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2625章 代价
  看到大满留下,叶秋琪嘴角牵动,想要说些什么,却口干舌燥,心里很是难过,一个字都发不出来。

  陈泰石也没有说话,只是微微闭上眼睛,大福牙齿把嘴唇都咬出血了,随后全力以赴驾驶车子奔行。

  “呜——”

  三分钟后,商务车出现高速路口,在陈泰石眼睛微微一亮时,侧边响起了一阵汽车轰鸣声。十

  几辆轿车、商务车、皮卡车从左边主干道冲过来,俨然是另一股专门在高速入口堵截的追兵了。

  至少五十人。

  “大福,你们保护叶小姐先走。”陈

  泰石把枪械藏入背后,闪出一刀喝道:“我来阻挡他们。”

  叶秋琪和大福齐齐出声:“石头!”

  “别婆婆妈妈!快走!”

  陈泰石踢开车门翻滚了出去,像是标枪一样屹立在通道上。

  叶秋琪下意识回头望了一眼陈泰石,后者正手指轻抹锋利的军刀,脸上神情平静如水。

  他完全没有即将赴死的悲戚,相反还有一种对命的坦然。

  叶秋琪又喊出一句:“石头!”

  陈泰石没有回头张望,只是用力摆摆手,像是让他们快走,也像是跟他们告别。

  大福心里很是难过,但最终咬咬牙踩下油门,嗖一声冲入了高速路口。

  “呜——”与

  此同时,十几部追兵的车辆肆意飞驰,车轮摩擦在水泥路上,发出密如急雨般的脆响。

  挂在挡风玻璃前的首饰,发出一记记刺耳的撞击声。

  还有追兵不断响起的喊叫声,使这队人马流露出说不出的兴奋和疯狂。

  “砰!”

  没有丝毫的预兆,正要全力冲入高速入口的皮卡车,竟然在狂奔中撞上一道人影。

  刺耳的巨响让开车司机下意识刹车。后

  面几部车在措手不及的情况下,狠狠的从后面撞了过去,再次爆出数声脆响。

  “啊——”

  一些撞到脑袋的敌人发出痛嗥惨呼,车队一时间混乱不堪。

  就在第一辆车的司机抬头查看时,一道凌厉刺眼的刀光,洞穿挡风玻璃刺入了他的胸膛。“

  啊——”一

  声惨叫立刻划破雨空响起。

  陈泰石那张淡然的脸,猛然从雨水中显现出来,有如杀神临世,随后他左手轻轻一挥动。

  两片玻璃射出,一闪而逝!

  两个下车掏枪的身影倒飞而出,发出的凄厉惨叫声。

  惊急怒吼声随之响起,数十名敌人涌出了车门。

  “砍死他!砍死他!”

  “嗖嗖嗖——”陈

  泰石从车上弹了出去,身形如电闯入敌群,手中军刀连连挥舞,如连绵雨水一样让人无法抵挡。这

  队追兵在手忙脚乱的情况下,便已被他砍翻了十几个人。陈

  泰石的杀意越发高炽,如惊涛裂岸,反手一刀掠过。三

  名好不容易掏枪锁定的敌人,胸膛溅血惨叫着倒地。

  “砰砰砰!”

  在敌人吼叫着重新稳住阵脚的时候,陈泰石闪出背后的枪械,对着敌人就是扳机扣动。

  六名敌人身躯一震,眼神震惊,随后一头栽倒在地,身上都有一个血洞。陈

  泰石的视野中,很快出现几辆冲来的机车,他枪口一偏,毫不犹豫击倒三部。

  随后,枪口一压,对着漏油的机车扣动扳机。

  “轰——”机

  车爆炸,一团火焰四射,无数碎片横飞,掀翻七八名追来的敌人,也让后面机车嘎的一声停止。浓

  烟中,陈泰石钻入一辆皮卡车,倒退十几米横在高速入口挡路。

  接着,他扭头看了一眼高速道路,大福他们已经见不到影子,心里轻松。“

  砰砰砰——”只

  是陈泰石虽然把这批追兵杀得七零八落,但第二批追兵很快抵达,车门散开,散弹枪探出射击。无

  数子弹和铁砂罩向了陈泰石。陈

  泰石连连翻滚躲避,可是身上依然疼痛了三四次。

  红衣女人钻出,手里依然把玩着水果刀,眸子玩味。

  “砰砰砰!”在

  她微微偏头中,数十名追兵握着猎枪交替射击,不断扼杀陈泰石的生存空间。

  陈泰石身前身后全是弹孔,作为掩体的皮卡车也破烂不堪。

  第三轮密集枪响过后,红衣女人打出一个手势,制止一干追兵继续射击。

  “我们有三十多把枪,一百多号人,不,加上追来的人,估计三百人。”

  红衣女人轻蔑一笑:“你虽然能打,但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你生死只在我一念之间。”陈

  泰石握握枪械,想要射击却散去念头,最后一颗子弹了,不如留给自己。

  “你现在,只有两条路可走。”

  红衣女人笑意深沉:“要么被我们乱刀砍死,要么,乖乖投降听我的话。”

  对她而言,陈泰石本身没什么价值,通过控制陈泰石叫回逃去的叶秋琪,这才是真正的目的。

  陈泰石冷笑一声:“别废话了,叶小姐已经跑远了,我任务完成了,我是死是活已经不重要了。”

  “不过老子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投降的。”

  陈泰石保持着强势:“你们有本事就把我乱枪打死。”“

  你可以选择不投降,只是这样一来,你两个只剩一口气的兄弟,就真的要一命呜呼了。”

  红衣女人嫣然一笑,手指轻轻一挥,后面几个手下马上从一辆皮卡车,架起浑身是血的大智和大满。陈

  泰石心里一惊,随后一紧,惊是惊喜两个兄弟还活着,紧是揪心他们成为了筹码。“

  砰砰砰!”

  在红衣女人的偏头中,十几个猛男一拥而上,对着大智和大满猛踹。只

  剩下一口气的大智和大满,本能抬起双手防护,却遭受更多的拳脚打击。

  鲜血溅射。“

  住手!住手!我们都是叶家的人,也是叶院长的人。”

  陈泰石厉喝一声:“你们伤害他,就是叫板官方。”

  “靠!基县这地方,哪有什么院长事?”一

  个光头汉子狞笑呼喊:“这里,我们最大。”

  喝叫之余,他对着大满和大智又是两脚,直接踩掉他们几颗牙齿。

  满嘴是血。

  “自己选择,降还是不降,我这些兄弟火气大,我控制不住。”红

  衣女人说到最后,笑面如花,却令在场众人望而生畏,这是一条美女蛇,阴毒的美人蛇。陈

  泰石眼底闪过杀机,冷冷喝出一声:“这么威胁我,我绝不会放过你们的。”“

  别跟我叫板。”

  红衣女人收敛笑意,恢复高冷的姿态:

  “别说是你,就是叶天隆,也没资格跟我叫板。”

  “叶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陈

  泰石缓缓松开枪械,但并未歇斯底里,语调平缓低沉:“你们会付出代价的。”“

  代价?”

  红衣女人冷笑,显露内心的不屑:“有本事就让他现身,让我知道什么叫代价。”几

  乎同一个时刻,一列车队正缓缓驶入基县,朦胧的车窗中,叶天龙闭目养神……

  斑点狗安静坐在他身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