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2879章 一点面子没给
  深夜,荣胜利书房。 一

  盏柔和灯光中,荣胜利捧着一杯热水瞄向荣耀几人: “

  叶天龙斩断了荣四月的手?” 他

  语气保持着平淡:“他没给你们半点面子?” “

  没错!就是他斩的。” 荣

  耀踏前半步,脸上尽力隐忍,但眸子还是有着怒火:“知道我们身份,但一点面子都没给我们。” “

  叶天龙实在太嚣张了,我都主动息事宁人,连林苗苗的伤都不计较,他却依然当着我的面伤人。”

  “一剑斩断了荣四月的手,这不仅仅是伤害你孙子的手,也是打我和荣家的脸啊。” “

  我真想下令把他就地正法,你为何让王叔阻拦我动他?”

  他也算是一个城府不小的人了,不然也难于在边境重地扎根十五年,可想到叶天龙所为依然要动怒。 王

  戈壁咳嗽一声,也笑着挤出一句:“叶天龙确实猖狂了点,戾气比起斩断宋东华手臂时还要大。” “

  不过身手也比昔日要强大十倍。”

  “老奴也算少林七十二绝技传人,结果还没把招式展示出来,就被他打得满地找牙。” 他

  笑容变得玩味起来:“他比起当年的孤星师太还要胜上一筹。” 已

  了解整个事情来龙去脉的王戈壁,没有告知是林苗苗和荣四月挑衅在先,他知道荣耀不想听这个。

  对于荣耀来说,道理是没有意义的东西,自己人好坏才最重要,所以王戈壁提醒荣耀一句:“

  要拿下叶天龙,起码要一个团。” 王

  戈壁叹息一声:“而且是配备重火力的……”

  荣耀闻言微微变了脸色,他也是一个聪明人,自然听得懂王戈壁的意思。

  叶天龙以前就砍过宋东华的手臂,结果生龙活虎活到了现在,而且那时的叶天龙还不怎么牛叉。 所

  以他现在砍了荣四月的手也没什么大惊小怪,何况他的身手已经远超昔日的自己。 王

  戈壁要荣耀不要轻举妄动,免得被叶天龙反手清算。 “

  爸,我们就拿叶天龙没半点法子?”

  荣耀声音带着一股不甘:“就这样任由他叫嚣,打脸?传出去,荣家颜面以后怎么放啊?” “

  很惭愧的说,真拿他没法子。” 荣

  胜利低头喝入一口热水,随后靠回沙发看着儿子叹道: “

  单打独斗,他是九品巅峰高手,华夏没几个人打得过,不,整个世界都没几个人打得过。” “

  玩黑玩阴谋,他心思如狐,手下一干死忠,围攻无法奏效之外,还可能招致他掉头报复。”

  “讲靠山讲背景,他有赵帝天有老太君,只要他不触犯国家底线,谁也无法栽赃陷害弄死他。”

  说到这里,荣胜利语气有着一抹无奈,但同时有一丝不加掩饰的欣赏。

  荣耀声音一沉:“华夏是一个国家,是有国法有制度的,再有靠山再有实力怎样?”

  “犯法了,就要问罪。”

  他振振有词:“难道因为他背景实力雄厚,我们就任由他逍遥法外?”

  “华夏确实有法律有制度,但那只是一个广泛的公平,对于很多人来说,它始终有自己的伸缩性。”

  荣胜利眼里迸射一抹寒光:“否则我早就死了,你十五年前也死了。”

  “你应该明白,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那就是一个天大笑话,你什么时候见过当权天子被斩头的?”

  “你我心里更应该清楚,真要按照华夏法律严格实行,我跟你枪毙十次都不够。” 王

  戈壁给荣胜利添上一杯水。

  荣耀不以为然:“那不一样,我们对华夏是有功的,至少功大于过,叶天龙就是一个自大的混混。” “

  自大的混混?” 荣

  胜利冷哼一声:“乌国的远征号,一堆国宝专家,价值连城的图纸,全是叶天龙拿命拼回来的。” “

  你心里应该清楚,这远征号将会是华夏第一艘航空母舰,将会让整个海军实力实现质的飞跃。” “

  这个功劳,比起你扼守边境的稳定要大十倍,也足够抵消他一枪毙掉你的后果。”

  他看着脸色难看的儿子:“我还不怕跟你说,远征号一事,让华夏高层对叶天龙宝贝的不得了。”

  “除了远征号对华夏的重大意义外,那就是他们看到了叶天龙的巨大价值。” “

  有第一个远征号,那就有第二个、第三个远征号……” “

  很多华夏头疼不方便出面的事情,叶天龙会是最好的选择,连金老头都对叶天龙生出了兴趣。”

  “你跟叶天龙站在‘京城一环’面前,只能留一个,你说,他们会毙掉你,还是毙掉叶天龙?” 荣

  胜利毫不客气训斥着荣耀:“所以你要跟叶天龙死磕,你不是找死是什么?”

  荣耀闻言身躯一震,随后陷入了沉默。 良

  久,他抬起了头:“叶天龙的强大,有点超出我的意外。”

  “只是就因为他的强大,咱们要缩头乌龟一样忍了?”

  他提醒荣胜利一句:“我记得,荣家跟他有不少血债……” “

  我当然知道他欠荣家不少血债……” 荣

  胜利放下手中的杯子,缓缓来到荣耀面前,一拍他的肩膀开口:“我也一定会想法讨回来的。”

  “但现在真不是时候。” 他

  宽慰着儿子:“给我一点时间,你也再忍耐一会,四月的断手之仇,我会给你一个公道的。” 感

  受到荣胜利的温暖,荣耀的不满如潮水一样散去,随后轻轻点头:“是我爱子心切,鲁莽了。” “

  我会小心处理此事,也会尽量避免跟叶天龙冲突。” 他

  眸中有着一抹冷冽:“不过我会永远记得今晚这一剑的……”

  “别想这些了,先让四月疗伤,然后举办六十大寿,其它以后再说。”

  荣胜利一握他的手臂:“还有,你待会出去的时候,去老佛爷那里请个安吧……” 荣

  耀点点头:“明白。” 五

  分钟后,荣耀离开了书房,情绪不好走向另一端,准备给贾明珠请安。

  前行途中,荣光迎面走来,手里拿着一个瓷碗,见到荣耀垂头丧气,他就笑着出声:

  “老三,怎么了?情绪这么低落?” 他

  补充上一句:“为林秘书和四月的事情?” 荣

  耀没有半点隐瞒,摸出一支烟点燃:“是啊,想要出口恶气,老头子却要我不得轻举妄动。”

  “虽然我知道他为大局顾虑,可毕竟断了四月一手,做父亲的无能为力,实在是痛苦。”

  他心里很是憋屈。

  “最近六十大寿,还有不少琐事纠缠,老爷子不想啃硬骨头惹出变故,可以理解。” 荣

  光保持着笑容:“你也不要放在心上,荣家不便出手,但不代表其它势力不能出手。”

  “比如荣四月的师门……”js3v3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