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2922章 让一让
  “啊”

  随着这一脚踩下,荣四月发出最凄凉的一记惨叫,惊得不少人下意识颤抖了一下。

  打着电话的荣依娜一惊,抬头望过去,正见荣四月如放血的鱼一样,在地上不断扑腾着。

  尘土飞扬中,他的脸因痛苦而扭曲恐怖。

  “我想,大家现在应该知道真相了,你额头的小伤真不是我打的。”

  叶天龙的右脚稳如泰山地踩住荣四月,脸上却绽放人畜无害的笑容:“下一次,可不要冤枉我了。”

  说完之后,他还来回挪动荣四月的断脚,让那份疼痛彻底植入他心里。

  叶天龙很清楚,荣四月这种滚刀肉如果不吓破胆,以后会无穷无尽的找麻烦。

  自己不怕荣四月报复,但身边人未必扛得住,毕竟荣四月手里的资源太多了,做起坏事破坏力太大。

  每一个人都为这眼前的暴虐场面给震住了,荣家保镖也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职责和所应该做出的反应。

  同时,在场每一个人也从内心深处,感到一种冰雪般的冷意。

  这小子,何止是凶悍,还极其猖狂啊。

  石冰和星天娇低头苦笑,不过却露出一抹痛快之感。

  “不!不!混账!混账!”

  荣薇薇喊叫起来:“你不能这样对付四月,你没有资格伤害四月!”

  在荣薇薇多年观念中,向来只有荣家子侄践踏他人,从来没有他人可以欺负荣家人,还是自家地盘。

  “来人!来人!给我杀了他!”

  荣薇薇歇斯底里的吼叫起来,再也没有昔日的高傲清冷,趾高气扬也变成了狰狞面目。

  只是她喊叫的虽然大声,但所有人都旁观这一切的发生,没有人发声制止,更没有人上来阻拦。

  几个荣家老者也没动作。

  叶天龙那么凶残,谁敢冲上去找虐啊。

  荣家保镖倒是想要冲上去,但石冰和星天娇让他们根本无法动弹。

  “我错了,我错了,是我不对,是我诬陷你。”

  荣四月再也扛不住了,叫喊声、求饶声惊天动地:“我再也不敢了。”

  “你诬陷我?”

  叶天龙玩味一笑:“不是我打你额头吗?”

  “不是,不是……”

  荣四月痛哭流涕:“是我看你不顺眼,恨你断我的手,杀了我的苗姨,爷爷他们又不让我报仇。”

  “所以你碰我的时候,我就顺势倒地磕伤脑袋。”

  “我想要让大家指责你,围攻你,让爷爷他们为我出气,师姐她们看到的都是真相,真相。”

  “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荣四月对叶天龙真的怕了,因为他看不透叶天龙的底线,说不定心一狠敢杀了自己,那就死得冤了。

  听到荣四月的招供,四周宾客没有太多惊讶,似乎早猜到他碰瓷,更多是对熊孩子的无奈和同情。

  碰瓷谁不好,碰瓷叶天龙?现在被打断手脚,真是不作不死的典范。

  失去道德高点的荣薇薇气得要吐血。

  “知错就改,是一个好孩子。”

  看到荣四月招供了一切,叶天龙缓缓收回了右脚。

  这一收,力道一松,疼痛瞬间蔓延,荣四月又是杀猪一般嚎叫,身子极为怪异的缩成了一团。

  “荣大小姐,事情已经水落石出了,荣家是不是要给我一个道歉?”

  在几个荣家保镖冲上去包扎荣四月伤势时,叶天龙正背负双手,缓缓向荣薇薇她们走了过去:

  “荣老六十大寿之日,荣四月身为荣家子侄,栽赃陷害,出手打人,荣家是不是该作出解释?”

  “还有荣小姐不问青红皂白,偏听偏信,给荣四月胡乱撑腰,更是下令荣家保镖围攻……”

  叶天龙一步一步向荣薇薇逼去,笑意里面透射着一股冷峻:“荣家是不是该给我一个交待?”

  听到这一番话,四周宾客差点集体吐血,这叶天龙实在太嚣张了,打残荣四月还要荣家给一个交待?

  虽然荣四月作死,可叶天龙也太强势了。

  荣薇薇他们也无比憋屈。

  “荣小姐,需要我重复一遍吗?”

  叶天龙修长而挺拔的身影,就像是倾压而来的山岳,迫得荣薇薇等荣家人情不自禁的连连倒退。

  叶天龙那燃烧着黑色火焰的目光,更让所有的人肝胆俱寒,谁也保不准自己会不会是第二个荣四月。

  “什么道歉?什么交待?什么解释?”

  荣薇薇被叶天龙迫得连退三步,随后又握着拳头冲上来吼叫:“你打伤四月了,还要我们给交待?”

  “叶天龙,你不要欺人太甚。”

  荣薇薇色厉内荏:“这里是荣家,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如非我有两下子,手里还有证据,现在被抹黑、被打残的就不是荣四月,而是我了。”

  叶天龙目光逼视着荣薇薇:“所以我要一个公道,一点都不过分。”

  荣薇薇恼羞成怒:“公道?没有公道!你要公道,自己来讨!”

  “让开”

  就在叶天龙准备讨回的时候,又一大群华衣男女从荣家门口涌现,气势如虹来到停车场事发中心。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态势傲然的紫衣美妇,身材丰腴,面貌秀美,皮肤白皙,跟荣薇薇有六分相似。

  她的身边,还跟着荣光。

  不过让叶天龙多望两眼的,是紫衣美妇身边一个长发老者,身躯笔挺,气势昂然,目光蔑视着一切。

  低垂的左手,有寒光闪现,颇有高手风范。

  见到这些人到来,荣家保镖他们立刻让出道理,全都变得恭敬有礼:“夫人!”

  荣薇薇也散去了怒意,委屈无比上前:“妈”

  紫衣美妇看到重伤的荣四月,俏脸一沉问出一句:“怎么回事?谁伤的四月?”

  荣四月满脸委屈,却不敢指责叶天龙。

  荣薇薇俏脸一抬,手指点向叶天龙:“是他……”

  石冰忙出声解释:“夫人,事情是这样……”

  “第一,让安保队长寿宴结束后,马上收拾包袱滚蛋。”

  不等荣薇薇再说什么或石冰解释,紫衣美妇扫过现场一眼,目光在叶天龙脸上停留不到一秒就离开。

  显然她对叶天龙是格外不屑和轻视的,随后就对陪同过来的荣光发出指令:

  “第二,我不管他是什么人,总之打断他一只手,再把他给我丢入监狱。”

  她的话让全场微微沉寂,荣光如水平静没有回话。

  叶天龙扫过紫衣美妇一眼就勾起一抹讥嘲:这紫衣美妇还真自以为是,真把荣光当成打杂的管家了。

  他顺势扫过荣光,荣光一如既往朴实,不见半点锋芒,给人极其老好人的感觉。

  见到荣光没有反应,紫衣美妇抬起眸子:“荣光,你没听到我的话吗?”

  没等荣光出声回应,叶天龙就笑着上前,彬彬有礼:“夫人……”

  话还没说完,紫衣美妇暴喝一声:

  “住嘴!”

  “你没资格跟我说话!”

  “你也别跟我求情!”

  叶天龙冷笑了起来,拍拍身上衣服讥讽开口:

  “你是荣家夫人,我一个酱油当然没资格跟你说话,不过我也不是跟你求情。”

  “不过,我只是想告诉你,麻烦把路让一让……”

  叶天龙淡淡一笑:“荣薇薇欠我的公道,我还没有讨回来呢。”

  全场众人齐齐张大嘴巴,还以为叶天龙要跪呢,原来还要撒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