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_第2376章 百岁大寿
  “没错,这事一定要追究wwん.”

  陈黄河也咬着雪茄,回想着刚才的险境:“这帮混蛋没有底线,没有规矩,必须毫不留情铲除。水印测试 水印测试”

  “他们对我们进行狙杀,破坏了‘刑不上大夫’的规则,绝对不能纵容。”

  “不然以后谁还做老大,谁还做一方领导?”

  在陈黄河他们的骨子里,到了他们这个位置的人,身份等于免死金牌,他们再作恶也不能被爆头。

  这十多年来,他们也确实这样被优待,不管再多敌人,也只是勾心斗角,手底下死人,耗损点钱财。

  他们自始至终毫发无损。

  可现在,孔华祥被爆掉脑袋,他们今天也差点横死,这让西门城他们很不舒服,必须扼杀幕后凶手。

  不然以后吃饭睡觉都不得安宁。

  东门长江也坐直了身躯:“这事几乎不用追查,九成九是叶天龙干的。”

  “蔡老,我跟西门和黄河意见一样,必须采取严厉行动制裁幕后黑手,不然整个台城就要大乱了。”

  他目光望向白衣女人:“咱们就着今天的事情,闹大它,然后出动军警把叶天龙毙了。”

  “叶天龙无法无天,咱们就雷霆击杀。”

  “马家敢介入,就把今日事件扣他们头上,马家肯定不想沾染政治刺客的祸水。”

  东门长江流露着信心:“而且只要我们铁心杀叶天龙,马青帝不可能为他死磕我们的。”

  陈黄河和西门城齐齐点头,拍着桌子出声:“弄他,弄他,叶天龙不死,不足平民愤。”

  蔡九金没有说话,只是端起茶杯,不紧不慢抿入一口,目光若有所思。

  陈黄河看着她:“蔡老,别犹豫了,我们的地盘,我们的身份,竟然有狙击手袭击。”

  “丧心病狂,奇耻大辱。”

  他声音一沉:“必须严惩凶手,必须血债血偿。”

  西门城腾地站了起来:“蔡老,下令吧,包围叶家,拿下叶天龙。”

  “只要你一声令下,我愿意亲自率队抓人。”

  西门城气势强大:“胆敢反抗,就地正法。”

  “对付叶天龙,我是没有意见的,借着这次生死危机,一举铲除掉叶家这颗钉子,我也赞成。”

  蔡九金喝入一口茶水,随后不紧不慢出声:“不过我想要确认一下,你们有几分把握拿下叶天龙?”

  “今天的袭击,已经说明叶天龙失心疯了,不然也不会这样对我们下手。”

  “所以要铲除叶天龙,必须万无一失。”

  蔡九金提醒东门长江他们一句:“不然,他会更加疯狂抱着我们一起死。”

  陈黄河他们下意识沉默,全都掐算着抓人把握,因为蔡九金说的有道理,叶天龙已经疯了……

  他们只有一次机会对付叶天龙,如果这次不能弄死他,叶天龙就会不管不顾报复。

  “我带四家骨干一千人,再点齐两个反恐战队和一个营战士,配备最新的米式武器。”

  良久,西门城一拍桌子,下定决心:“两千人动手,足够击杀叶天龙。”

  “咚咚咚——”

  就在这时,房门被人重重敲响,还带着说不出的急促,西门城他们眉头一皱,寻思谁这么不懂规矩?

  陈黄河手指在桌上一点,一个视频打开,门口站着一个光头男子,他的心腹。

  陈黄河又扫过走廊一眼,发现守卫没有异样,于是就打开千斤钢门。

  钢门一开,光头男子就跑了进来,神情带着一股慌张:“蔡老、陈老……”

  “不知道我们在开会吗?”

  陈黄河脸色一沉:“慌慌张张,发生什么事了?”

  陈黄河虽然满脸憔悴,但多年的威严还在,眼神凌厉的扫过这名冒失手下,还不忘记喝斥一声。

  光头男子眼皮一跳,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陈老,外面来了一个中年男子,拄着拐杖,叫陈泰石。”

  “他说是叶天龙派来的,前来给四老派请帖。”

  他口干舌燥说完:“叶卫国百岁大寿的请帖……”

  “我们搜过他全身,也扫过他体内,没有枪械没有炸药,安全。”

  这番话顿时惊愣了陈黄河他们,叶家使者?这个时候?

  门口几个蔡氏保镖听到这一句,也都瞬间炸锅了,纷纷拔出枪械要喊打喊杀。

  叶家来人?

  东门长江、陈黄河、西门城相互对视,脸上都是难于置信。

  蔡九金嘴角也微微抽动,不过依然没有说话,只是平静喝着茶水。

  陈黄河拳头先紧后松,随后对光头男子喝道:“走,跟我出去,我要看看叶家使者是什么东西!”

  “早上杀明月数十名保镖,下午过来发大寿请帖……简直是吃豹子胆了!”

  西门城也站了起来:“走,一起去看看。”

  东门长江也把雪茄熄灭在烟灰缸,随后望向正中的蔡九金开口:

  “蔡老,虽然这陈泰石没带凶器,但为安全起见,你还是不要露头,我们来处理就是。”

  他还打开几个监控,让蔡九金能看到外面情况。

  蔡九金点点头:“你们小心一点。”

  西门城他们拍拍衣服,随后就走出了书房,近百名明月保镖跟了上去,一个个拔出枪械,杀气腾腾。

  很多人心里都清楚,这袭击八成是叶天龙干的,所以见到他袭击后还派人送请帖,全都义愤填膺。

  “呼——”

  明月花园大门口,十几名明月枪手的包围中,陈泰石拄着拐杖,撑着雨伞,一脸漠然站着。

  他整个人似乎跟风雨融合了,因为没有人能够看出他情绪,那份稳重让人感觉天塌下来也不会震动。

  在西门城的偏头中,近百名明月子弟围住了陈泰石,枪口齐齐举起,摆出随时要射击的态势。

  “轰——”

  同时,两架直升机开始四周盘旋,不给袭击者放冷枪的机会,楼顶狙击手也重新审视周围环境。

  西门城走到前头,看着陈泰石厉喝一声:“你是什么人?来这里干什么?”

  “我叫陈泰石,叶少的人,今天前来,是给明月四老发请帖。”

  陈泰石无视四周包围的人员,嘴角勾起一抹不屑:“叶老后天百岁大寿,希望四老赏脸赴宴。”

  “赴宴?大寿?”

  陈黄河脸色一沉:“你是不是脑子进水啊?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叶天龙唆使凶手袭击我们,杀死我们数十名保镖,还差点要了我们性命,他还要我们赏脸赴宴?”

  东门长江也是老脸一横:“究竟是叶天龙太狂妄无知,还是你太愚蠢天真?”

  “信不信我一声令下,让人把你剁成肉酱料?”

  西门城更是眼神一冷:“我们正要去逮捕叶天龙,把他绳之于法告慰死去的人。”

  “你这个帮凶送上门来,正好,一并铐了。”

  “来人,拿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