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2646章 两个选择
  在墨凝然的身边,还坐着一个灰衣中年人,不高大,也不耀眼,平平无奇就跟古天乐一样。

  他的左手背部有一个烙印,形如梅花,很引入注目。

  相比其余人打量叶天龙,中年人要平静很多,轻描淡写吃着海鲜,不惊不诧,像是跟自己无关。

  更让叶天龙凝重的是,他无法探究出中年人的实力,也感受不到他跟塔熊一样的战意。

  深不可测。

  叶天龙作出一个判断,这家伙想必就是梅花先生了。

  “这是黑三角的梅花先生。”

  西门城作出最后的介绍:“他的父亲曾是台城高级将领,后来去了黑三角打拼,成为一代霸主。”

  “原来如此。”叶

  天龙笑着出声:“将门之后,将门之后,梅花先生,你好,大家好。”

  梅花先生看了叶天龙一眼,没有半点回应,只是拿着筷子,不紧不慢吃着碗中食物。倒

  是墨凝然的空洞眼神多了点异样,宛如刀子一样狠狠盯着叶天龙。

  西门城忽然卖了一个关子:“很多人知道梅花先生是霸主,却几乎没有见过他的面目。”“

  梅花先生也很少走动,叶少,你知道是为什么吗?”他

  笑容很是玩味。“

  黑三角霸主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太多人知道未必是一件好事。”叶

  天龙随口给了一个解释,但心里却探究梅花先生深居简出的理由。“

  这只是一个方面,还有一个更重要的方面,但我先不告诉叶少。”

  西门城言语带着一股犀利:“今晚,临死前,你一定会知道答案。”叶

  天龙笑着回应:“临死?西门先生严重了,这个人,命很硬,很难死的。”

  “倒是西门先生,要小心一点。”叶

  天龙跟梅花先生他们打过招呼后,目光又落在西门城的脸上:“很多时候,贵人改变不了什么。”叶

  天龙想通了一些东西,西门城大势已去,不是没有时间跑路,而是要做最后一搏。那

  就是集合他手上全部底牌,干掉自己后扭转台城局势。

  当然,能够聚集这么多大魔头出现,蔡九金他们一定给出了巨大利益。他

  绵里藏针:“换成我是你,看到台城风大雨大,一定跑出去度假。”“

  是啊,其实我的确想过出去避避风雨,可想到这里终究是我的家,外面再好,也不及这里。”西

  门城轻轻摇晃酒杯:“而且我这些朋友很热心,知道我困境后,就说他们会帮我找叶少求情。”

  “所以我就留下来了。”

  说话之间,他抿入一口酒,皮笑肉不笑,似乎认定叶天龙难有作为。

  “西门先生,我今晚真没想到你有这么多贵宾,早知道这些大人物在,我怎么也要改天来访。”

  叶天龙一脸无奈样子:“或者带点礼物过来,这样两手空空,很是不好意思。”

  “要不,我叫人送几份礼物过来?”

  他准备转身。“

  嗖——”

  不等叶天龙挪移脚步,双胞胎就身子一展,像是利箭一样爆射,随后宛如门神挡住叶天龙去路。目

  光凶悍。叶

  天龙看着挡住去路的两个大块头:“各位,我很真诚的,真心想要送礼物给你们。”象

  搏虎淡淡出声:“叶少不用客气,你就是最好的见面礼。”“

  象少真会说话。”叶

  天龙哈哈大笑:“我怎么是最好的见面礼?”

  “叶少死了,西门先生的危机过去,塔熊先生的血仇得报,梅花先生的未来没有障碍。”象

  搏虎流露一抹戏谑:“台城也会恢复安稳,这难道不是最好的礼物吗?”叶

  天龙淡淡一笑:“想要我死?”

  “错,不是想要叶少死,是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象

  搏虎一笑:“台城动荡不安,处处凶险,但只要取了叶少这颗脑袋,整个台城就会风平浪静。”

  “为了台城民众的安居乐业,先天下之忧而忧的叶少,应该不会拒绝这要求吧?”他

  手指把玩着一把餐刀:“如果叶少愿意杀身成仁,象搏虎也愿沾染鲜血成全叶少。”

  “象少说的话跟西门先生一样好听。”

  叶天龙笑着出声:“只是除了我横死平息事端外,还有另一种方式皆大欢喜。”娇

  三娘嫣然一笑:“还有另一种法子?我们怎么没发现?”

  塔熊也停下嘴里的咀嚼,多了一抹兴趣看着叶天龙。梅

  花先生却依然波澜不惊,安静吃着自己的饭,偶尔给墨凝然夹一块鱼,还细心给她挑去骨头。

  “另一种法子,就是把你们全部杀掉。”

  叶天龙双手撑在大理石桌上:“你们死了,什么血海深仇全成空,也就不会惦记那点恩怨了。”

  “同样,你们死了,我再把蔡九金弄死,台城就再也没有动乱根子,民众也就幸福了。”“

  相比我横死成全大家,我更喜欢大家横死成全我。”

  他轻声一句:“不知道各位意见如何?”象

  搏虎和娇三娘他们齐齐变了脸色,眸中怒意清晰可见,显然第一次见到这么猖狂的人。

  这种情况,这种态势,叶天龙还敢叫板,实在狂妄。梅

  花先生也停下筷子,饶有兴趣看了叶天龙一眼,不过很快又低下头,吃他的鱼子酱炒饭。西

  门城大笑一声,看傻叉一样看着叶天龙:“叶少,你说的法子也的确是法子,可惜今晚没用。”

  叶天龙端起面前一杯酒,轻轻摇晃后抿入一口:“不试一试,你怎么知道没用?”“

  如非西门先生确定你是叶家人,我还真以为你是我一位老朋友。”

  象搏虎端起酒杯一口喝完:“这份不知死活的劲,太相似了。”

  他显然想起了宿敌叶天龙。叶

  天龙无视西门城他们的敌视目光,保持着应有的强势:“废话少说吧。”

  “今晚只有两个结局,第一,你们这些贵宾少管闲事,你们吃你们,我们抓我们的。”“

  第二,你们脑子进水掺和进来,跟整个台城作对。”叶

  天龙从容不迫:

  “再通俗一点,要么我带走西门城,要么我打死你们带走西门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