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2629章 生不如死
  “轰——”在

  陈王人头落地的时候,天空也炸起了一个响雷。

  闪电不仅照亮了陈家太子庙的里里外外,也照亮了,陈黄河和红衣女子他们目瞪口呆的脸。

  谁都没有想到,有人撞破大门撞入神圣不可侵犯的太子庙,更没有想到叶天龙当着众人斩杀了陈王。

  这已经不能用狂妄形容了,只能说是失去理智的疯狂。

  阔大的太子庙,气氛压抑到近乎凝固,有人凝重,有人愤怒,却都是一声不吭。他

  们都没有从陈王的人头反应过来。陈

  泰石见状则亮起眼睛,脸上还有着彻底的轻松,他知道,叶天龙回来了,叶秋琪就不会有事了。大

  智和大满也抖动嘴唇,有着无法掩饰的激动。

  天墨和斑点狗走上来,跟叶天龙并肩站立,虎视眈眈,气势浑雄。

  与此同时,大福带着三名恶犬缓缓退到门口,神情漠然关闭庙门,让太子庙跟外面的繁华隔了开来

  叶天龙提刀一抖,鲜血散去,一脚踹翻陈王尸体:“陈族长,这礼物,可满意?”“

  如果陈族长觉得不够,叶天龙还可以屠尽陈家,作为我送给你的见面礼。”

  张狂而霸道。陈

  土伯吼叫一声:“混蛋!”陈

  黄河也愤怒攒紧拳头。

  陈氏子弟也都嗷嗷直叫,随时要把叶天龙撕碎。

  叶天龙朗声而出:“陈土伯,你贪赃枉法,走私贩毒,还无视官方权威,肆意追杀监察院长。”

  “更是私设刑堂拷问三名官方人员。”

  “你所犯之罪简直是大逆不道。”

  “法律无法把你绳之于法,那叶天龙就替天行道。”他

  展现着一股傲然:“我宣告,陈土伯,死罪。”

  叶秋琪没有下车,安静坐在车里看着这一切,她如果下来,很多事情就会变得复杂了。“

  死罪?”陈

  土伯狂笑不已,随后一拍桌子吼道:“老夫所作所为,何需你来裁决?你又有什么资格撒野?”“

  而且这里是我地盘,轮不到你们几个撒野。”

  “你杀了我的义子,我绝不会放过你。”

  他大手一挥:“来人,来人,给我杀了叶天龙!”

  “哗啦!”

  随着这一声令下,近百名男女纷纷闪出刀枪,杀气腾腾向叶天龙他们围过去。斑

  点狗冷笑一声,脚步一挪,直接撞了过去。修

  长身躯顿如野兽,蛮横撞入了人群。“

  砰!”六

  名陈氏子弟像是纸扎人一样,被斑点狗撞得四处跌飞,武器脱手,鲜血直喷。

  随后斑点狗双手连连击出,把靠近的十余人手腕全部折断。接

  着,他一脚飞出,点中一人胸膛,咔嚓一声脆响,后者直接吐血晕了过去,砸出一个缺口。“

  啊——”在

  斑点狗打开正面缺口时,天墨也猛地踏碎地上一把砍刀,随后右脚轻描淡写一扫。

  数不清的碎片如天女散花般飞射,侧边涌上来的陈氏子弟立即响起惨叫声。

  “啊——”十

  几个人捂着身躯退后四五米,猩红血液顺着指缝流出。

  天墨腾身而起,凌空扭腰右腿顺势扫出,三名敌人如风中的落叶一样,跌飞撞倒了十几人。天

  墨落回叶天龙的身边,脚尖又是一个炫目的回旋踢,围拢上的四名陈氏子弟砰砰倒地。

  没受伤的人止住步伐,又惊又怒看着天墨和斑点狗,没想到这两家伙身手如此惊人。“

  叶天龙。”

  这时,红衣女子走到前面,看着叶天龙冷笑:“听陈泰石说,你很牛,动不动就让人悔青肠子吗?”

  她左手猛地一甩,鞭子狠狠抽在陈泰石的身上,顿时留下一道清晰血痕,也让陈泰石身躯一颤。“

  我他妈从来不信邪,我现在就当着你面抽他了,你叶天龙能怎的?”

  红衣女子眼里闪烁一股光芒,忽然叫嚣了起来:“来啊,伤害我啊。”说

  完,她又是反手一鞭,打在大智的腿上,撕下一块皮肉:“动我啊。”

  叶天龙如水平静:“不知死活。”“

  不知死活?凭你也配叫板我?”

  红衣女子傲然喝道:“给你一分钟,马上跪下向我义父求饶,不然我就打断弄死你跟陈泰石他们。”

  在陈土伯他们玩味盯着叶天龙时,九把太师椅上,靠着陈土伯旁边的一个白胡子老头,也眯起眼睛。陈

  家供奉。他

  嗅到一抹危险气息。

  红衣女子一甩鞭子:“还有三十秒,你试试不跪下来……”“

  轰!”

  叶天龙根本没有废话,脚步一挪冲了出去,俨然化身为一股飓风,朝着红衣女子席卷而去。

  气吞山河。

  白胡子老头心里一颤,猛地睁大锐利眼睛:“陈寇,小心!”陈

  土伯则一拍桌子:“杀了他,杀了他!”

  转眼之间,叶天龙就到了敌人群中。

  几名靠前的陈氏子弟见状慌乱,手忙脚乱抬起刀枪阻挡,却发现动作慢了半拍。

  “砰砰砰!”一

  声声巨响中,叶天龙气势如虹撞飞了他们,随后出现在红衣女子面前。红

  衣女子俏脸一变,没想到斑点狗速度这么快,来的这么猛。她

  的笑容瞬间停滞,随后也娇喝一声,鞭子猛地一甩。“

  啪——”在

  陈土伯他们的紧张目光中,叶天龙脑袋一低,身子一弯,敏捷躲过了红衣女子的鞭子。接

  着,他趁机贴在红衣女子身边,拧腰转胯,一拳狠狠的打在红衣女子胸膛。

  白胡子他们的瞳孔瞬间缩成了针芒状!

  “砰!”

  一声闷响,红衣女子胸口肋骨断了两根,剧痛不已。她

  退得很快,但是叶天龙比她更快。气

  势如虹。

  众人全都瞪大了眼睛,陈土伯也看出不对劲了:“陈寇,小心。”“

  嗖!”

  红衣女子见到叶天龙再度贴近,眼神瞬间凌厉起来,脚步一挪,连退六步,随后一踢身后的十字架。

  身子高高跃起。

  同时,水果刀握在手里,幻化一抹冷芒,刺向了叶天龙脖子。

  “去死……”

  还没喊完,叶天龙冷笑一声,身子一闪,右手骤然变快,拿住红衣女子的手腕,冷酷无情向上一扭。

  “咔嚓!”

  红衣女子的手腕被叶天龙硬生生折断,锋利的水果刀‘当’一声落地。

  “啊——”

  红衣女子迟滞一秒后,发出一记痛苦闷哼,疯狂摇晃脑袋,五官扭曲,像是发癫的疯子。

  好好一只手,被这样硬生生折断,无论是心理和肉体都难于承受。

  这个歇斯底里态势,吓得陈氏子弟纷纷退后,不知如何是好。陈

  土伯和陈黄河也目瞪口呆,怎么都没想到,红衣女子会遭受重创,要知道,她可是陈家第二战将。“

  再受我一拳。”

  在放开红衣女子的手腕时,叶天龙掠过一抹笑意,眸子不带半点感情。一

  拳破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