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2556章 不要来抢
  第二天早上六点,叶天龙出现在澳城高尔夫球场。

  当他站在八号区的时候,一身休闲服饰的虎鲨马上迎接了上来,毕恭毕敬问候:“叶少,早上好。”

  “来的够早啊。”

  叶天龙拍拍虎鲨的肩膀,随后向前方走去:“不过黑眼圈挺严重的,昨晚没怎么睡好?”

  虎鲨笑了笑,摸摸自己的双眼,很诚实地回道:“叶少目光如炬,虎鲨确实没有睡好。”

  “是为了陈耀阳呢,还是为了武飞?”

  叶天龙伸手拿起一支球杆,甩动两下热热身:“或者,声色犬马?”

  虎鲨闻言牵动一下嘴角,随后哈哈大笑起来,给叶天龙放上一个高尔夫球:

  “不是,我是想着完成叶少给予的任务,如何挖出藏在港城的聂人妖。”

  他流露一抹歉意:“毕竟三天还没消息,虎鲨很是惭愧。”

  叶天龙侧头看了虎鲨一眼,拍拍他的肩膀笑道:“找不找得到是能力问题,有没有心是态度问题。”

  “谢谢叶少夸奖。”

  虎鲨一脸恭顺:“虽然还没有聂人妖他们的消息,但梁堂主发现了黑三角的赏金猎人。”

  叶天龙知道他说的梁堂主,就是昔日飞龙帮少主梁子宽了,他问出一句:“黑三角的赏金猎人?”

  “没错,人数差不多六十人,在南亚大厦短暂停留,梁堂主是无意中碰见他们的。”

  虎鲨把情况说了出来:“根据梁堂主介绍,一个个很警惕很敏锐,八成是身经百战的老兵。”

  听到南亚大厦,叶天龙眉头皱了一下,知道那是三教九流的聚集之地,也是官方头疼的犯罪重地。

  虎鲨继续刚才的话题:“他们在南亚大厦一番后就分成两批,一批去了台城,一批来了台城。”

  “不过他们做事很小心,梁堂主无法深入盯梢,加上这些人里面没有聂人妖,所以没有咬住他们。”

  他补充一句:“当然,出于安全考虑,我已经让陈耀阳散出人手,在澳城全力搜寻那批赏金猎人。”

  “叶少,你说,聂人妖跟他们会不会有关系呢?”

  虎鲨目光若有所思。

  叶天龙缓缓低垂手中的球杆:“聂人妖和娇三娘来华夏前,聘请了近一百名赏金猎人。”

  “聂人妖从京城飞来港城,港城又出现大批佣兵,两者肯定不会没有联系”

  他向虎鲨发出一个指令:“你让梁堂主带三百人,去南亚大厦搜一遍,看看有没有可疑人员。”

  虎鲨恭敬点头:“明白。”

  接着,他又想起一事,拿出手机调出一张照片:“叶少,这是梁堂主拍的照片,也是仅有的一张。”

  “他们领头人摘下口罩吸烟。”

  “梁堂主本来想要多拍几张,但是担心打草惊蛇,或者引起不必要的冲突,就没有再拍摄。”

  虎鲨把照片传给叶天龙:“而南亚大厦附近十里都没有监控。”

  叶天龙拿起手机扫视一眼,一个烧毁左侧脸颊的家伙,瘦瘦弱弱,但给人很危险感觉,像是眼镜蛇。

  在虎鲨给梁子宽打电话吩咐时,叶天龙也给黄雀发了一个信息,让他好好查一查这些佣兵的下落。

  接着,叶天龙又给赵文广发了照片,看看他是否认识这个赏金猎人。

  处理完事情后,虎鲨又走了过来:“叶少,已经给梁堂主指令了,他正带人去南亚大厦搜查。”

  “很好。”

  叶天龙露出一抹欣慰,看着虎鲨淡淡一笑:“没有让我失望。”

  虎鲨低声一句:“谢谢叶少夸奖。”

  叶天龙玩味笑笑,话锋一转:“今天过来,就不问问武飞他们的事?”

  虎鲨忙低下头回道:“我跟原纱子小姐沟通过了,已经知道事情全部真相。”

  “一切都是武飞他们的错,是他们犯错在先,叶少惩罚他们是应该的。”

  “我还给原纱子小姐开了一千万支票,弥补她这些日子的精神和物质损失。”

  “今天约叶少打高尔夫球,除了向叶少汇报赏金猎人的事外,还有就是对武飞一事向叶少道歉。”

  虎鲨深刻检讨:“是我管教不严,导致兄弟们膨胀,做出损害叶少和赌场的事。”

  叶天龙微微点头:“确实该好好弥补原纱子。”

  “叶少放心,我会努力弥补的。”

  虎鲨点点头:“不过也请叶少多多包涵,耀阳他们本性不坏,就是小农思想束缚了。”

  “他总觉得,苟富贵勿相忘,所以自己有点成就和权力,就让一堆老兄弟跟着沾光。”

  “我已经狠狠揍了他一顿,他以后绝对不会再搞幺蛾子。”

  “武飞我也妥善安排了,还给予他一个警告,他能够活下来,应该感谢叶少的手下留情。”

  虎鲨作出一个保证:“武飞绝对不会再出现在叶少面前。”

  叶天龙听完点点头,随后带着虎鲨缓缓走向草地:“虎鲨,比起陈耀阳他们,你要理智很多。”

  “不过这还不够,你的理智还会被情义束缚。”

  他提点着虎鲨:“这不是说情义不好,而是必须有自己的原则。”

  “你身为港城主事人,统领十万帮众,没有不可触碰的底线,怎么带着大家活得更好?”

  “情义归情义,规矩归规矩。”

  叶天龙声音一沉:“特别是内部,一碗水不端平,那帮会迟早失去人心。”

  “你不坚守这一点,你就很容易被情义压垮,或者被攻破缺口,让你最后变成无原则的包庇者。”

  “护短可以,但那是对敌人对外人对弱小和自己人,你护短,就是自挖坟墓。”

  叶天龙目光锐利盯着虎鲨:“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虎鲨眼皮直跳,艰难挤出一句:“明白。”

  “我希望你真的明白。”

  叶天龙绵里藏针:“下一次,我不希望,三刀六洞,断一手,变成三十军棍。”

  虎鲨心神一颤:“叶少放心,不会有下一次了。”

  叶天龙淡淡一笑:“好,我相信你,回去的时候,顺便给陈耀阳带一句话”

  “告诉他,我愿意给他的,他可以尽情享用,我不愿意给他的,他也不要想着来抢。”

  叶天龙一挥球杆,啪的一声,白球入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