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2282章 再下一城
  小÷说◎网 】,♂小÷说◎网 】,

  接下来的一个晚上,叶天龙就留在咖啡厅跟众人谈论。

  鉴于台城的特殊情况,天龙社算是叶天龙在台城的第一条根,也是他能够渗入台城圈子的土著班底。

  这十八人是吴欣然精挑细选,都是来自底层家庭的寒门学子,渴望出人头地,还残存血性和理想。

  叶天龙喜欢这样指点江山的热血青年,因为只要给予信任和庇护,他们就会士为知己者死。

  这一个晚上,他们讨论了天龙社纲领,讨论了宗旨,还定下了聚会基地,以及在圣斯发展的计划。

  吴欣然安排的很是妥当,不仅让叶天龙直接享受成果,还拿出一百万作为天龙社经费。

  看着吴欣然忙上忙下,又井井有条的样子,叶天龙很是欣慰,这女人还真是天生的领军人物。

  在讨论结束众人散去时,叶天龙从怀里掏出一个令牌,手指轻轻摩擦:“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天龙社有了,下一个,就是黑道了。”

  没等他喃喃自语完毕,手机震动,一条短信涌入进来,叶天龙扫过一眼,嘴角勾勒一抹会心笑意……

  晚上十点,管思莹正开着一辆车驶向郊外平房,那里住着她的最后两个亲人。

  姑姑和妹妹。

  她失踪这么久,一直没联系,管思莹清楚他们肯定急疯了,所以向叶天龙妥协后也就借了车子出来。

  她准备在叶天龙扶持上位之前,跟姑姑和妹妹再见一面,同时寻思安排他们出国隐居。

  环境不同,注定危险不同,自己冒出来上位,昔日同伴势必刀兵相见。

  彼此的知根知底,也会成为最大杀伤力,所以管思莹想要把家人送走。

  “嘎——”

  十点半,车子停在一间低矮的民房前面,管思莹熄灭车子,推开车门出来,随后拿出一个水果篮子。

  “姑姑,雯雯。”

  在管思莹推开虚掩的木门走进院子时,三道身影忽然冒了出来,像是等待他很久了。

  其中一人只有一条胳膊,但却呈现出凶狠杀伐气息。

  管思莹眼睛瞬间眯起,心底腾升一抹不祥之兆,同时丢掉手中的果篮,闪出一把薄刀:

  “什么人?”

  “嗖!”

  没等她话音落下,一名黑衣汉子就窜出来,眼中精光一闪,左手一刀,身体迅速闪动,直取管思莹。

  管思莹脸色微微一变,随后娇喝一声,不退反进冲了过去,同时,薄刀毫不留情一劈。

  不留任何余力,战意汹涌澎湃。

  “扑!”

  声音简短却急促,管思莹穿过对手的刀影,贴在他的胸膛。

  下一秒,黑衣汉子前冲的身躯停滞。

  他的胸口多了一道伤痕,正是心脏位置,他摇晃两下就摔倒在地上,眼睛瞪大很不甘心的死去。

  独臂男子和另一名同伴的神经瞬间绷紧,管思莹展露出来的实力,让他们眼里多了一丝凝重。

  管思莹厉喝一声:“我姑姑和妹妹在哪里?”

  “杀!”

  独臂男子没有回应管思莹,低吼一声,手中寒光闪现,身体顷刻从原地消失。

  另外一名杀手也握着匕首侧冲过来,脚步连连点地,卷起一堆灰尘,锋利的刀尖,也在他手中闪烁。

  管思莹虽然身上还有旧伤,可此刻被怒意充斥了全身,身如猎豹,不退反进的迎接上去。

  身上凌厉气势瞬间释放开来,眼中杀意冷冽。

  “当!”

  一声脆响!

  杀手的匕首贴着管思莹的耳朵过去,管思莹的刀捅入了杀手胸膛,从后背透了出来,带出一片鲜血。

  杀手的表情痛苦到狰狞,无比惨烈,他抖动嘴唇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杀!”

  管思莹猛地一拔刀,杀手胸前再度喷出一股血,整个人也噔噔噔向后退出。

  在他倒地的时候,正见到从背后偷袭管思莹的独臂男子,被自己胸前喷出的鲜血迷糊了眼睛。

  随后,管思莹趁着他脚步停滞,一脚向后踹出去。

  偷袭的独臂男子被她一脚踢在鼻梁上。

  “咔嚓!”

  独臂男子清晰听到鼻梁脆弱折碎声,只是还没有感觉到疼痛,他的胸口就被捅入了锋利的薄刀。

  “精彩,精彩。”

  就在这时,一个沙哑声音出现,整个屋子灯光亮起,四周闪现十几个黑衣人,手里拿着刀枪。

  接着,大厅缓缓出现一张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个包扎严实的人,很是虚弱,眼睛却闪烁着兴奋。

  “不愧是江洋道的头号马仔,这一手快刀玩得是炉火纯青。”

  轮椅上的人饶有兴趣看着管思莹:“他们都说你死了,但我知道你还没死,你只是藏起来了。”

  管思莹先是一愣,随后一惊,讶然失声:“陈望北!!!”

  “想不到我这个样子你都能认出来,看来你对我对整个五湖门果然花了心机。”

  轮椅上的人,正是虚弱无比的陈望北,他挤出一丝笑容:“是不是很意外我没有死掉?”

  管思莹喝出一声:“你要干什么?”

  她掌心出汗,担心自己跟叶天龙的勾结被发现。

  “你意外我还没死掉,我却不意外你还活着。”

  陈望北一笑:“理由很简单,大火没有焚烧掉的江帮主保险柜,几个重要的东西都不翼而飞。”

  “凶手是不可能拿走里面的东西,因为他要拿走就会拿走全部,比如柜子中的十万欧元。”

  “别人不清楚保险柜有什么,不知道丢失了什么,但是我一清二楚,因为江门主曾让我看过一眼。”

  “钱财没有丢失,档案没丢失,只是丢失交易账目、令牌和银行盾牌,我一猜就知道自己人拿走。”

  “还是有野心,想要上位的自己人。”

  陈望北笑容邪恶:“而自己人……能够知道江门主密码和打开的人……只有你这个心腹大将了。”

  管思莹眼神一冷:“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

  陈望北很是温柔:“我是说,把你从江门主保险柜拿走的东西,全部给我拿出来。”

  “我不知道你是否要坐门主之位,但我陈望北是一定要上位。”

  陈望北艰难呼出一口长气:“所以交易账目、令牌和银行盾牌交出来。”

  “你放心,只要你交出来,我马上离开这里。”

  “死的这几个杀手,也不用你负责。”

  他的笑容变得诡异起来:“不然不仅会让你牢底坐穿,还会让你姑姑和妹妹受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