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_第2375章 怒火
  “保护蔡老!保护蔡老!”

  西门城通过大厅监控,见到外面凶险场面,止不住吼叫:“狙击手,给我反击,反击。水印测试 水印测试”

  陈黄河也发了疯:“直升机,启动,启动,给我轰了敌人。”

  根本不需要他们的指令,几个制高点的狙击手已经射击,他们对着袭击者位置射出了数十颗子弹。

  子弹轰断了草木,轰碎了石头,可就是没有他们想要的脑袋开花。

  两挺高射机枪也拉了出来,对着附近草木无情扫射,扼杀袭击者靠近之余,也想把对方逼迫出来。

  可是,袭击者就跟老鼠一样,一点动静都没有,她好像融入了草木,融入了风雨。

  “扑扑!”

  在机枪扫完几千发子弹停歇时,天空又响起几记突兀枪响,枪声过后,两名明月狙击手从高处跌落。

  两人都是眼睛被射穿,而他们紧握的狙击枪瞄准镜,也破碎不堪。

  “扑!”

  接着,又是一枪响起,一个高射机枪火力点被射中,一箱子弹瞬间爆炸,把两名机枪手掀翻出来。

  近千发子弹还啪啪乱射,打得五六名保镖惨叫倒地,四周物体也啪啪碎裂。

  近百名护卫下意识趴低身子。

  袭击者的强大让西门城他们冷汗飙出。

  “混蛋!”

  东门长江全身冷汗,再度喝出一声:“直升机!直升机!给我干掉敌人。”

  “呜——”

  一架武装直升机呼啸起飞,冒着风雨向前方搜寻,庄园附近树多林深,直升机不得不降低高度搜寻。

  驾驶者还对着视野中的树林扫射子弹,近千平方米的树木咔嚓断裂,泥土也被掀起。

  声势浩大。

  弥漫硝烟中,突然,副手吼叫出一句:“九点钟方向,杀手在九点钟方向。”

  他的视野中,一个身穿黑衣,戴着面罩的女人,正端着狙击枪小心匿藏。

  见到直升机要转头压过来,黑衣女子本能收枪后撤,一副要逃离的样子。

  “咔嚓——”

  不等驾驶者转过来发射炮弹,机舱后面的枪手先一转加特林,准备扫射那个黑衣女人。

  “扑!”

  就在这时,副手震惊的发现,只见视野中逃窜的黑衣女人,忽然停止了跑路脚步,身子一转,一蹲。

  她以流利到让人无话可说的速度举起枪口。

  枪口指向机枪手。

  在加特林还没喷出子弹时,黑衣女人就已经扣动扳机。

  “砰!”

  一声沉闷枪响,好像一块百斤重的石磨砸地,副手看得出这一枪的强大后座力。

  可是黑衣女人好像定在了原地,只是肩膀微微一颤,整个身体根本纹丝不动。

  正要开枪的机枪手,忽然觉得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啪——”

  副手脸上一阵温热,下意识一摸,一看,满手是血,侧头一望同伴,发现他的脑袋上已经被射穿。

  拿着望远镜的副手全身冰凉,没有想到同伴就这样死了。

  他再度望向九点钟方向,只见黑衣女子还在,跪在原地又是两枪,目标直取转过来的直升机。

  “砰砰!”

  第一颗子弹打裂驾驶舱玻璃,第二颗子弹击穿玻璃,射中驾驶者的脑袋。

  一股鲜血溅射,驾驶者一头栽倒,直升机急速坠落。

  “不——”

  在副手的绝望喊叫中,直升机呼啸着摔入山林,轰的一声爆炸成碎片,火光冲天而起。

  也就这个空档,凯迪拉克驶进了车库……

  远处,警笛声响。

  黑衣女子先是一丢狙击枪,随后又摸出一支短枪丢下,接着嗖嗖嗖挪动,窜入林中迅速消失……

  风雨掩盖了一切。

  自始至终,五十多名明月保镖扼守大厅,不进不出,保护着西门城他们安全,流露应有的战斗素质。

  蔡氏保镖虽然伤亡重大,倒下三十多人,可最终保得蔡九金没事,也算是最终胜利。

  两分钟,五辆警车率先抵达,拔出警枪外围戒备,西门城不相信他们,所以不让他们进入花园。

  三分钟后,反恐战队出现,陈黄河看到是心腹带队,马上让他们就地部署,让他们安全系数升级。

  五分钟后,大批明月精锐赶赴,荷枪实弹进行封锁现场,同时对四周进行地毯式搜查。

  二十分钟后,警方、反恐战队、明月精锐先后汇报敌人逃走。

  危险解除,明月保镖心里松了一口气,可是西门城他们的心里却掀起了滔天巨浪。

  满地的尸首和碎片,让他们感觉颜面无存,也让他们背后发冷,鬼门关一遭,让他们后怕不已。

  三个小时后,现场勘查清理完毕,明月花园恢复了干净和平静,只是守卫却比袭击前多了两倍。

  下午四点,明月花园书房,灯火通明,这是近百平方米的房间,是明月五老的机密研讨之地。

  隔音、防弹、反窃听,还能随时呼叫外面守卫。

  铜墙铁壁的房间给了西门城他们安全感,神经绷紧半天的三人缓和不少,只是嘴里的雪茄依然没停。

  在三人的中间,还坐着一个白衣女人,五十多岁的样子,留着平头,戴着佛珠,眸子如水平静。

  乍一看去,她的长相跟歌星李宇春有七八分相似。

  相比西门城他们的心有余悸,蔡九金要平静不少,经历过蔡金银的死,船舰上的一炮,她看淡很多。

  “真是岂有此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支雪茄抽完的西门城,忽然一拍桌子,打破了书房的沉默:

  “光天化日之下,对台城最高官方狙击,还有王法吗?还有法律吗?”

  “抓,必须抓,全城封锁,一定要抓住凶手,无论天涯海角,一定要抓住凶手。”

  “查,必须查,一查到底,不管是哪方势力,都必须追究到底。”

  “该杀的杀,该抓的抓,不展露我们獠牙,他们以为只是窝囊废。”

  西门城杀气腾腾:“老陈,你召开记者会,把今日枪击一事公布于众,让全世界的人声讨凶手。”

  “东门,你调派手中军警,全城封锁,连走私码头也封了,不给凶手逃跑机会。”

  “我亲自率领西门骨干以及反恐战队,成立专案组追杀幕后黑手。”

  “蔡老,你站出来敲打马家,让马家不要兴风作浪,也看看马家是不是卷入了此事。”

  作为资历最年长的西门城,一口气提出了全部措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