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2796章 神控之术
  “草……天?”

  听到叶天龙这个名字,安巴王妃顿时一愣,哈密儿和一干保镖也都翻白眼,觉得叶天龙太粗俗了。

  虽然加上的这个字,很吻合这一首曲子的主题,也跟安巴王妃的消极形成鲜明对比,可实在低俗。

  而且这隐约有点调戏王妃之意了。

  “叶少果然是奇人。”

  短暂的沉默之后,安巴王妃娇柔一笑,打破了沉默开口:“只是一字,就让整首曲子意思相反。”

  “而且特别吻合叶少刚才弹奏出来的主旨。”

  王妃由衷赞许着叶天龙:“华夏果然是人杰地灵,比奥斯国子民有深度多了。”

  “王妃客气了,我也就是班门弄斧,随手一弹。”

  叶天龙谦卑开口:“真正论起琴艺,我差王妃十条街。”

  “起这个名字,看似低俗,可是大俗也是大雅,王妃卑微到尘土里,我就狂妄到怼老天。”

  他补充一句:“当然,这只是我个人想法,王妃觉得不喜欢的话,可以给它换一个名字。”

  安巴王妃轻轻摇头,随后笑着接过话题:“不,我喜欢。”

  “这个名字不错,正如你所说,大俗就是大雅,而且是你张口喊出来的,最能体现这曲子主旨。”

  “换成其他的名字,只怕没有这种意境。”

  她露出一抹满意神情:“看来以后我又多一个师父可以学习了。”

  叶天龙摆摆手:“班门弄斧,王妃见笑。”

  “能够聆听一遍就重新演奏的人,能够相同曲子弹出相反意义的人……”

  王妃娇柔一笑:“能够得到哈曼先生鼎力赞许的人,在我面前是不需要谦逊的。”

  “谢谢王妃夸奖。”

  叶天龙近距离看了女人一眼,发现她比想象中柔弱,好像是现代林黛玉,随时可能被一阵风吹倒。

  不过叶天龙又没有发现她身体端倪,除了刚才被自己琴声乱了心绪那一口血。

  “咱们不要客套了。”

  王妃绽放一个好看笑容,挥手邀请叶天龙走入凉亭:“从现在起,叶少就是安巴王妃的尊贵客人。”

  “只要道理在你这边,无论你遭遇什么事情,我都不会让你受到委屈。”

  “安巴能力虽然有限,但在奥斯还是有点话语权的。”

  “所以不管是泰斯王子还是谁,我都不会让他们任由欺负泰斯王子的。”

  她轻描淡写几句,却带着不容置疑的态势,叶天龙虽然觉得奇怪,但他却下意识相信王妃的话。

  “那就谢谢王妃了。”

  叶天龙扬起一抹笑容:“其实我今天来这拜访,主要是替哈曼先生来看看故人,没有特别的事情。”

  他一度想过把泰斯王子的刁难说出来,一旦王妃援手,十亿诚意金就可能不用缴纳了。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想到欠王妃一个人情,叶天龙还是选择出这十个亿,毕竟还不清王妃的底细。

  “不管有没有事,来了就是客。”

  王妃目光温柔看着叶天龙:“何况你我因琴结缘,今晚一起吃饭吧。”

  叶天龙想要婉拒:“夫人客气了……”

  “别拒绝了,做朋友就要落落大方,千万不要扭扭捏捏。”

  安巴王妃保持着恬淡笑容:“而且我很久没有哈曼先生的消息了,希望你可以跟我多讲一讲他。”

  叶天龙无奈一笑:“王妃这么盛情,那叶天龙就恭敬不如从命,免得让王妃看低了我。”

  “不过,我对哈曼先生了解也不多,只在乌国见过两次面……”

  他很实诚地补充:“所以王妃要探听哈曼先生的情况,天龙只怕会让王妃生出失望。”

  “无妨,知道多少就说多少。”

  安巴王妃看着叶天龙笑了笑:“他不是我敌人,也不是我恩人,他是我亲人,义父……”

  叶天龙无比惊讶:“义父?”

  “没错,他就是培养我长大的义父。”

  王妃绽放一丝明媚笑容:“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我,更没有我的现在,只可惜我们不便见面……”

  叶天龙若有所思点点头:“原来如此。”

  事情慢慢摊开来说后,叶天龙跟安巴王妃就一见如故,相谈甚欢,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多年老友重逢。

  叶天龙呆了足足三个小时,然后才从锦绣江南离开,为此,安巴王妃推掉了两个饭局和一批拜访者。

  “王妃,你就这么欣赏叶天龙?”

  在叶天龙背影消失之后,哈密儿眉头轻轻皱起,看着幽深大门问道:“一首曲子就让你投降了?”

  “不是投降,是相见恨晚。”

  安巴王妃端起红酒抿入一口,随后扬起一丝笑意:“而且他虽然只是一曲,但你不觉得够惊艳吗?”

  哈密儿先是沉默,随后点头承认:“确实惊艳,听一遍,他就记熟了,还能弹奏出相反意思。”

  “这份功力确实惊人,至少不输给哈曼先生。”

  她低声一句:“不过因此对他全面高看,会不会有点太草率了?”

  “高看?”

  安巴王妃掠过一抹戏谑,随后慵懒伸展一下手脚,香气流淌:“这一首草,我弹奏了十八年。”

  “每一个词语,每一个曲调,每一个情绪,都灌入了我最宝贵的青春和心血。”

  “你应该知道,这十八年来,我用这一首曲子,掌控了多少人的思想?杀了多少愚昧的生命?”

  “天非教的三百人,听着我的曲子,在悲伤中一个个服毒自杀。”

  “金色门的一百八十人,也是在我曲子的驱使之下,前扑后续跳入波罗的海。”

  “圣金派的八十三人,也在我曲子迷惑下,对敌人发起了自杀式袭击。”

  “这十八年,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在我曲子下死去,或者替我杀人。”

  “就连你们,提前吃了药,戴了耳塞,心理准备,还听了十几年,今天依然徘徊陷入的边缘。”

  “这么多人都扛不住草的洗脑,可叶天龙不仅扛住了,他还你反其意而行。”

  “他不仅把这首草弹奏出相反之意,更让我心神受到了严重伤害。”

  “今晚之后,只怕我三个月内,也无法驾驭这一首草了。”

  王妃眸子闪烁一抹光芒:“叶天龙的厉害,你可想而知。”

  哈密儿低声一句:“是我一叶障目了。”

  “这也不怪你,不是当事人,无法感受叶天龙的那股反击,也许他并没想过攻击我。”

  王妃缓缓站了起来:“只是无论如何都好,哈曼先生替我物色的这个人,我很喜欢。”

  “我一定要得到他。”

  她红唇轻启一声:“有了他,相信我的神控之术就会再进一步。”

  “好好盯着他,好好照顾她。”

  王妃娇柔一笑:“在我没采了他之前,一定不能让他出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