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2794章 太绝望了
  “迟到了。”

  叶天龙从停车场脱身后,就全力赶到锦绣江南,可依然迟到了十分钟,他有些懊恼,但是收敛情绪。

  他来到约好的建筑门口,一栋独立小院。门

  口站着两名黑人保镖,他们见到叶天龙跑过来,就本能伸手一拦,眼睛还带着一股子凌厉。叶

  天龙笑着解释一句:“我叫叶天龙,我跟安巴王妃约好的。”“

  你来迟了。”没

  等两名黑人保镖出声,门内又走出一个青衣女子,她冷冷看着叶天龙:“迟到了整整十分钟。”

  女子三十岁不到,身材修长,只是全身散发寒气,像是一石冰块一样,让人感受不到半点温度。

  哈密儿。叶

  天龙很是歉意:“不好意思,路上有点事耽误了,实在对不起。”“

  有些东西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不是一句对不起就可以挽回的。”哈

  密儿依然不带半点感情:“王妃说了,她最讨厌被人放鸽子,更讨厌不守时的人。”“

  你要想见她,现在只有两个法子。”叶

  天龙轻声问道:“不知道什么法子?”虽

  然觉得这安巴王妃架子大了一点,但毕竟是自己迟到打扰人家安排,受点惩罚也是正常的事情。

  哈密儿俏脸一沉:“一,在这里跪半个小时,二,从门口爬进去。”“

  再见。”

  叶天龙掉头就走,他对迟到可以表示歉意,但不会放弃自己的尊严。哈

  密儿见状差点气死:“你”

  “哈密儿,让叶少进来吧。”

  就在叶天龙走出五六米时,一个清甜的声音从院子幽幽传了出来,还带着一股威严。

  哈密儿神情变得难看,对叶天龙恨意又多了几分,她抬头看着门口一个摄像头:

  “王妃,这小子迟到了十分钟。”她

  很是不甘:“他太不把你放在眼里了,怎么也该受点惩罚啊。”叶

  天龙停止脚步笑道:“我已经说过,我有点事耽搁,人这一生,谁能没个意外?”

  哈密儿俏脸一沉:“你意外不意外,跟王妃有什么关系?我只知道,你浪费了王妃的时间。”

  叶天龙毫不客气:“从你拦住我到现在,浪费的早超过十分钟了。”

  “小子,找死?”

  哈密儿眼神一冷:“你没资格跟我相提并论,摆正你自己的位置懂不懂?”此

  时,清幽的声音又传了出来:“好了,哈密儿,别争执了,让叶少进来吧。”“

  哈曼先生介绍来的朋友,是不会让我们失望的。”女

  人语气变得坚定:“让他进来吧。”哈

  密儿呼出一口长气,毕恭毕敬回应一个是。

  然后,她侧头看着叶天龙,语气生硬开口:“请!”

  叶天龙淡淡一笑,举步跟着哈密儿走入进去。

  从安巴王妃的声音判断,院子应该不会太大,可叶天龙走入进去,却发现别有洞天。而

  且进入院子的木门后,他的耳朵就响起了一阵古琴声音,很忧伤,也很好听。“

  叮叮叮”

  在哈密儿的引领之下,叶天龙很快来到院中一个角落,一个布置不少白色布幔的凉亭。凉

  亭摆着一张琴桌,桌前坐有一个娇媚女子,看不出年纪,但从身材和气质判断,应该不超三十岁。此

  刻,她正双手抚琴,道不尽的优雅和风流。

  叶天龙扬起一抹笑容,上前一步恭敬出声:“小子叶天龙,见过王妃。”琴

  声,并未因叶天龙的问候而有丝毫中断。

  那双葱指皓腕之手,在琴弦上挑摁拂弄,依然是那样地平稳,一个个音符不断跳跃,落入众人耳朵。

  叶天龙没有再说话,只是站在旁边聆听,琴音较诸先前之清幽,显得愈发含蓄典雅起来。“

  喝茶!”哈

  密儿虽然不爽叶天龙,但还是给他倒了一杯茶。

  叶天龙接过茶杯,轻轻点头表示谢谢,随后在琴声中抿入一口。“

  叮”

  叶天龙依然保持着平静,静静地看着那处,看着安巴王妃那张宁静恬淡,却依旧难掩媚意地容颜。

  今日的安巴王妃未着盛妆,只是淡淡勾了勾眉梢,却将本身的风华气息渲染的满园尽是。一

  头乌黑秀丽地长发,也披散在肩后,没有精心扎起,只是用了一束丝巾挽了一挽,更显清丽自在。她

  在低头抚琴,眼帘微垂,睫毛柔顺地搭在如玉地肌肤之上,让叶天龙不得不承认这女子的魅力。

  安巴王妃弹的曲子也很动听,有张有弛,一看就是练过多年,只是叶天龙听着却不太舒服。

  他从里面听到了一种悲观,一种消极,一种绝望,好像唆使人要向命运妥协。这

  跟怼天怼空气的叶天龙格格不入。

  看了叶天龙一眼,安巴王妃浅浅笑,手抚琴弦。

  “叮咚”一声,空灵的琴声,立刻又占据了安巴王妃的心灵。他

  手里还端着茶杯,可是他忽然觉得茶杯是多余的。

  这也是他第一次有这种感觉,琴声彷佛已将他领入了另一种天地,那里没有痛苦,没有挣扎,也没有生气。

  叶天龙还发现,随着安巴王妃的琴声流淌,哈密儿她们的神情也起了变化,全都多了一丝悲凉。叶

  天龙皱起了眉头,他感受得出王妃的弹琴水准,那绝对是殿堂级别的人物。

  特别是她天生的哀伤气质,让她演奏这一首曲子浑然天成,可也因为这样,她的琴声会左右人的思想,会让人失控。

  换成一些刚刚失去亲人或者遭遇悲催事故的人来听,八成的人听完可能会自杀。“

  当”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琴音落下最后一个音符,安巴王妃收住了白皙双手,抬起那张俏脸望向叶天龙:

  “叶先生,听得懂这曲否?”哈

  密儿也望向叶天龙,寻思他有没有两分道行。叶

  天龙微微一愣,沉思一会摇头:“这曲子很陌生,不论是东方,还是西方,都没有这曲调。”安

  巴王妃幽幽一笑:“叶先生果然高见,这曲子是安巴所创,名字叫草,不登大雅之堂。”

  “王妃客气了。”

  叶天龙轻声一笑:“虽然你这曲子没有收录,也没有广为流传,但它的水准却超出一般曲子。”

  “如果一百分满分的话,王妃弹的这首曲子,可以打个八十分。”他

  补充上一句:“如果再换一个人弹,随便一人,可以打个九十分。”

  “哦?”

  安巴王妃露出一抹兴趣:“为什么我来演奏只能八十分?而别人就是九十分?还是随便一人?”

  “难道我琴艺这么不好,比不上当今世界任何一人?”

  安巴王妃笑着出声:“叶少是否可以给个解释?”

  “原因很简单……”

  叶天龙淡淡出声:“王妃太绝望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