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2955章 父与子
  “轰——”当

  天际电闪雷鸣的时候,荣胜利正站在书房里,握着毛笔奋然写下——秦皇汉武,略输文采。

  对于荣胜利来说,他最喜欢的事情,莫过于呆在书房写字,那种感觉比起指点江山也不逊色。不

  过他的雅兴,很快又被一阵敲门声打扰,荣胜利微微皱眉,带着几分不满开口:“

  老王,你是不是越老越糊涂了?”“

  明知道我在写书法,还敲门敲的这么响?”荣

  胜利头也没抬,把剩下的几行字写完,随后就听到一个恭敬声音响起:“父亲,是我!”

  荣胜利把毛笔放在旁边,抬头看着走进来的荣光:

  “荣光?你不是在医院吗?怎么回来了?”

  他端起茶水喝入一口:“没什么事就好好疗养,不然落下病根就要跟我一样受苦。”

  老人还顺势瞄了窗外一眼,风大雨大,寻思王戈壁怎么还没有回来,难道没有完成任务?可

  这不可能啊,感情和药丸都下足了功夫。荣

  胜利掠过一抹光芒。荣

  光恭敬一笑:“因为父亲的缘故,医生对我很尽心,用药也很大方,所以我身体已没大碍了。”

  “再说了,叶天龙那天虽然出手狠辣,可还是给父亲面子留了情的。”

  他一如既往地卑微:“我看似严重,实则不要紧。”

  荣胜利放下茶杯,看着荣光淡淡出声:“身子是革命本钱,要好好珍惜,千万不要胡乱糟蹋。”荣

  光恭敬回道:“是!”老

  人目光平和看着儿子:“大寿的事,有没有责怪我没给你讨回公道?”荣

  光连忙摆手:“荣光哪敢责怪父亲?”“

  再说了,荣光就是卑微之人,父亲没有答应叶天龙杀了我,换取他和小妹回归,对我已是厚爱。”他

  一脸真挚:“还有一点,是我违背父亲指令,擅自对叶天龙暗杀,还被他拿下证据问责。”“

  我招惹出来的祸事,父亲不责怪我已是我幸运,我又哪能再责怪父亲?”荣

  光一副任打任杀的态势。

  “袭杀一事不提了,你也是为了荣家好。”

  荣胜利轻轻一叹:“如果荣耀和荣宗他们也跟你一样善解人意就好了。”

  大寿风波之后,虽然荣胜利权威依然存在,但荣宗和荣耀他们却冷漠很多,似乎觉得荣胜利偏袒了。特

  别是暗中流传的,荣胜利渴望叶天龙回归,更让荣家子侄忿忿不平,认为荣胜利太过唯利是图。这

  些日子到处嘀咕大寿一事,虽然没有当着荣胜利的面说,但也经王戈壁传过去不少。“

  他们只是一时想不通,过些日子就会好起来的。”荣

  光始终彬彬有礼,善解人意:“毕竟这是他们吃的第一个大亏。”

  “希望如此!”

  荣胜利笑了笑,接着话锋一转:“荣光啊,你进了荣家多少年了?”荣

  光站在暗影中,笑容温和:“四十多年了,很小就来了,准确的说,是我父母车祸后就来了。”

  动作一滞,荣胜利停顿了一会,随后轻叹一声:“没想到,你还记得你的父母。”“

  很多事都不记得了,但父母的车祸还是有印象。”荣

  光呼出一口长气:“他们早上还带我去迪斯尼玩,回去的路上就刹车失灵了,我活下来算命大。”荣

  胜利意味深长:“死过一次了,你就应该学会,更好的珍惜生命,而不是挥霍践踏它。”“

  明白。”

  荣光点点头:“只可惜,我生性愚钝,绽放不了生命的色彩。”“

  不,荣光,你其实很优秀,你比荣宗他们都还要优秀,不然我也不会把一堆重任交给你了。”

  荣胜利推心置腹:“可以这么说,没有你在城卫军苦心经营,我就无法在金三钱身边埋下棋子。”

  “没有你在边境大杀四方,就不会有荣耀的封疆大吏。”“

  没有你在南方沿海的强势清洗,也不会有荣宗现在的地位。”

  “为了荣耀的位高权重,我还牺牲了你的好兄弟沐国生。”“

  为了荣宗的根深蒂固,我还把喜欢你的郑家小姐配给了荣宗。”“

  可以这么说,你垫起了他们两兄弟的前途,让荣家这个豪门有了两根支柱。”“

  这些年,你跟学礼还听从我的吩咐,无怨无悔扎入天药一号,先后秘密制造出天药一代,二代。”“

  特别是天药一号,当初妙贞师太给我治病带来灵感,一晃多年过去,经历无数风雨,死了无数精英……”

  “现在经过你的运作,它终于完成了基本的完善,不简单啊。”

  荣胜利站了起来,拍拍他的肩膀:“可以这么说,荣家几百人的功劳,加起来都没有你荣光大。”荣

  胜利不断提起荣光曾经的辉煌事迹,也表明他从来就没有忘记过荣光的牺牲,只是荣光没有高兴。

  原本满脸笑容的他,不知什么时候僵直了神情,虽然还在笑,可已经冷冽,暗影中的拳头也无形攒紧了。微

  微颤抖。

  他在愤怒,发自内心的愤怒,似乎想控诉荣胜利,明知道他做了这么多,却从不肯给他相应的回报。

  荣胜利忽然笑了笑,问出一句:“知道为什么你功劳这么大,我却一直不给予你回报吗?”

  荣光嘴角牵动一下,随后缓缓松开拳头:“不知道。”

  “两个原因。”荣

  胜利亲自起身倒了一杯茶,随后看着荣光笑道:“第一,我这人自私,最爱自己,随后是家人。”

  “你虽然是养子,还对我忠心,可我还是想要,把好的东西给自己子女。”

  荣胜利淡淡出声:“你应该明白这种为人父母的心思。”荣

  光点点头:“明白。”

  “第二,你不是荣家人,能耐却这么大,我肯定要先捧起荣宗他们之余,把你有意无意压制下去。”

  荣胜利跟荣光推心置腹:“否则这个家迟早会乱,会散,会血流成河。”“

  等荣宗他们成长强大了,再让你慢慢冒尖,这就不会对这个家造成伤害,甚至会让你们更和谐。”

  外面的雷声中,荣胜利笑着补充一句:“第三,你是一个让我欣赏的人,我想对你考验更长久点。”“

  通过了这个大考验,你会得到你全部的回报。”

  荣胜利的字眼带着诱惑。荣

  光没有半点欣喜,只是控制不住笑道:“这一考验,就是四十年?”老

  人很是平静:“人久才能见人心!”

  荣光轻叹一声:“人生有几个四十年?”

  荣胜利若有所指:“起码,你平静了四十年后,将会有辉煌的后半生……”

  荣光不惊不喜,只是安静听着,良久,他挤出一句:“

  爸,大妈明天就回峨山门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