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2387章 破了底线
  在苏菲自食其果的时候,叶天龙正出现在朴氏花园。

  苏菲的插曲,让叶天龙神经一度绷紧,可把脉得知她真的怀孕后,叶天龙又散去了不少警惕。

  在他看来,一个人再怎么恶毒,也不可能拿胎儿来演戏。

  只是他怎么都没想到,这世界有巧合……

  在叶天龙的念头转动中,老爷车停在了朴氏门口,早已等候的朴斩军哈哈大笑迎接了来:

  “叶少,午好啊。”

  叶天龙笑着走了去:“二哥,午好。”

  朴斩军轻捶叶天龙一拳,带着一丝埋怨出声:“你小子不厚道,说好大家兄弟,结果好事独享。”

  叶天龙微微一愣:“好事?我有什么好事,最近只有一堆头疼的事。”

  朴斩军一拍叶天龙肩膀:“自家兄弟面前还遮遮掩掩?明月山庄的轰击难道不是你手笔?”

  叶天龙悠悠回道:“我像是这种穷凶极恶之徒?”

  “完全就是。”

  朴斩军毫不客气打击叶天龙:“不过不能用穷凶极恶形容,应该说无法无天。”

  “我收到消息的时候,还没有看细节,我就猜到是你干的。”

  “对蔡九金他们下手的事,马青帝干不出来,我也干不出来,唯有你具备这个胆子和实力。”

  他呼出一口长气:“不过相比权贵圈子感慨你的胆大妄为,我更欣赏你攻击后的全身而退。”

  叶天龙叹息一声:“看来我是幕后凶手的标签脱不了了。”

  接着,他话锋一转:“瓷秋她们怎么样了?情绪好点没有?”

  “紫媛当天就没事,还督促着警方追查狙击手,瓷秋心里存一点余悸,毕竟第一次遭受这种袭击。”

  朴斩军眼里闪烁一抹寒光:“如非父亲死死压制我,我当时估计就拿枪找蔡九金了。”

  “奶奶的球,连瓷秋都敢杀,我真想炸了明月大厦。”

  他对朴瓷秋很是疼爱,所以见到她差点被杀,朴斩军就一肚子怒火,恨不得把涉事者全部毙掉。

  “不过你今天有点运气不好,紫媛早早开车出去了,瓷秋正在进行心理治疗。”

  朴斩军嘿嘿一笑:“你要见她们,只能中午或晚,如果不忙的话,你可以多呆一会。”

  不过他清楚叶天龙忙得不可开交,明天就是寿宴了,叶天龙哪能悠哉留在朴家?

  “看看她们情况是今天来意之一,不过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我想要见一见伯父。”

  叶天龙拿出一张请帖,递到朴斩军的手里笑道:“明天我爷爷大寿,你们有空过来喝喝酒。”

  “请帖?我也有份?”

  朴斩军先是微微一愣,随后哈哈大笑起来:“好,我收下,我一定赴宴。”

  “听说你昨天袭击完明月山庄后,还给明月四老发了寿宴请帖,可以想象明天的戏码何等精彩。”

  他语气有着一股兴奋:“我向来喜欢凑热闹,又怎会错过四老憋屈的好戏呢?”

  叶天龙一笑:“不管是赴宴也好,看戏也罢,明天记得早点来,人手缺乏,需要你帮忙呢。”

  “放心,一定早早过去,我没啥手艺活,但做做门童是没有问题的,”

  朴斩军满口答应,还劝告叶天龙不要宴请父亲:“不过老头子就算了,他从不参加……”

  话还没有说完,他就听到手机震动,拿起来接听一会,就望向叶天龙笑道:

  “老头子知道你来了,临时推掉一个会议要见你。”

  他忽然压低声音:“你不知道,知道明月山庄变故后,他昨晚一夜没睡好……”

  叶天龙笑着开口:“我今天过来,就是让他睡一个好觉的……”

  五分钟后,叶天龙出现在写过字的凉亭,相比次的阳光醉人,今天的凄风苦雨要寒冷很多。

  只是虽然风雨袭人,朴中剑身躯却依然笔直,年华远去而显得安宁的面容,没有一丝特异威严之处。

  这个善于周旋的老人,声名并不太显赫,可叶天龙心里知道,他很快就会跟金子一样发光。

  朴斩军把叶天龙领入凉亭,随后就撒腿跑掉了,天不怕地不怕的他,还是畏惧父亲的威严。

  叶天龙走过去,轻声一句:“朴先生好。”

  朴中剑像是没有见到叶天龙到来,一个人风轻云淡的喝着茶水。

  叶天龙觉得自己的腰椎似乎有些疼痛,坐下来的动作显得有些生硬。

  明明是喝茶赏雨促膝交心的场景,但空气里却因为朴中剑的平静沉默,多出了一丝令人不安地气氛。

  叶天龙呼出一口长气,随后把目光落向前方,轻叹一声:“今天的雨水,还真是大啊。”

  朴中剑依然没有开口说话,端着茶水缓缓啜了一口,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看着朴中剑些许冷漠的样子,叶天龙没有再出声打扰,自己拿过茶壶,给自己倒了一大杯茶水。

  随后,他拿起桌的年糕吃起来,一口一个,很快就把六个年糕吃了个干净。

  尽管朴中剑的沉默依然像是山岳一般凝重,但调整好心态的叶天龙却不再尴尬。

  他悠然自得的喝茶,吃点心,偶尔把目光望向前方风雨,好像他也是主人一样。

  “这年糕做的不行,没有完全发酵,还有点干涩。”

  “这松饼还不错,硬度适中,不会掉渣,还不会太甜。”

  “茶水是人参乌龙,色泽、口感不错,只是第三遍水了,淡了一点。”

  叶天龙吃东西很快,桌六款点心,每款六个,叶天龙几乎全部扫光,还不忘记评论一番。

  “叶天龙,你会不会无耻一点?”

  朴中剑实在按捺不住,一把夺过茶壶喝道:“吃我的,喝我的,还要骂娘?有你这样做客人的吗?”

  他本来想用沉默给叶天龙施加点心理压力,然后再顺势敲打他一番,让他以后不要再无法无天。

  可没想到,这小子没半点局促,反而像是回到自己家里,心理质素太超然。

  叶天龙悠悠出声:“我也不想做这种客人,可为了维护伯父的名声,我只能故意放肆了。”

  朴中剑微微一愣:“什么意思?”

  “过门是客。”

  叶天龙一本正经:“我这客人来到凉亭,伯父不仅不招待,还板着脸对我不理,这是严重失礼。”

  “如果这画面传出去,伯父肯定被人非议,肯定会声誉受损。”

  “为了维护伯父的形象,我只能让自己放肆一点。”

  “如此一来,别人就会觉得是我冒犯在先,伯父才这种冷漠态度对我,也就能理解伯父的失礼了。”

  叶天龙一脸真挚:“所以我刚才的行为不是放肆,而是用心良苦,是为了伯父的名声着想。”

  “扑”

  朴中剑一口茶喷了出来,看着叶天龙没好气骂道:“我见过无耻的,没见过你这样无耻的。”

  “明明就是你放肆猖狂,被你颠倒黑白一说,反倒变成你为我着想?”

  “叶天龙,你还要不要脸?要不要人品?”

  可惜空落落的凉亭没有棍子,不然朴中剑估计就要抡棍子打人了。

  “我要不要脸无所谓,伯父有脸就行了。”

  叶天龙一脸真挚:“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朴中剑沉稳了半辈子,也见过无数风浪,泰山崩于眼前也能面不改色,但对叶天龙的无耻真无法忍。

  他直接抽出腰中皮带要揍叶天龙。

  “伯父,开玩笑,开玩笑。”

  叶天龙见状马跳开,免得被铜扣子的皮带抽个皮开肉绽:“快过年了,开玩笑乐呵乐呵。”

  “你大爷!”

  朴中剑按捺不住骂道:“我就奇怪了,你这么厚脸皮的人,瓷秋和紫媛就怎么这样喜欢呢?”

  “我也是瞎了眼,会觉得你是可造之材?”

  “你的无耻,是我五十年中前所未闻的。”

  他很快发现自己失态,随后把皮带收了起来。

  叶天龙悠悠笑道:“伯父,我脸皮虽然厚了一点,可我的心却是纯洁的。”

  朴中剑想要再骂几句,可看到叶天龙滚刀肉的样子,他最终摇摇头,对叶天龙无可奈何。

  只是原本沉重的气氛,也因此烟消云散。

  “伯父,来,喝茶,消消气。”

  叶天龙倒了一杯热茶,毕恭毕敬递给朴中剑:“实在不爽的话,待会踹我两脚,只希望你消气。”

  听到这一番示弱的话,朴中剑神情缓和不少,随后目光玩味望向叶天龙:

  “你这小子,还真是能能下,怪不得蔡九金他们被你耍的团团转。”

  “只是,明月山庄的事,过了。”

  朴中剑声音一沉:“你乱了规矩,破了底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