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2620章 风中凌乱
  “叶少,叶少,你醒了?”

  黄昏,叶天龙醒来,看到虎鲨和天墨他们围着,见到自己醒来,一个个高兴地跟过年一样。而

  荣素素呆坐在角落,乖顺地跟小媳妇一样,十几个守卫拿枪对着她,脸上带着浓郁的敌意。显

  然自己的晕倒,让虎鲨和神爷他们误会了,以为是荣素素伤害了自己。

  叶天龙努力摇晃了一下脑袋,很快回想起晕倒时的情况,脸上掠过一抹苦笑,随后摆摆手开口:“

  我没事。”“

  没事就好,刚才都吓死我们了。”虎

  鲨感慨一声,随后又看着荣素素:“叶少,这疯女人敢伤你,我们把她绑了,然后沉海三天。”荣

  素素没有在意虎鲨威胁,只是目光炽热看着叶天龙,充满着疼惜和关怀。“

  你们都下去吧。”

  叶天龙望向殷切望着自己的女人:“我想再跟夫人谈一谈。”

  虎鲨吃惊不已:“叶少,你都被她打伤了,还要跟她谈一谈啊?”

  他跟神刀门子弟一样,心里是非常诧异和震惊的,很难想象英勇无敌的叶少,被荣素素打得晕过去。

  可事实却是摆在面前,当他和神爷冲进来的时候,叶天龙晕倒在地,嘴里还吐了一口血。

  “她没有伤害我,是我自己气急攻心。”叶

  天龙扬起一抹笑容:“如果她要杀我,早出手干掉我了,哪会乖乖坐在那里?”神

  爷看得出端倪,拉着虎鲨和天墨出声:“虎鲨,天墨,我们出去吧,叶少自有分寸。”

  虎鲨和天墨神情犹豫了一下,最终点点头出声:“叶少,你小心点,这女人,太邪门了……”

  虎鲨想到自己那一脚,就有说不出的无力感,竭尽全力的一踹,被荣素素一手压得狼狈不堪。

  神爷他们很快出去,神刀门子弟也迅速离开。

  “天龙,你怎样了?”

  见到众人离开,荣素素扑到了叶天龙身边:“对不起,是妈妈错了,忘记考虑你的承受能力了……”

  说到这里,她自责地给了自己一巴掌。叶

  天龙的一颗心狠狠颤了一下,所有的抗拒和不愿意面对,都被这一巴掌轰的分崩离析了。他

  看得出,荣素素这份情感没有半点水分。

  难道,这一切都是真的,荣素素真是自己的亲生母亲?

  不然,她怎会为自己揪心揪肺?不然,她怎会知道自己的七龙珠?

  叶天龙想要不信,可事实又让他不得不信,他还想起了自己和荣素素有过的时光。他

  想起荣素素在药城山洞时的照顾,翠国小巷时大杀荣家精锐的庇护,白马寺疗伤时的温馨陪伴。还

  有这一次,知道自己重伤昏迷后,心急如焚的赶赴……

  “别说话,让我冷静冷静……”叶

  天龙这一刻的心,终于乱了。他

  被即将到来的母子亲情给狠狠冲击到了,很茫然很惶恐,这远比他跟叶卫国的情感要浓烈。这

  是真正的血浓于水,最亲近的血亲啊。自

  从在叶家跟叶卫国相认以来,叶天龙就多了一点幻想,开始猜测自己的父亲和母亲是怎样的人?

  还猜测自己为何会被丢弃?

  一个这么可爱,这么帅气,这么天赋异禀的孩子,父母怎么就舍得丢弃呢?他

  最害怕的就是,有一个故意抛弃自己的家庭和亲人,那他将无法去面对渴望父母渴望团聚的内心。如

  果自己母亲真是荣素素,那叶天龙就基本清楚童年来龙去脉。母

  子分离更多是一个意外。他

  恨不上荣素素,要恨,也是恨天真的父亲,不择手段的荣老贼。但

  叶天龙真的一时无法接受这个结果,面对这种失而复得的人生巨变,谁也无法坦然处之?“

  天龙,你要恨就恨吧,要打就打吧。”见

  到叶天龙沉默,荣素素知道他开始接受自己,紧紧握着叶天龙掌心:“只是,你真是我的孩子。”

  “如果你恨我没有保护好你,那你恨吧,骂吧,怎样出气,怎么来。”

  “只要能让你消掉心中的怨气。”“

  只是希望你,给我一个弥补机会。”荣

  素素把自己放在了最卑微处:“不要把我从你身边赶出去。”她

  本来不想这么快跟叶天龙相认,可是听到他重伤昏迷,她就再也控制不住了,她觉得必须相认。否

  则叶天龙再有什么意外,她承受不住第二次失去的冲击。叶

  天龙取下荣素素几根头发,随后艰难挤出一句:“给我一点时间,等你我的鉴定结果出来再说。”

  “这些天,你就住在木楼,等我想通了,我会来找你。”

  叶天龙深深呼吸,把手轻轻抽回,起步向门口走去,他需要想一想,也需要静一静。只

  是要出门的时候,叶天龙又折了回来,把自己的外套脱下,轻轻披在荣素素的身上:

  “天黑了,小心着凉。”荣

  素素先是一怔,随后一笑,最后泪流满面……叶

  天龙走到木楼外面开阔地,对着夜空深深呼吸了一口,让新鲜空气清醒一下自己的脑子。随

  后,他打电话叫来残手,把自己和荣素素的头发放入试管,然后让他拿去亲子鉴定中心比对。

  虽然叶天龙知道不可能有出入,荣素素不会无的放矢,可他终究还是要亲自验一验。残

  手有些惊讶,但没有多问,迅速收好试管离去。

  “叮——”残

  手几乎刚刚离开,叶天龙的手机响了起来,戴上耳塞接听,很快传来凤夫人的声音:

  “叶天龙,我十五分钟后就离开澳城了。”凤

  夫人幽幽一叹:“给你打这个电话,是想亲自跟你说一声再见。”她

  说的轻描淡写,可叶天龙能够感受到,她语气带着一抹落寞,一抹孤独。叶

  天龙记起她说过的事:“差点忘记夫人要去柏国了,你说你,在澳城呆的好好的,怎么去柏国?”“

  国外虽然好山好水,但也是好寂寞。”他

  劝告一句:“还不如在澳城呆着……”

  “我也不想离开,只是不得不离开。”凤

  夫人声音带着一抹幽怨:“我不惧别人的风言风语,可我不希望我在意的人去承受。”

  “算了,有些缘故,不便告诉你,你就祝我一路平安吧。”

  她轻声一句:“半年后,有空去柏国看看我。”

  “好,祝夫人一路平安。”

  叶天龙想起一事:“对了,夫人,你阅历丰富,情感细腻,我想要请教你一个问题。”“

  一个孩子因故跟父母分离,他从小也没有父母的印象,一直把自己当成孤儿。”

  “二十多年后,忽然有一天,他父母回来,希望跟孩子相认,希望给孩子补偿。”“

  你说,这孩子应该怎么应对呢?是继续自己简单的生活,还是血亲相认泯恩仇呢?”迷

  茫的叶天龙希望自己能够得到一点开导。

  “认什么认?有什么好认的?”凤

  夫人声音突兀拔高,带着一股子凌厉:“谁养大,他就是谁的。”“

  最该照顾的时候没有尽父亲责任,孩子长大了就想要来摘桃子,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

  “有多远滚多远,一辈子都不要在孩子面前出现。”说

  完之后,凤夫人就啪一声挂掉了电话,隔着几十公里都能感受到她的委屈,还有幽怨。

  这什么啊?叶

  天龙风中凌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