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2455章 亚父
  接下来的两天,叶天龙哪里都没有去,就呆在白马寺遥控指挥。 这

  期间,荣素素果然离开了叶天龙,谁也不知她去了哪里,也不知道她办什么事,只说还会相见。

  叶天龙一度想要百里花查探荣素素的底细,但思虑一番最终散去这个念头。

  荣素素对他没有敌意,还出手帮了他两次,也对他没有什么索求,自己去查探底细有点不厚道。 荣

  素素离开后,叶天龙就更加轻松和自在了,一边部署着未来计划,一边在寺内四处溜达。

  第三天,朴玄武也清醒了过来,除了精神受到惊吓外,并没有什么大碍。 朴

  贞韵也熬过了戒毒的第一道关卡,虽然整个人憔悴不已,但已经没有毒瘾发作时的那份疯狂。

  随后,黄雀就准备安排朴贞韵跟朴玄武出境,可朴贞韵坚持离开前要见叶天龙一面。

  叶天龙无奈,只好抽了一点时间,从白马寺赶到边境一艘偷渡船上。 这

  艘船是肥猴的船,肥猴死后,凤组就把这艘船拿下,作为一个离境的交通工具。 船

  上有富贵赌场的标志,翠国境内不会有人拦截查问。

  或许是前几天雨伞下够了,天空临近黄昏的时候停止了下雨,让天地少了一份阴沉,多了一丝清爽。

  而风徐徐吹着,让人心旷神怡,也让黑暗晚一点到来。

  叶天龙出现在富贵赌场的偷渡船时,上面正有四名凤组成员高度戒备,手里一个个都握着枪械。

  她们显然清楚被堵住是什么下场。 见

  到叶天龙到来,凤组成员恭敬出声:“叶少。”

  叶天龙向他们点点头,随后问出一句:“人呢?” 一

  个凤组成员手指一点:“在船舱。”

  叶天龙动作利索钻入进去,穿过两道特制的挡板后,视野就出现了两个还算开阔的房间。 其

  中一个房间,地面铺着一个崭新的床垫,上面躺着输液的朴玄武,他没睡觉,只是把玩白色长弓。

  从他神情来看,没有被吓坏的呆滞,但整个沉默了很多,平时锐利也不见了。 看

  样子成熟了不少。

  朴玄武的旁边,坐着一个风韵女人,正是他的母亲朴贞韵。

  “叶少!” 感

  觉到光线的变化,朴贞韵和朴玄武齐齐回头,见到叶天龙顿时欣喜不已,还起身向叶天龙迎过来。 “

  别动。”

  叶天龙一个箭步上前,伸手按住朴玄武的肩膀:“你身体还很虚弱,不要乱动,躺着休息。”

  朴玄武顺从点点头,随后眼里又有着感激:“我没事,医生说了,身体没大碍,疗养一个月就行。”

  接着,他又一把抓住叶天龙的手:“叶少,谢谢你救了我,救了我妈。” “

  不然我会成为废物,我妈也会生不如死,那样的话,我百死难赎,是你给了我们新生。” “

  以后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你尽管说一声,我就是拼了命也在所不辞。”

  桀骜不驯的少年经过这次教训,不仅收敛了年少轻狂的性子,还无形中变得懂事。 朴

  贞韵没有出声,只是直勾勾的看着叶天龙眼睛,脸蛋红扑扑的,羞赧的姣美粉脸,白中透红。 虽

  然她的身上只是一袭普通的工人服饰。 “

  举手之劳,不用客气。”

  叶天龙笑着回应朴玄武:“我答应了朴领事带你们安全回去,又怎么可能让你们有事呢?”

  朴贞韵收回审视叶天龙的目光,心里的一抹犹豫,最终变成了坚定,她愿意拿自己和儿子赌上一把。

  “叶少,你在拳场大开杀戒,把我救了下来,接着又在红灯小巷力战百人,把我救了出来。”

  “这些事情,单单听描述就惊心动魄,可想而知现场何等残酷。”

  “所以绝不是什么举手之劳,而是你拿命搏命,拿命冒险,我们母子怎么也不可能忘记。”

  朴贞韵落地有声:“我们一定会报答你的。”

  叶天龙一笑:“夫人客气” 朴

  贞韵微微偏头:“玄武,跪下!” 她

  不仅见识了叶天龙的身手,还见到了他为人处事的从容,更看到了他运策帷幄决胜千里的能耐。 所

  以她决定把自己和儿子绑上叶天龙这艘大船,赌对了,南悍二十年后就是她儿子站在高位了。 因

  此她看着朴玄武再度喝出一声:“玄武,跪下。” 朴

  玄武愣然之后迅速动作,爬起来扑通一声跪地,正对着面前的叶天龙。

  “夫人,这是干吗?快起来!”

  叶天龙也是一愣,不知道对方什么意思,反应过来想要搀扶,朴贞韵却先快半拍拉住了他。 她

  丰韵身子还紧紧帖着叶天龙。

  “玄武,记住了,从现在起,叶少不是你朋友,不是你兄弟。” 朴

  贞韵俏脸闪烁一抹光泽:“他是你的长辈,他是你的恩人,你要对待父亲一样尊敬他。” “

  你以后就喊他‘亚父’吧,他的话,你要无条件服从。”

  亚父? 叶

  天龙嘴巴张大,这是干爹的意思啊,问题是朴玄武不是女的,这干爹没意思啊。

  “妈,我明白。”

  朴玄武没有半点震惊,反而带着一股欣喜答应:“从今天开始,叶少就是我的亚父。” “

  亚父在上,受玄武一拜。” 说

  完之后,他就对着叶天龙‘咚咚咚’磕头,一口气磕了三个,根本不给叶天龙搀扶的机会。 叶

  天龙差一点就跌倒在地,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他想起以前跟死神开的玩笑,东洋孙子跟南悍儿子干架,没想到,半年不到,自己真有一个干儿子 “

  夫人,玄武,这不能乱来。”

  叶天龙呼出一口长气:“我何德何能做亚父啊?” “

  天龙,玄武三个响头都磕了,还喊了你亚父,按照华夏礼仪,仪式完成,你推不掉了。” 朴

  贞韵姣楣一笑,挽着叶天龙肩膀,还贴着他耳朵呵气如兰:

  “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有难同当,有福同享。”

  “玄武,你好好休息,我跟你亚父去外面聊几句。” 朴

  贞韵挽着叶天龙走向另一个房间。 朴

  玄武忙高兴喊道:“妈,你放心,我会好好休息的,你跟亚父好好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