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2589章 血淋淋的肉(四更)
  杀掉对手后,络腮胡他们一言不发靠向陈耀阳,那份气势让人嗅到死亡气息。

  “杀”

  见到同伴横死面前,两名陈氏精锐吼叫一声,握着砍刀义无反顾冲了上去。

  两名西方女子冷笑一声,踏前一步,右手一抖。

  “当!”

  一声脆响,她们格挡开对手的砍刀,随后身子一近,搂住陈氏精锐的脖子,军刺对着腹部捅了过去。

  “扑扑扑!”

  两名西方女子一口气捅了十几下,把搂住的两名陈氏精锐捅成筛子,随后一甩,抹布一样丢在地上。

  两人腹部全是伤口,眼睛瞪大,很是痛苦抽动身体,鲜血哗啦啦直流。

  两女一舔嘴唇,目光充满着不屑和蔑视。

  络腮胡男子他们从容不迫从尸体踏过,眼睛如毒蛇一样盯着陈耀阳。

  远处,包锦衣嘴角牵动不已,没想到这伙西方人如此霸道,杀人如杀狗,看来陈耀阳今晚凶多吉少。

  不过包锦衣没有迅速掉头跑路,他拿起对讲机发出一个指令。

  独眼男子他们闻言迅速撬开座椅,每个人的座椅底下都藏着一把枪,全是包锦衣大价钱购买自保的。

  在独眼男子他们悄无声息取出枪弹组装时,包锦衣还拿起手机给叶天龙发了一条信息

  在他看来,今晚的酒吧冲突,他总是需要弥补的。

  “混蛋”

  此刻,见到同伴惨死,又有两名彪悍的陈氏骨干,握着手里匕首冲上去,对着络腮胡男子捅了出去。

  一刀刚刚捅出,眼前忽然一花,他们要攻击的络腮胡已经不见了。

  “扑”

  就在这一刹那,他们的咽喉被对方掠过,全身的力量忽然消失无踪。

  掌心匕首当当掉了下来,连一点挣扎反抗的余力都没有,他们摇晃着栽倒在地,生机熄灭。

  “妈的!混蛋,杀我兄弟,我弄死你。”

  陈耀阳见状也一怔,随即悲愤不已,只是此刻来不得太多悲伤,他从车里拿出两把斧头抛射过去。

  动作不可谓不快,力道也不可谓不大,只是络腮胡身手更加惊人,身子一弹,拔高,躲开一把斧头。

  随后,脚尖一抬,点在另一把斧头上。

  “当!”

  斧头一声巨响弹回去。

  “啊”

  斧头狠狠劈中一名陈氏骨干的胸膛。

  一股鲜血溅射出来,中斧头挣扎两下就脑袋一歪死去。

  “耀哥,不好,快走!”

  见到敌人如此强大,一出手就干掉这么多兄弟,陈氏精锐吼叫一声,示警陈耀阳离开:“快走。”

  他们喝叫陈耀阳赶紧跑路,同时拔出武器阻挡络腮胡。

  “一群宵小。”

  络腮胡他们见状身子一旋,把地面的四把砍刀踢出去,射翻四名拔出手枪和散弹枪的陈氏精锐。

  三分钟不到,陈耀阳的护卫队死伤六成。

  “杀!”

  其余陈氏精锐彻底被刺激了,爆发出歇斯底里呼喊,挥舞武器跟络腮胡他们死磕。

  “滚”

  陈耀阳推开两名要扯着他离开的亲信,也抽出一把军刀摇晃冲过去。

  虽然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可他从来不会抛弃兄弟跑掉。

  要死一起死。

  见到陈耀阳冲过来,一个西方女子身子一闪,踹飞两名陈氏精锐后,杀气凌厉直取陈耀阳。

  显然立功心切。

  “轰”

  就在她气势如虹冲过去时,陈耀阳忽然一丢砍刀,反手从背后掏出一把散弹枪,狞笑着扣动扳机。

  “去死吧。”

  “不”

  西方女子见到变故脸色巨变,下意识躲避却已经来不及。

  “啪”

  漫天铁砂轰在她身上,顷刻血淋淋一片,少说几百颗铁粒。

  西方女子惨叫一声,重重向后跌了出去,倒在地上难于起来。

  “捅我兄弟,我弄死你,弄死你。”

  在络腮胡他们神经绷紧冲过来时,陈耀阳又踏前一步,对着西方女子脑袋射出第二枪。

  “轰”

  一声枪响中,西方女子直挺挺倒地,满脸铁砂,样子都看不出来,她抽动两下就死去。

  期间,又有两记枪声响起,一名只剩一口气的陈氏骨干,对杀掉自己转身离去的西方男子射出子弹。

  络腮胡大怒吼道:“杀了他们。”

  他很是懊悔一开始没有用枪。

  除了赵东风下令要虐杀陈耀阳之外,还有就是觉得干掉几个黑帮分子,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谁知,陈耀阳他们如此狡猾蛮横。

  死亡比率,一比二十,看起来络腮胡大胜,可这依然不是他要的结果,他希望是零伤亡。

  在他的指令中,剩下三名同伴全力以赴。

  “轰”

  陈耀阳看都没看死去的人,枪口一抬,对着冲过来的络腮胡又是一枪。

  络腮胡身子一纵,动作极快躲避出去。

  “轰”

  陈耀阳又射出一枪,络腮胡再度躲避,动作很是迅速,只是散弹枪范围太大,他腹部中了几粒铁砂。

  虽然不致命,但也疼痛。

  “砰”

  不等陈耀阳再度开枪,络腮胡一踢地上砍刀,直取陈耀阳的胸膛过去。

  陈耀阳来不及躲避,只能用散弹枪一挡,一声脆响中,砍刀被荡飞出去,散弹枪也滑落在地。

  趁着这个机会,络腮胡身子一弹,直扑两手空空的陈耀阳。

  陈耀阳想要捡枪来不及,只能从背后拔出一把军刀。

  一挥!

  死战!

  “杀”

  络腮胡微微眯起眼睛,不断奔跑,不断靠近,临近两米时,军刺雷霆刺出。

  陈耀阳知道到了生死关头,怒吼一声挥出手中砍刀,用尽全身力气。

  “当!”

  一声巨响!

  军刺和砍刀凶猛碰撞,齐齐断成两截,还让彼此感觉到虎口疼痛,武器也都掉落在地。

  退出两步络腮胡,脸上划过一抹讶然,似乎没想到陈耀阳有这种力量。

  不过他也没有过多在意,右手一沉,向旧伤崩裂的陈耀阳冲出,一拳轰了出去。

  “轰”

  面对炮弹般轰向自己脑袋的重拳,陈耀阳咬着牙本能地侧身后退。

  几乎同个时刻,络腮胡的拳头贴着他鼻子擦过,一股鼻血彪射出来,让陈耀阳剧痛不已。

  不过陈耀阳很快忍住这份剧痛,不退反进钻入络腮胡的怀里,用尽全身力气把后者紧紧抱住。

  “啊”

  在络腮胡心里暗呼一声不好时,陈耀阳已经如疯狗一样,用牙齿不断撕咬他的胸毛。

  “啊”

  络腮胡虽然强横,但皮毛被撕咬,还是本能惨叫一声,随后拳头一沉,雨点一般落在陈耀阳背上。

  “砰砰砰”

  陈耀阳被打得闷哼不已,却依然没有放手。

  络腮胡脸色一变,然后怒吼一声,手肘高高抬起,向陈耀阳的脑袋撞去。

  “刺啦”

  只是手肘还没有撞中对方,络腮胡就听到一记锐响。

  接着,他的下腹就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低头一看,陈耀阳用牙齿撕扯下他一块肉。

  血淋淋的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