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2460章 墓地
  “轰!”

  下午四点,翠国的天空又响起了雷声,吹拂过来的风带着一股湿气,看样子又要下雨。

  只是再怎么天气恶劣,巴布的葬礼还是要举行的。

  于老谋深算的颂猜来说,让巴布早点下葬对自己对各方都是安抚,不然无法静心应对纷乱局势。

  而且巴布入土,他的影响就彻底消散了,没有人会再念叨一个死人,也没有人会再为死人义无反顾。

  所以尽管担心下葬时遭受雨水,但颂猜还是下令按照原计划,去国家墓园送巴布最后一程。

  四点三十分,巴布棺木运抵戒备森严的国家墓园。

  国家墓园虽然有些简陋,比不上华夏的奢华和整齐,但也是依山旁水,环境清幽,而且占地极大。

  巴布的墓地位于山顶,花草茂盛、视野开阔,旁边还有一片竹林,墓碑对着远处的湄河。

  位置相当不错。

  在四十九名的和尚念经和吹奏中,近百人的送葬队伍安检之后,通过士兵林立的道路缓缓上山。

  巴布这些年虽然贪婪了一点,还搞起了家族势力,但对各方还是比较柔和的,不抢不夺不杀。

  巴布旗下的政府尽管**,大小官员办事情喜欢收取贿赂,可他们拿了钱都会努力把事办好。

  对于外商,特别是华商,巴布政府也是欢迎的,有时候发生纠纷,巴布政府还会偏袒外商。

  就连翠国最重要的玉石产业,巴布也没有直接垄断,引进外资和技术一起开发,成为世界龙头。

  所以社会还是足够稳定,人们不富裕,但也不至于没饭吃。

  通俗一点形容,巴布政府喜欢养鸡吃蛋,而颂猜却强取豪夺,杀鸡取卵,因此各方对巴布比较推崇。

  现在看到巴布要入土为安了,不少权贵心里都有些感慨。

  当然,他们不可能露出真正悲伤的样子,否则今天很可能就下不了山。

  在巴布棺木运抵山上时,近百权贵也都站在墓地下方,排成一队一队,等待着颂猜的最后讲话。

  “总统先生有令,在场人员、棺木、墓地,全都要再度检查。”

  这时,国字脸女子带着一队护卫出现,干脆利落向周围士兵发出指令:

  “绝不允许出现任何闪失。”

  话音落下,数十名士兵就迅速忙碌开来,先是对近百权贵细细搜查,还用金属探测仪扫视两遍。

  一个商人身上发出警报,立刻引来七八支冲锋枪顶住脑袋,检查一番发现是体内有异样。

  商人连声辩驳是老式的心脏支架,但士兵根本不听他的解释,手持枪械把他从队伍中押走。

  “啊”

  商人下意识挣扎两下,结果就是被打翻在地,满头鲜血,随后直接拖出墓园……

  检查完送葬队伍后,数十名士兵又撬开棺木,对着棺木和巴布细细检查,确认没危险就派专人盯守。

  接着,国防军又对巴布墓地进行检测,看看土里或周围有没有炸药。

  几个草木茂盛之处也再度扫射子弹,就是脚下的路面,国防军也让人用测炸仪器狠狠清查了一遍。

  一切安全后,国字脸女子就下令总统卫队扼守现场,原先戒备的士兵全部退到一百米外。

  同时,六名士兵扛着火箭弹现身,分布各个位置监视,天空也出现两架武装直升机盘旋。

  危险可谓扼杀到最低。

  国字脸女子感觉一切到位,就拿起电话向颂猜汇报:“总统先生,墓地安全,可以上来了。”

  五分钟后,一列悍马车队在两辆装甲车和直升机护送中,不紧不慢地抵达开阔山顶。

  车门打开,一身制服的颂猜带着十几名亲信现身,脸上没有笑容,但彬彬有礼,跟在场众人打招呼。

  国字脸女子迎接了上去:“总统先生,下午好。”

  颂猜点点头,环视一眼:“都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

  国字脸女子低声回道:“待会你发表讲话,讲话完后,巴布就立刻下葬,记者也都安排好了。”

  颂猜点点头:“很好,速战速决,我可不想在这鬼地方呆太久。”

  接着他想起一事:“豪兽没有过来吧?”

  国字脸女子眼里闪烁一抹光芒,随后有意无意挤出一句:“被总统先生赶出门后,他径直回家了。”

  “看他样子忿忿不平,好像很不服气的样子。”

  “我听说,他最近参加了什么教会,整天拿着经书念念叨叨,偶尔还埋怨总统先生杀戮过重。”

  她轻描淡写捅着刀子:“还说他杀人是总统先生的意思……”

  “这王八蛋!”

  颂猜止不住低吼一声:“他不杀人,能有今天富贵?他不听我命令,能有现在地位?”

  “以他的智力和能耐,没有我扶持,撑死就是码头工人,现在给他这么多还不满足。”

  “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哼,等过些日子稳定了,让他去赌场做个开门的。”

  “他想要更多,我就让他连狼骑团都没了。”

  颂猜想到豪兽早上对自己的冲撞,心里就有一股怒意,再听到他埋怨自己杀戮过度,更是恼火。

  卓泰、瓦刺、阿古打他们相续死去,颂猜正是孤独无助的时候,本想豪兽分担一点,结果却唱反调,怎能不生气?

  “总统先生别生气。”

  国字脸女人忙出声劝告:“豪兽虽然鲁莽一点,说话没有遮掩,但对你还是真诚的。”

  “如果他不再相信那个教会的话……”

  说到最后一句,她神情变得意味深长。

  颂猜脸色一沉:“你明天带一个排去找他,把他家里的经书和雕像都给我砸了,就说是我的意思。”

  “本来好好一条狗,信了那些后都快成疯狗了,连主子都快咬了。”

  “你让他必须断绝跟那什么教会来往,如果还敢参加,就把他关起来,把那教会据点封了。”

  颂猜很是果断。

  国字脸女人点点头:“明白。”

  颂猜没有再说话,扯扯衣领口子,让自己舒服一点,随后就走向中间的讲台。

  十几名穿着防弹衣的亲信散开,扼守两侧和后面,形成人墙保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