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2661章 撕谁的脸
  没有拿下凶手,叶天龙也没有太多遗憾,对方有备而来,还一个接一个杀局,要想拿下很有难度。而

  且看到地上的木牌,叶天龙也很是开心,赵无忌和颂猜他们都已挂掉,说明袭击者快成光杆司令。

  如此一来,就不足为惧了。当

  然,出于安全考虑,叶天龙还是加强叶家花园戒备,叮嘱天墨暗中保护好叶秋琪。同

  时,叶天龙画出对方的大体形象,交给陈洪虎他们全面通缉。处

  理完这一切后,他才回房间睡觉调节身体,准备睡饱之后送朴紫媛回去。明

  月大楼改朝换代的第二天,朴氏庄园,宽阔后园。早

  上开始就没再下雨,但天气残留了一丝凉意,所以朴家上下还是多穿了一件衣服。

  今天是朴中剑一支的家族聚会日子,但朴玄武等几十名朴氏子侄却没有半点兴奋。朴

  中剑飞回南悍至今没有回来,一起回去的还有十几个重要骨干,全都是受到叶家献金的指证。虽

  然觉得父亲问心无愧,不可能被丢入监狱,人身安全也有保障,但朴斩军还是跟着飞了回去。

  他希望可以亲自保护父亲的安全,他还把朴瓷秋也带了回去。

  如此一来,朴氏家族在台城的骨干几乎被抽空,唯一能主持局面的朴紫媛又生病在叶家疗养。所

  以这一次的家族聚会,远不如往日热闹和人多,几十人情绪也不高涨,有心无力谈论着这次风波。年

  长一代的闲聊几句,更是愁眉苦脸的提前散去。显

  然有自知之明的他们,知道朴氏骨干不在,他们聚在一起也没多少意义,还不如回去睡一会。朴

  玄武跟几个小伙伴踢了一会球,吃了几块西瓜,然后就靠着柱子眺望前方。他

  有点想念自己的‘亚父’了。虽

  然叶天龙不是朴家人,但朴玄武心里却有认识,只要叶天龙在,就是天塌下来也不要紧。“

  呜——”就

  在朴氏子侄情绪不高准备结束宴会时,忽然入口响起了一阵轰鸣声,随后就见十几辆车冲入进来。

  车子呼啸着碾过花圃,撞飞花盆,轰隆隆在草地走了一个蛇形。朴

  玄武见状勃然大怒:“混蛋,谁的车子?不知道后园禁止车子出入吗?”

  “就是,那些花草,全是朴伯伯的心血,怎能这样践踏?”“

  把他们揪下来,必须给我们一个交待。”

  其余朴氏子侄见状也都义愤填膺。

  “呜——”

  在朴玄武带着一干朴氏子侄气势汹汹上前时,冲入进来的车子正来了一个急刹车甩尾。

  气流卷起散落草地上的泥土,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嚣张,接着齐齐横在后园,车门砰砰打开。

  二十几个华衣男女举止狂妄的钻出车门,见到朴玄武他们靠过来,更是自我感觉愈发良好。

  领头的是一个风衣青年,染着黄发,穿着天鹅绒西装、花衬衫、细长裤、尖头皮鞋,还有平光眼镜。

  他在人群刺眼不说,看着还流里流气。风

  衣青年很做作地用双手一梳头发,似乎向众人展现他的帅气和权威。

  他的同伴大部分都是南悍男女,不过也有几个东洋风的女子,时尚、艳丽、高挑。

  其中一个红衣女孩跟风衣青年关系不浅,几乎是粘在他的身边,红唇黑眼,嘴角上翘,充满优越感。随

  后,一伙华衣男女簇拥风衣青年和红衣女孩上前。“

  元哥,是你……”

  辨认出风衣青年是谁后,朴玄武他们全都停止了脚步,脸上还有着一抹尴尬。

  朴时元,朴氏正支的第一继承人。虽

  然被叶天龙的一千亿赎金,搞得满地鸡毛不复往日的风光,但朴中剑上位之前,他依然位高权重。无

  论朴玄武内心多么不情愿,他必须掩饰情绪,摆出热情的脸,凑上去打招呼:“你怎么来了?”

  多事之秋,总是要夹着尾巴做孙子的。“

  怎么,玄武,不欢迎我啊?带这么多人过来,手里还拿着酒瓶,要打我啊?”

  朴时元缓缓走进朴玄武,阴阳怪气地笑了笑,随后伸手揉了揉朴玄武脸蛋:“是不是要打我啊?”他

  揉面粉一般肆意揉着朴玄武的脸,对任何人而言,这种粗鲁无礼的问候方式都算侮辱。

  但朴玄武不闪不避,逆来顺受:“不敢,我没想到是元哥。”

  朴时元皮笑肉不笑:“不敢最好,不然你这个杂种,可就要被我踩到深渊里去了。”

  “虽然本少栽了一个大跟斗,正支最近活得也不滋润,但依然不是你们这些旁系能叫板。”“

  而且最近风水又开始轮流转了,朴中剑受贿被逮去审问,我却找到融资化解朴氏集团危机。”

  “所以你们在我面前还是夹着尾巴做人为好。”他

  轻轻拍着朴玄武的脸颊:“不然你们死都不知怎么死。”

  朴玄武眼里掠过一抹冷芒,但随后又咬着嘴唇掩饰:“我们不敢跟元哥作对的,何况我们一家人。”

  “对了,元哥,你突然来台城,不知道有什么事?”朴

  玄武轻声一句:“或许我们能帮点忙。”

  朴时元闻言猖狂发笑,向来叼炸天的表弟,此刻跟孙子一样谨小慎微,这极大的满足他的虚荣心。往

  日被叶天龙和孔子雄踩掉的信心,此刻又全都回来了,朴时元感觉通体舒坦,全身飘飘然。“

  家里说了,朴中剑问题很严重,不是一天半天就能回来的。”朴

  时元大笑一声,大摇大摆走到主位坐下:“所以让我来这里主持大局,也是对我淬炼淬炼。”

  “你们有什么意见吗?”朴

  玄武他们脸色微微一变,随后齐声回道:“没意见,一切听从家主安排。”

  “去,让我小姑,也就是你妈过来。”朴

  时元忽然望向朴玄武开口:“就说我来了,赶紧好好招待我。”说

  到朴贞韵时,朴时元脸上划过一抹邪笑,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还有,把朴紫媛她们全部叫回来,今晚在朴氏庄园一起吃饭。”他

  忽然脸色一沉:

  “告诉他们,谁不给我面子,我就撕谁的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