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2665章 那就杀害吧
  “我没资格?”听

  到朴时元自以为是的话,叶天龙缓缓穿过人群,冷笑一声走向朴时元:

  “我是朴先生的老朋友,朴斩军的兄弟,朴瓷秋的男朋友,朴玄武的亚父,实打实的朴家人。”

  “朴先生离开台城的时候授权给我,南悍事务由新主事人决断,但是朴氏旁系事务由我全权打理。”

  “这是朴氏庄园,是朴先生是私人府邸,是朴氏旁系的府邸,不是官方办公楼青天大厦。”

  说话之间,叶天龙来到了朴时元的身边,身手拍拍他的脸颊笑道:“

  你说,我有没有资格掺和今晚的事?”他

  的手很嚣张,也很有力,打得朴时元脸颊都红了。朴

  玄武他们全站出来,齐齐喊道:“没错,叶少是朴家人,所有人都知道,他有权参与我们事务。”“

  叶少早就参与过我们家宴了。”

  朴紫媛也附和一句:“父亲也默许了他跟瓷秋的关系,我们全都当他是自家人。”

  “就算你有资格掺和朴家的事,但你知道我是谁吗?”

  朴时元一把打开叶天龙的手怒道:“我是朴时元,正支继承人,不是你们旁系能够得罪。”“

  而且我是南悍驻台城的新领事,你挑衅我,就是挑衅台城,挑衅南悍。”

  他怒不可斥:“我一个电话向台城官方求助,就能把你们全部抓去监狱关起来。”

  “新领事?”

  叶天龙冷笑一声:“不好意思,我不批准!”“

  你不批准?”朴

  时元嗤之以鼻:“你算什么东西啊?”

  “砰!”

  叶天龙流露一抹讥嘲:“明月五院我说了算,四十万军队我能作主,黑道商道我一言决之。”“

  你说说,我算什么东西?”“

  记住了,我叫叶天龙,台城主事人。”

  话音落下,叶天龙一脚踹翻椅子,让朴时元扑通一声倒地,无比狼狈。同

  时,叶天龙这一番话,让整个大厅一片死寂。

  不管是受伤的小田佳凉子,还是朴贞韵母子等人,全都讶然看着叶天龙。

  西门花园一战以及明月大楼事变发生太快,封锁太严,加上他们注意力在内部矛盾,所以信息缺乏。因

  此叶天龙这话出来,马上让众人震惊不已,这意味着台城已经改朝换代,叶天龙是台城土皇帝。朴

  贞韵他们下意识望向朴紫媛,朴紫媛微微点头,表示叶天龙所言真实。朴

  玄武两眼发光,有着说不出的崇拜,亚父就是亚父,一如既往地牛掰。朴

  时元和小田佳凉子他们不想相信,可看得出叶天龙不像开玩笑。“

  如果朴少不相信的话,尽管打电话叫台城官方,你能搬动一兵一卒,我跪下来叫你大爷。”叶

  天龙拉过主位的椅子坐下,俯身看着地上的朴时元:“如果搬不动一个人,我把你沉海怎么样?”朴

  时元眼皮直跳,很是羞辱,很是愤怒,想要应战,但理智最终告知他不要鲁莽。

  “怎么?不敢?那就是说,你相信我说的话了。”

  叶天龙拿起酒瓶倒了一杯酒:“你说,台城现在我说了算,我不喜欢你这人,你能做得了领事吗?”朴

  时元眼里涌现一抹绝望,叶天龙真是台城主事人,他有绝对的主动权选择合作者。

  “叶天龙,我们今天认栽,但你不要太得意,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朴

  时元咬着牙站起来,随后强撑着勇气回应:“朴氏和皇刀会也不是你可以随便羞辱的。”“

  我们一定会再见的……”说

  完之后,他就要带着一干人等离开。“

  谁让你走的?”

  叶天龙嘴角勾起一抹戏谑:“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你撒完野就可以离开的地方吗?”朴

  时元愤怒不已,看着叶天龙喝道:“我都认栽了,你还要怎样?”“

  跪下!”

  叶天龙神情忽然变得冷漠,一股无形的压力,轰然降下,宛如泰山一样压住朴时元的身子。朴

  时元也看着叶天龙,还不断告诫自己,要有尊严,要不甘示弱,要狠狠对抗叶天龙的威慑。

  但想象永远是美好的,现实却总是那样残酷。

  叶天龙的双眸,就如月光在清亮的刀锋上,缓缓游走,猛然间暴射出的那星寒芒,散发着无尽杀意。

  一切的凶悍和坚持,都如沸水浇雪,消失无踪。凌

  厉的杀意,龙池法师的秒杀,如同暴风雨来临,让朴时元心神一颤,双膝不受控制地扑通跪地。“

  统统跪下!”叶

  天龙又把目光望向小田佳凉子一伙人,不怒而威,让人不可侵犯,也让朴时元的同伙眼皮直跳。他

  身上散发出来的凶悍气息,甚至使温暖的春风,也有了冰川的寒意。“

  扑通!”“

  扑通!”

  “扑通!”

  一个接一个南悍男女,保镖,全都颤巍巍跪在地上,很是羞辱,很是憋屈,却又无奈。

  此时,在他们眼中,叶天龙已经不是一个普通的人,而是具备生杀大权的神灵一般。

  “扑通!”

  小田佳凉子也控制不住跪在地上,很是羞愧,嘴角颤抖着,眼中闪过一丝怨毒。“

  叶天龙,你不能动我们。”

  她嘴唇都咬出了血:“你没资格伤害我们。”

  “来人,打断朴时元他们的双手双脚,然后有多远丢多远。”

  叶天龙看都不看歇斯底里的小田佳凉子,很果断地发出一个指令:

  “告诉南悍官方,要么让朴紫媛做领事,要么就拆了领事大楼。”

  “我的地盘,我作主。”

  他一口喝完杯中红酒,起身从人群缓缓穿过……

  小田佳凉子愤怒不已,忽然用华夏方言大骂:“叶天龙,你个混蛋,你没资格伤害朴少他们。”

  “你是低等民族的人,你没资格骑在朴少和皇刀会头上。”

  她愤慨无比:“朴少和皇刀会的高贵血统,不是你这种人可以冒犯的,你的所为会被天谴的。”“

  不是东洋人?”叶

  天龙停下脚步,看着小田佳凉子笑道:“原来是民族败类。”

  小田佳凉子极其厌恶叶天龙站在他们头上:“你敢伤害朴少他们,皇刀会绝不会放过你的。”“

  没资格伤害……”

  叶天龙淡淡一笑,挥手拿过一支枪:“那就杀害吧。”枪

  口一偏,扳机扣动,砰砰砰,一阵密集枪声中,十几名东洋人脑袋开花,一头栽倒在地。

  小田佳凉子悲愤不已:“不——不——”

  “你……也去死吧。”

  叶天龙枪口一抬,落在小田佳凉子的眉心,一记枪响,头颅碎裂……小

  田佳凉子身躯一震,满头是血,随后直挺挺倒地,眼睛瞪大,似乎没想到叶天龙说杀就杀。

  朴时元他们见状散去最后一抹抵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