药城是北方一个重要门户。

  凌壮清楚龙门整体实力不如十三盟,可如果拿药城当第一战场,再好的结局,凌家也会死伤惨重。

  “阿春,你待会把今天的事情做一个简报传给盟主。”

  凌壮发出指令:“然后再派出我们的猎犬小组,好好寻找宁采薇他们下落,找到之后先不要声张。”

  “是!”

  坐在副驾驶座的亲信出声:“凌先生,你觉得今天事情内有乾坤?”

  “一伙外地佬如没有仗恃或野心,哪会这样对凌三疯他们下这狠手?”

  凌壮喷出一大口浓烟:“宁采薇是生意人,她会自保反击,但不会这样暴戾。”

  “之所以这样暴戾,我感觉是刻意为之,好像故意挑起我们的怒气。”

  他眼里闪烁一丝光芒:“有点搅浑药城这潭水的意思啊。”

  亲信轻轻点头:“明白。”

  凌壮又想起一事:“离殇有一段日子没回药城,明天打个电话问问他,看看新年能否回来吃个饭。”

  亲信忙出声回应:“我昨天跟离殇联系了,我说凌先生想他,他说知道了,只是最近太忙。”

  “他会找机会回来吃饭的。”

  “他还说对付白家尽量不要暴力手段,水至清则无鱼,凌家在药城真正一家独大,绝不是好事。”

  “这也是赵盟主的意思,毕竟孔家不跟咱们玩了,金学军又死了,咱们靠山宋家也不如以前强硬。”

  他轻声提醒一句:“他不想我们步了天门的后尘。”

  凌壮徐徐喷出一口浓烟:“我就是考虑到和谐这一点,所以没有对白家大开杀戒。”

  “要知道,白云州死了的白家,就是没有爪牙的老虎,加上师出有名,凌家踩死它跟玩似的。”

  “我现在不仅没有强取豪夺,还容忍白素素离家出走,更是兜一个弯联姻。”

  凌壮舔舔干瘪的嘴唇:“我做这么多,就是降低社会影响”

  换成以前,面对嘴边的肥肉,凌壮哪里会搞一堆门面装饰,直接一口咬下去吃个干净。

  可惜这年头有钱之后,达官贵人都喜欢装模作样,凌壮无法改变这恶劣风气,只能跟着虚假斯文了。

  这也让他每年替十三盟给京城送钱送的越来越艰难。

  “再说了,拿下白氏集团,不仅仅是壮大我们凌家,也是为宋家一个人代持股份。”

  “宋家早盯上白氏云药这块肥肉,可惜白云州一直不肯放手,不肯上市,让宋家非常生气。”

  “这也是我能威压白老头的要因,不然以他性格,肯定会跟凌家拼一拼。”

  他咳嗽一声:“他知道自己对手是宋家后,知道自己无法抗衡,最终才答应白素素嫁给凌强。”

  “知道为什么凌家让傻子娶白素素吗?”

  凌壮呼出一口长气:“这也是为了让宋家放心。”

  “原来如此。”

  被称为阿春的亲信恍然大悟,随后好奇问出一句:“宋家这一年也不少坎坷,还出现很多变故。”

  “宋东华被人砍了一条胳膊,宋东中被人无端爆头成悬案。”

  阿春轻叹一声:“我还以为宋氏要没落了,没想到在暗中还生龙活虎。”

  他是凌壮的亲信,跟着他八卦到不少上层的东西。

  “一个大家族因为两个子侄出事就垮,它也成不了华夏五大家族了。”

  凌壮靠在座椅上出声:“我这次搭上线的是宋春秋,他会是我和十三盟的又一座靠山。”

  阿春低声一句:“宋春秋?不是宋家那废了二十多年的废柴吗?”

  他从凌壮那里听过五家子侄,知道宋春秋是宋家第三代,是卖花女生的儿子,也因此不入核心圈子。

  凌壮淡淡一笑:“以前被宋东中和宋东华压着,再怎么努力也进不了核心圈子。”

  “现在宋东中死了,宋东华有心理阴影,其余子侄又不拔尖,宋春秋就有机会上位,他自然一搏。”

  “他这半年来,为宋家集团南征北战,拿下无数商业合同,半年的利润顶宋氏以前的两年收入。”

  “他开始被宋家关注了。”

  凌壮老谋深算:“其实不应该说他是凌家和十三盟靠山,应该说凌家和十三盟准备长线投资他。”

  “在一个人不得意的时候,给他一点关怀,保不准将来就会金山还你。”

  他喷出一口浓烟:“就好像我当初散尽家财支持盟主上位一样”

  阿春竖起大拇指赞道:“老爷英明。”

  “人啊,就是折腾,活到老,算计到老,所以很多时候不如夜夜新郎舒爽。”

  凌壮感慨一句,随后拿出两个铁胆慢慢转着:“对了,凌嘉欣最近哪去了?很久没见她影子了。”

  “三小姐带着人去找冰树了。”

  阿春忙出声回应:“听说她已经圈定冰树范围,所以想要把它找出来给你做寿礼。”

  “真是胡闹!”

  “虽然根据记载,冰树价值极大,可是藏于深山,还有很多蛇虫,付出跟收获不成正比。”

  凌壮板起脸喝道:“凌嘉欣脑子进水去找冰树?一不小心冰树没找到,反而把小命丢了。”

  “三小姐也是孝顺,你上次不是说吃遍了天下山珍海味,唯独遗憾没有品尝过透心果。”

  阿春笑着解释:“你可能随口一说,但三小姐却记在心里了,这不趁着你大寿来临就去找了。”

  “老爷不用担心,有三十多人护着小姐,还装备齐全,小姐不会有事的。”

  听到这话,凌壮神情缓和些许,随后叮嘱出声:“明天给她打个电话,不要找了,赶紧给我回来。”

  “她的命比透心果值钱多了,我就一个女儿,一个儿子,绝对不能出事。”

  他语气不容置疑:“必须马上回来。”

  阿春点点头:“明白。”

  凌壮作出决定后,随即望向前面一个十字路口,他声线沉稳抛出一句:

  “车子慢慢开,咱们不赶时间,一切安全为上。”

  开车司机点点头:“明白。”

  车队行驶度又减少了两分,保持距离晃悠悠的向前方驶去,八辆奔驰,一辆林肯,很是壮观。

  “呜”

  就当车队经过一条立交桥底下的时候,一辆出租车毫无征兆的变道刹车。

  疾行驶造成的惯性,使车子横过来挡住了第三辆轿车。

  “嘎!”

  性能优良的车子堪堪刹住,各辆轿车在两公分时死死停止。

  林肯司机不由暗呼凌壮吩咐的真有道理,车子慢慢开安全为上,不然这一次就要撞上了。

  只是还没等他们出去喝骂出租车司机,立交桥上面就轰然翻出一个庞然大物。

  “轰!”

  断裂铁块和碎石纷飞,打在地上砰砰作响,就像是下了一场雨,刺耳声响吸引众人注意。

  凌氏保镖下意识抬头望去,不看还好,一看全都脸色巨变。

  凌壮凝聚目光望去也是身躯一震脸色惨白。

  “啊”

  一辆大货车从上面翻了下来,林肯车司机抬头见到瞬间蒙了,根本无法作出反应。

  “混蛋!”

  凌壮虽然年过五十,但是生死关头爆发出潜力,一脚踹开车门窜了出去

  “砰!”

  摔下的货车不偏不倚正好砸在林肯车上,所有车窗玻璃瞬间崩裂成渣,飞溅的到处都是。

  “咔嚓!”

  这极其短暂的时间内,林肯车顶如同巨石重压下的薄铁皮,严重变形,金属扭曲声令人毛骨悚然。

  司机和阿春顷刻被压,鲜血迸射,眼见不能活了。

  被烟尘气浪狠狠掀翻的凌壮,倒在五米之外,满脸震惊看着这一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