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2555章 一切尽在掌控
  也就是这个春风撩人的夜晚,陈耀阳所在的堂口灯火通明,虽然夜深了,但很多人却根本无法入睡。

  看着被砍掉四肢变成血葫芦的武飞,陈耀阳的十几名手下全都愤怒的扭曲了五官。

  赶赴过来的陈耀阳,吼叫一声后,也砰的一声,一拳打在旁边柱子,拳头流血,他却毫不在乎。

  他似乎只想着发泄。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虎鲨也从内堂出来,披着一件风衣来到院子,看到奄奄一息的武飞,脸色巨变:

  “武飞怎么伤成这样?是谁下的毒手?”

  虎鲨向几个亲信喝出一声:“医生,快叫医生。”

  虽然他跟武飞交情不算太深,但终究是同一个村里出来的,所以一直都有来往,算得熟悉。

  现在见到他被人砍成这样,虎鲨神情凝重,而且这也意味着一个讯号,那就是有强大的对手。

  虎鲨转身向陈耀阳吼道:“这究竟怎么回事?”

  “是叶天龙砍伤的。”

  陈耀阳低垂拳头忍住愤怒,随后看着虎鲨出声:“他不仅砍伤武飞,还把阿豹一伙全部沉海了。”

  “咱们十几个同宗兄弟姐妹,全部被叶天龙砍了手脚,然后丢入公海喂鱼了。”

  他一脸凄然:“是叶天龙造的孽……”

  “叶少?”

  虎鲨愤怒的神情微微一滞,随后皱起眉头问出一句:“叶少为什么要对武飞他们下手?”

  “武飞他们干了什么?”

  他声音一沉:“你不要告诉我,叶少看他们不顺眼,所以一时兴起砍了他们。”

  虎鲨迅速收敛住情绪,他心里清楚,如非严重事端,叶天龙不会轻易跟武飞这种小角色计较的。

  陈耀阳嘴角牵动了一下:“武飞他们一伙在我们驻守的赌场玩腻了,今晚就去天龙赌场尽尽兴。”

  “他们跟一伙曼国人对赌,对方不老实,出千赢走武飞他们两千多万。”

  他混淆着事非:“武飞喝了酒,一时没忍住,就动手了,把那几个曼国人打伤了。”

  “叶天龙恰好经过,原纱子一直对我不满,就煽风点火,掐头去尾,把事端全部栽在武飞身。”

  “叶天龙于是不问青红皂白,就让人砍了他们四肢沉海。”

  陈耀阳呼出一口长气:“武飞报出自己家门,搬出我跟你的名号,叶天龙依然不给面子。”

  “直接砍了他双手双脚,服务员说,血流了一地啊,一地啊。”

  “留下武飞不杀,八成是给你我警告。”

  说完之后,他看着虎鲨:“哥,武飞他们可是咱们同宗兄弟啊,伤成这样,你可要为他们报仇啊。”

  “如果你都不能给他讨回公道,那阿豹他们就全部白死了。”

  “咱们可是从小玩到大的,同穿一条裤子啊。”

  陈耀阳摸着眼泪,要多凄惨就有多凄惨,如果参加奥斯卡,绝对能拿过奖项回来。

  “报仇,报仇……混账东西。”

  虎鲨一脚踹开陈耀阳,脸色一沉:“我跟你说多少次了,位置还没坐稳,就不要搞那么多幺蛾子。”

  “你却一而再再而三不听我的话,不仅耀武扬威四处惹事,还公器私用放纵兄弟。”

  “每个周末都让武飞他们进赌场寻欢作乐,吃好喝好,还进贵宾室宰肥羊,拿了几千万也不满足。”

  他多少能猜到今晚是武飞等人犯错。

  “无视规矩,得寸进尺,今晚踢到铁板完全就是咎由自取。”

  “你当我不知道你们那点事?”

  他毫不客气训斥着陈耀阳:“没跟你说,是不想伤你自尊。”

  “今晚的风波,我虽然还不知道经过,但我敢百分百肯定,一定是武飞他们犯浑。”

  “不,你也有责任,武飞舍近求远,一定是你让他去给原纱子添堵,目的就是报复她拒绝你求欢。”

  气势如虹的虎鲨保持着理性,显然对武飞他们作风早已经了解:“你不反省,还想要诬陷叶少?”

  “哥,现在是阿豹他们死了,武飞断了四肢,他们是受害者,怎么搞的他们是施暴者一样?”

  “我反省?我有什么好反省的?”

  “你位了,我也快位了,荣华富贵,自己享用之余,是不是应该考虑其他兄弟?”

  “古人说的,苟富贵,无相忘。”

  “而且我也没怎么照顾武飞他们,只是利用自己权限让他们到赌场玩一玩,吃点喝点算什么?”

  “赢了几千万是他们本事,而且赢的又不是赌场,是客人的。”

  “再说了,自己富贵了,不把好处分点给兄弟们,他们会心寒的,以后还怎么给咱们卖命?”

  陈耀阳愤愤不平:“不给咱们好好卖命,又怎么给神刀门和叶天龙打江山?”

  虎鲨冷笑一声:“你当然可以让他们吃好喝好玩好,但你应该掏出自己的钱财犒劳兄弟们。”

  “而不是从赌场里面捞取。”

  他一把揪住陈耀阳的衣领喝道:“赌场不是我虎鲨的,也不是你陈耀阳的,而是叶少和神刀门的。”

  陈耀阳散去了愤怒,装成可怜兮兮的样子:“行,哥,我错了,一切都是我的错,行不行?”

  “只是武飞他们的血仇就这样算了?”

  “你不给他们讨回彩头,以后咱们还怎么回村里啊?”

  陈耀阳一声长叹:“祖坟估计都会被村人铲了。”

  虎鲨神情一滞,眼里多了点烦闷。

  “而且叶天龙也太不给你面子了,就算武飞他们再怎么不是,他们终究是你我的同宗兄弟。”

  陈耀阳痛心疾首:“我陈耀阳的份量可能不够,但哥你可是港城第一大佬,十万帮众在手。”

  “你为他拼死拼活,还日进斗金,他怎么也该念一点情分,网开一面啊。”

  “不求他让武飞他们完好无损了,但砍一只手警告应该够维护他权威吧?”

  “可结果是什么,十八人断手断脚沉海,武飞也被废掉。”

  “这完全是不给你面子,咱们就是一条狗,还是自己买骨头看门的狗……”

  陈耀阳眼睛闭,神情苦楚,似乎对自己和虎鲨遭遇绝望。

  “闭嘴!”

  虎鲨一把丢开陈耀阳,随后转身向内堂走去:“给武飞好好治疗,这件事情,你不准再有动作。”

  “具体情况,我会找叶少了解清楚。”

  虎鲨声音清晰:“还有,从我账走一百万给武飞家人。”

  陈耀阳吼道:“哥,那武飞他们的血仇呢?”

  “没有什么血仇,你也不要想着血仇。”

  虎鲨猛地回头,声音一冷:“当务之急,是你顺利成为神刀门下一任主事人。”

  望着虎鲨的背影,还有刚才那句话,陈耀阳诡异一笑,微不可闻:

  “一切尽在掌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