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2920章 道歉
  “救命啊,救命啊”

  荣四月摸着额头鲜血,用尽力气喊叫,很快把不少宾客和守卫引了过来

  尽管资料显示,为了凸显荣胜利大寿,也为了自己表现,荣四月联手小伙伴强制延迟京城不少活动。

  连慈善之夜也被挪后了。

  目的就是把所有话题都落在荣家大寿,也让荣胜利看到荣四月的孝心和手段。

  但叶天龙依然没有想到,荣四月会这么没有底线,直接在六十大寿之日跟自己碰瓷。

  看到荣四月头上的鲜血,还有凄凄惨惨的样子,叶天龙嘴角勾起了一抹冷冽,甚至还有不屑和鄙夷。

  “这人是谁啊?怎么敢在荣家撒野呢?”

  “是啊,今天可是荣老大寿,这样当众打他子孙,太打脸了。”

  “他好像是叶天龙,跟赵老和老太君有交情的……”

  “啊,我也想起来了,曾经好像出过一点风头,说什么九品高手,华夏最年轻最厉害的武者。”

  “扯淡,连我这个不习武的都知道,三十以下无八品,百年古训,他这么年轻,怎可能九品?”

  “我也这样认为,而且他好像被台城人囚禁过,真是九品高手,怎会被人抓去……”

  “管他什么身手,什么背景,这样当众打人,实在是太猖狂了……”

  停车场很快拥挤了五十多人,除了十几名如临大敌的荣家护卫外,还有三十多名赴宴的各方宾客。

  他们纷纷靠了过来,对着叶天龙横加指责,觉得他欺人太甚,

  再怎么有恩怨,也不该这时候打人。

  “让开,让开!”

  这时,几个荣家子侄也都赶了过来,其中一个青衣女孩和荣依娜走在前面,俏脸带着说不出的焦急。

  她们很快出现在事发中心,看到头破血流的荣四月,还有叶天龙,脸色微变。

  荣依娜最先出声:“四月,怎么回事?你头怎么流血了?”

  女人一如既往高冷,看人始终高高在上,只是掠过叶天龙时有所躲闪,显然对他有所忌惮。

  青衣女孩也跟着娇喝:“究竟怎么回事?大好日子,怎么见血了?”

  这种日子,打打闹闹已是添堵,何况还流了血。

  “依娜姐姐,薇薇姐姐,救命啊……”

  荣四月捂着脑袋哭丧着脸:“我是被叶天龙打的,我和小伙伴从外面买礼物回来,这里遇见了他。”

  “我怀疑他没有请帖,就多问了一句。”

  “结果他就把我撞翻了,脑袋也被打破了,还说他就是天,他就是法。”

  “不管是在外面,还是在荣家,他想打我就打我……”

  荣四月手指一点小伙伴:“不相信的话,你问问他们……”

  十几名小伙伴马上跟着喊叫:“没错,叶天龙打荣少的,还说他是高手,一个打我们一群。”

  有几个小伙伴还故意露出痛苦神情,握着被叶天龙碰过的地方闷哼,昭示他们也被打伤了。

  叶天龙悠然看着这一幕,不介意这些人的表演。

  “他还说,我算个球,他连我爹面子都不给,二伯也照打。”

  荣四月满脸委屈,一边说着,一边流泪:“薇薇姐,你们可要替我作主,不然荣家的脸就丢尽了。”

  太嚣张了。

  荣四月这一番话,让所有出现的荣家成员面色大变,因为它挑动了每个荣家人的神经。

  几个荣家老者更是吹胡子瞪眼,好像要心脏病发。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叶天龙竟然如此嚣张,敢在大寿之日暴打荣四月,还敢蔑视整个荣家?

  其余宾客也都投去愤怒目光,见过猖狂的,没见过如此猖狂的。

  “太猖狂了,太无法无天了。”

  “真以为这京城他说了算?就是赵老来也不敢这样嚣张。”

  “看来今天不是来祝寿的,是来砸荣老的场子。”

  “必须严惩……”

  听到众人这些指责,叶天龙先是一怔,紧接着,却是笑了。

  叶天龙的笑,很温润,很恬淡,但是不知为何,落在荣四月的眼里,这笑容,却有着一股冰寒之意。

  听完荣四月控诉之后,荣薇薇按捺不住愤怒上前,手指点着叶天龙娇喝出声:

  “叶天龙!原来你就是叶天龙!”

  “好啊,叶天龙,你整天跟荣家作对就不说了,今天爷爷六十大寿你也敢嚣张打人?”

  “你真把我们仁义当好欺负了?你真当我们荣家没人了?”

  “来人,给我把叶天龙拿下!”

  相比荣依娜的高冷,荣薇薇显得更加强势,脸上怒意涌现,此刻对着十几名荣家护卫发令。

  几个荣家老者也都怒喝连连:“拿下,拿下!胆敢反抗,就地毙了他!”

  新仇旧恨一起算。

  “是!!!”

  听到荣薇薇他们一声令下,十几名荣家精锐纷纷拔枪,杀气腾腾要向叶天龙包围过去。

  虽然知道叶天龙身手强横,可事关面子,他们不能不放手一战,而且叶天龙所为让他们气愤。

  “住手!”

  就在这时,一声娇喝传了过来,随后,停车场另一部商务车打开,钻出星天娇和石冰几个人。

  叶天龙一愣,似乎没想到她们也在这,显然在车里呆了很久,不然不可能没见到她们经过。

  一身黑衣的星天娇不仅傲气十足,还流淌着武者的干练,引得不少牲口目光注意。

  “师姐,师姐,你们来了?来的正好。”

  荣四月见状大喜,大声喊叫:“帮忙把这混蛋拿下,用剑刺死他,刺他十几个窟窿。”

  “这混蛋太猖狂了,不仅断我的手,还叫嚣师门无能。”

  他一如既往挑拨离间:“喊着整个七星门都是废物,连师父都不够他一脚踩死……”

  “四月,师父教你做人要诚实,你不能随意诬陷人,更不能挑拨离间。”

  在叶天龙跟石冰对了一个眼神时,星天娇走到事发中心出声:“刚才一幕,我和师姐都看到了。”

  “是你主动挑衅叶天龙的,还故意围着他不让他出去。”

  “你挡了他的道,他轻轻碰了你一下,然后你就故意倒地,还用脑袋撞保险杠。”

  “你这是诬陷,你这是碰瓷!”

  星天娇给叶天龙主持公道:

  “我希望你把事情说清楚,向叶少道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