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2285章 两少相见
  小÷说◎网 】,♂小÷说◎网 】,

  “呜——”

  黑马暴怒不已,霍然长嘶人立,让叶天龙和朴紫媛斜着向下掉落。

  叶天龙伸手一拉僵硬,抱着女人一舒长臂,缠住马颈,蟒蛇一般转了一个圈,重新落回马背上。

  虽然叶天龙没有怎么用力,就是让黑马挣脱不得。

  黑马见到叶天龙如此难缠,却是腰身一扳尥起蹶,马身光滑,变化突然。

  马背上的叶天龙和朴紫媛瞬间飞起,炮弹一般滑出,引得白叔他们一阵担心。

  “嗖!”

  只是叶天龙马术超出他们想象,他像是一支回旋镖,身抛出半空两米一抖缰绳。

  他抱住朴紫媛又缠住黑马脖子贴了过去,从马肚下钻进去,再次翻上了马背。

  白叔也常来马场,见过不少高超骑士,但见到叶天龙这个表现,还是目瞪口呆。

  见到叶天龙又回到自己身上,黑马前仰后尥,狂奔乱跃。

  叶天龙和朴紫媛随着黑马的节奏,像是跟波浪一般的起伏,让人看得心惊胆跳,也让朴紫媛脸红。

  她想到了马震这两个字。

  同时,叶天龙的怀抱和耳朵气息,让她全身莫名蔓延一股异样。

  “呜——”

  也不知过了多久,黑马忽然停止疯狂,一声马嘶,有如龙吟般嘹亮,人立而起,鼻翼忽闪。

  再次落足却是一动不动。

  叶天龙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知道黑马向自己低头认输了,于是放松手里的缰绳,对朴紫媛轻声一句:

  “朴小姐,你没事吧?”

  朴紫媛眼皮一跳,摘掉头上的头盔,露出三千青丝,红唇轻启:“我没事,天龙,谢谢你。”

  她向来高冷,也应付过不少危险长面,可女人本能遭遇野兽的疯狂,还是不由自主会生出畏惧。

  所以叶天龙的援手让她感觉到了安全,特别是背靠的胸膛,让朴紫媛生出天塌下来都无所谓的感觉,

  叶天龙平和一笑:“不用谢,助人为乐是我本份,对了,你来马场散心,瓷秋来了没有?”

  朴紫媛想要白他一眼,随后散去念头:“她在家里复习功课,我和二哥他们来了。”

  叶天龙头皮发麻:“你二哥——”

  想到那个叫自己妹夫,还四处追着自己跑的家伙,叶天龙就心力交瘁。

  朴紫媛艰难挤出一句:“那个……天龙……我没事了,你可以放我下来了。”

  “啊,不好意思。”

  叶天龙先是一愣,随后发现自己的左手,牢牢抱着朴紫媛的身子,还是最傲然的那里,手掌还握着。

  他忙把手从朴紫媛身上挪开:“好了,你没事了,我也该走了,我还有客人。”

  “改天见。”

  叶天龙动作利索从马背上下来:“顺便替我向瓷秋问好。”

  叶天龙离开,朴紫媛顿感背后一空,原本的厚实依靠不见了,心里莫名一丝失落。

  她扭头望去,正见叶天龙跟着白叔走入贵宾大楼,看着那笔挺的身影,朴紫媛眸子有着一抹兴趣。

  “叶少,欢迎光临。”

  在白叔恭敬把叶天龙请入一间贵宾室时,一张面对着赛场的轮椅转了过来,马青帝俨然坐在上面。

  他见到叶天龙出现,马上发出一阵爽朗笑声,随后单手撑着轮椅站起:“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本来想要亲自去府上拜访叶少,只是局势有些敏感担心小人作祟,不想给叶老爷子带去麻烦。”

  他落落大方迎接上来:“所以只能让白叔请你过来这里一聚。”

  “这么早打扰你,还请你大人大量,多多包涵。”

  马青帝流露出名门望族的风范。

  “马少客气了。”

  叶天龙也笑着上前:“这样扰人的大清早,我希望天天来十个。”

  “八亿八千万,别说是早上了,就是半夜三更,我也甘之如饴啊。”

  他调笑着让气氛变得融洽,随后跟马青帝重重握手:“马少的手笔有点大了。”

  马青帝用力一握叶天龙的手笑道:“手笔有点大?莫非叶少觉得,我这条命不值八亿八千万?”

  “马少的命当然不止这个数。”

  叶天龙的眼里有着一抹笑意:“就是八百亿,比起马少的命来说也轻了。”

  “只是这个数,对于叶天龙来说重了,我也就随便耍了几下,身子都还没有热透,出力更是有限。”

  “比起那些为马少战死的保镖、受伤的护卫,叶天龙所作所为实在不算什么,收这八亿,惭愧啊。”

  他拿出八张开好的支票:“马少给个三五百万奖金,叶天龙都会由衷高兴,所以这钱,马少收回。”

  听到这一番话,马青帝眼里掠过一抹赞许之色,随后又迅速恢复平静,他笑着一压叶天龙的手道:

  “叶少谦逊了。”

  “虽然叶少说没怎么出力,可我这条命是你实打实救的,没有你出手,我已经被伏地魔杀了。”

  “那些战死的兄弟受伤的兄弟,马青帝也对得起他们和家人,他们也不会嫉妒叶少收下八个亿。”

  “相反,他们会感激叶少的出手,如非你救了我这条命,他们的死,他们的伤,就全都失去意义。”

  “就是他们现在的父母妻小,也无法因那一战享受后半生的荣华。”

  他一针见血:“我死了,谁给他们富贵?”

  “所以叶少一定要收下这八亿八千万,这是我对你的酬谢,也是大家的心意,叶少千万不要推却。”

  叶天龙不得不承认,马青帝是一个极其出色的演说家,让人收钱都收的这么舒服这么顺理成章。

  见到叶天龙沉默,马青帝的眼里闪烁一抹光芒,随后把八张支票推到叶天龙手中,笑着出声:

  “再说了,你不收下,咱们这兄弟就不好做了。”

  他打趣着补充一句:“因为我总惦记着你的恩情,都不敢有平起平坐的心了。”

  “哈哈哈——”

  叶天龙发出一阵笑声,随后没有再推却这笔钱:“马少这么厚爱,我再固执,那就是不识抬举了。”

  “行,这钱我收了。”

  他此刻已经多少了解马青帝的性子,那就是不喜欢欠别人的人情,哪怕是自己的救命之恩。

  与其让马青帝纠结,还不如收这钱,所以叶天龙把支票揣回口袋:“谢谢马少的赏金了。”

  “别这么说,太见外了。”

  马青帝笑了一声:“那晚一战后,我不知道叶少怎么想,我是把你当成恩人,当成兄弟了。”

  “以后叶少有什么要我帮手的地方,尽管吱一声,只要不违背马青帝底线,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他很是慷慨豪迈。

  叶天龙也大笑一声:“马少放心,以后有什么困难,我一定找你。”

  谈笑之间,两人来到了贵宾室的落地玻璃前面,视野中,偌大跑马场上,坐着两百多名权贵。

  闸口,八匹形态不一的骏马正喷着热气,八名骑师正坐在上面等待指令。

  “叶少,玩一把?”

  马青帝笑容玩味看着八匹赛马:“你觉得,哪一匹马能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