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2253 快刀斩乱麻
  凌晨三点,正是人睡得最死之际。

  零点的时候,台岛还下了一场雨,把气温更是推上了深谷,让人止不住眷恋被窝的温暖。

  只是五湖门的主事人江洋道却睡不安稳,一个晚上醒了三四次,管思莹的失联让他今晚心神不宁。

  作为明月集团白手套的江洋道,从接管五湖门开始就清楚自己定位,也明白自己的实力。

  他就是明月集团豢养的看门狗,专门稳住台城大本营的恶狗。

  不需地盘扩张,不需官方打压,也不需冲出台城,只要安心守住台城这一亩三分地就行。

  事实他也立下汗马功劳。

  这些年来,无论征讨土地、收取黑金、暗杀对数、打砸报社、驱赶示威人群,江洋道都一马当先。

  明月集团不方便做的事情,江洋道都会毫不犹豫去做,还随时准备好了顶罪的替死鬼。

  最牛叉的一件事,就是派出杀手,把一个专门针对明月集团的在野组织老大,在米国街头一枪爆头。

  虽然凶手被米国警方拿住,但最后被明月集团运作一番,服毒自杀死在狱中,让案子不了了之。

  在这样的庇护条件下,五湖门这些年可谓顺风顺水,江洋道也俨然成了台城地下世界的龙头。

  只是他很聪明,从来不把自己当成教父,一直保持谦卑,还时不时帮富二代解决一些棘手的事情。

  江洋道希望现在打理好交情,这样富二代将来掌控台城后,他才不会一朝天子一朝臣。

  所以西门冲让他解决叶家废柴,江洋道毫不犹豫答应,还派出得力干将管思莹出手。

  他以为叶天龙必死无疑。

  可直到十点,江洋道都没有得到回复,他主动联系管思莹,却听到手机已经关掉,定位永利国际娱乐平台也失效。

  这让从来没失手的江洋道有了担心,觉得这是一个不好的兆头,于是给西门冲打了电话汇报。

  让他心头不解的是,西门冲好像感冒了,说话有点模糊不清,还询问他所处的位置……

  “嗖”

  就在这时,阔大的房门忽然被打开了,一阵狂风忽地卷了进来。

  江洋道本来就没有睡着,加上多年亡命之徒的警觉,让他在房门被踢开的时候,也拔出了一把枪。

  惨白灯光中,一股寒流从敞开的门扉侵袭进来,让裸露的肌肤泛起鸡皮疙瘩。

  “嗖”

  没等江洋道有丝毫反应,一道寒光闪过,他的手腕瞬间生出一股痛疼。

  再低头的时候,手枪已经掉在地上,手指则滴答答的流着鲜血,上面有一支染血的竹签。

  好快的速度,好强横的力量。

  江洋道震惊无比,他也算一个高手,出枪更是迅速,可是没想到,对方一支竹签就让自己掉了枪。

  他拔掉手指上的竹签,下意识要去捡枪。

  这时,一把黑刀从旁边劈过来,让江洋道神经一紧,放弃枪械退后两米,随后抽出一把短剑。

  “谁?”

  抬起头的时候,江洋道就见到叶天龙端着一碗牛肉丸进来,脸上带着一抹嘲讽的笑意。

  天墨则站在旁边,如毒蛇一样冷冷盯着他。

  江洋道扬起那张老脸,低喝一声:“叶天龙?是你?”

  他认出了来者正是叶家废柴。

  随后,他心里一沉,叶天龙还活着,那意味着管思莹凶多吉少,接着想起更重要的事。

  “你怎么进来的?”

  五湖门的防守虽然不至于固若金汤滴水不漏,但江洋道放在外围警戒的帮众也有不少人。

  哪怕是条狗跑进来也该有人出声示警。

  现在叶天龙大摇大摆的出现在他面前,却没有半个手下出声阻挡或者示警,这实在太诡异了。

  望着满脸震惊的江洋道,叶天龙塞入一颗肉丸,随后轻笑一声:

  “我很不想承认是光明正大的走进来,但实际情况真是如入无人之境。”

  “你放在外围警戒的人全都打瞌睡,堂内的几百好手也都紧闭门窗,根本没几个人发现我们尽量。”

  “我原本觉得,敢来杀我的五湖门很牛叉,现在看来我真是高估你了。”

  叶天龙又吃入一棵萝卜:“不过这样也好,可以少死几个人,也算是你积德了。”

  听到叶天龙这一番话,江洋道愤怒不已,咬牙切齿骂着手下,日子太好过了,过的都忘记警惕了。

  叶天龙虽然晃悠悠的吃着东西,天墨也站立没动,但江洋道却感觉到全身冰冷,生命第一次有危险。

  不过扫过叶天龙两人和安静门口后,江洋道又恢复了大半自信,盯着叶天龙冷冷出声:

  “堂口有三百多人,只要我一喊,他们就会冲进来,你杀了我,你们两个人也走不了的。”

  谁都明白他的意思,叶天龙就两个人,怎么跟数百五湖门精锐对抗?

  他还补充一句:“还有叶家,也会给我陪葬的。”

  江洋道有一点想不通,传闻中的叶家废柴怎么如此厉害,不仅能摸到这里,还能用竹签伤了自己。

  只是此刻再怎么纳闷都好,当务之急是要保存性命,等保存住性命了,再带人杀去叶家十倍讨还。

  “蔡家、陈家、孔家、东门、西门等豪门,再加你这条恶狗统帅的五湖帮,不早就盯着叶家吗?”

  叶天龙嘴角勾起一抹戏谑:“你们联手要干掉叶家,又哪来什么陪葬不陪葬?”

  “你当我不知道,叶氏……我爹,我妈就是你们弄的车祸。”

  他冷冷出声:“所以你我是血海深仇,吓唬人的话就少说了。”

  听到车祸两个字,江洋道眼皮一跳,随后又恢复平静:“你说的什么,我不清楚,也不知道。”

  “总之,你今晚要么赶紧滚蛋,要么让我抱着你们一起死。”

  叶天龙虽然有点诡异,但终究年轻,吓一吓,说不定就怕了。

  叶天龙没有出声回应,只是用牙签插起一个牛肉丸,然后放在嘴里,猛地一咬。

  “扑!”

  一股热浆打在江洋道的脸上,那份灼热让他脸颊一痛。

  “混账”

  下一秒,江洋道吼叫一声,短剑一抖,直接劈向了叶天龙。

  凌厉无比。

  天墨横挡了过去,仿佛没有察觉到这一剑厉害。

  他身上的气息无比冰冷,如同魔神附身,阻挡住江洋道的气势。

  当江洋道那一剑落下之时,天墨突然向前踏出一步,一刀朝着前方劈出。

  “呼”

  黑刀一闪而逝,没入了江洋道那劈斩而来的剑芒中。

  天墨这一刀平凡无奇,就好比街上的小孩,用捡来的竹条在街上胡乱比划一样,看不出有什么惊艳。

  但当天墨这一刀劈出,刀芒没入了对方剑影中。

  那仿若能将天地一分为二的剑影,在即将劈斩到天墨的前一瞬间,突然停滞了下来。

  最后在半空渐渐淡化,慢慢消失殆尽,不见踪影。

  “不可能?”

  江洋道双眼呼之欲出,他也是孤星师太的俗家弟子,这数十年更是一直练剑,每一剑都有摄人威力。

  天墨轻飘飘一刀,就斩破他的剑影。

  而且那一刀,是那么的简单,仿佛吹口气,就可以将他吹散一样,江洋道实在无法接受。

  只是残酷的现实,又让他不得不接受,黑刀不仅斩碎了他的剑影,还狠狠斩在了他的胸膛。

  “砰!”

  江洋道惨叫一声,重重摔倒在地,胸膛不断冒血,脸色顷刻变得苍白……

  叶天龙淡淡出声:“你输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