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武侠修真 > 我成了灵宝 > 第一一九章剑道之巅
  林道,在后宅亭中,一坐就是一整天。

  借助智慧之火提升了悟性之后,林道就在心界中,开始推衍起先前的棋局,感悟着宁道奇蕴含在每一步棋子中的道与理。

  先前,虽说林道在对弈中赢了宁道奇,但并不能说宁道奇弱。

  通过对弈论道,林道也是因为发现了宁道奇最大的弱点死穴,才能够借此布局,一把屠掉了宁道奇的大龙,打破了宁道奇现在的武道意境。

  但论在武道见识上的广博,就连林道自己,都不的不佩服一声宁道奇。

  在低中级武道见识上,林道能够甩宁道奇好几条街,也借助这庞大的基础底蕴,林道完善了自身武道理念,创出了混元真经,这部筑基开始就直接修行先天一炁,之后更是融合精、气、神三宝,且内外兼修,灵肉同修的禁忌绝学。

  但因为世界限制,论在先天之上的武道见识,以及武道理念,学贯道、释、儒三家的宁道奇,却比林道要高出许多。

  可惜,由于半路修道习武,宁道奇在自身根基底蕴上有所不足,加上当时所学神功虽是残篇,其中蕴含的武道理念,却依然影响了宁道奇自身武道根基。

  因此,自身武道根基被压制之后,宁道奇学的越多,越迷失在各种神功绝学理念之中。导致自身武道体系混乱,无法真正形成统属,凝为一体。

  林道与其对弈时,从第二十手后,就发觉了宁道奇武道体系混乱的缺点,于是直接布局,将那个缺点无限放大,在局部形成以多打少的局面。

  最终,结局就是,宁道奇此时的武道心境破碎,武道意志消散被林道心界捕获,成为林道最好的战利品。

  但这次对弈,却也让宁道奇找到自身武道初心凝成的根基。

  假以时日,等到宁道奇将一身所学化作资粮,使自身根基成长壮大,再次凝聚武道意志时,就是其踏入半步破碎境的时刻。

  这才有了宁道奇临走前,对林道的郑重承诺。

  同时,从那一刻之后,宁道奇也彻底脱出藩篱,有了成为一派宗师的资格。

  这也导致,慈航静斋和佛门,将要失去宁道奇这个超级打手。

  毕竟,作为一个武道宗师,若是给他派当做打手,自身心气会受到严重打击,甚至影响最终的武破虚空。

  因此,这一次两人对弈论道,宁道奇找到了自身武道根基,而林道自己,则得到了宁道奇散碎的武道意志中,蕴含的所有关于先天之境的武道知识。

  双方都借此对弈,武道境界向前坚实的迈出了一步。

  似乎天公作美,知道明日将会有一场武道巅峰对决。

  已经下了三天的大雪,终于在入夜前停了下来。

  等到夜色渐浓之后,一颗颗犹如晶钻的星辰,点缀在夜空之中,向指引着野外迷途的旅者。

  而在后宅,早已无人的亭子里,此时却突兀的出现一个融入周围黑暗的漆黑身影,站在林道与宁道奇对弈的石桌前,观看着那副没有下完的棋局。

  就在黑影对着棋局沉思时,耳边突然传来一声轻语:“邪王驾临,有失远迎。”

  刷的一下,黑影犹如鬼魅般,闪烁了几次后,不得不停在仅隔一步之遥的院墙边。

  此时的院墙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身穿月白色长袍的身影,阻挡在石之轩的前方。

  感受着身上的那被锁定的意志,石之轩放弃了使出魅影身法离去的心思,看着墙上的身影,有些不确定的问道:“林道?”

  “嗯!”林道点头承认后,就身形一闪,出现在亭中,伸手做出一个请字,才开口问道:“不知邪王到访,有何贵干?”

  石之轩感受了一下身上锁定的意念,看了眼亭中的林道,直接走出阴影,几个闪身,出现在亭中,坐到宁道奇原本的位置上,才开口说道:“本座来次,只是想看看,是什么人能够逼走宁道奇那个牛鼻子。”

  亭子依然是那个亭子,石桌依然是那个石桌。

  只是,时间由白天变成黑夜,坐在林道对面的不再是宁道奇,而是邪王石之轩。

  以林道对于石之轩的些微了解,还是有所警惕的。毕竟,对方算是妥妥的精神分裂症患者,而自己现在又不怎么想与其交手。

  第一、时间不对,明天还有一场生死之战要打。第二、林道发现自己有点“吃”撑了,到现在还没能彻底消化宁道奇身上的武道知识。

  因为,不同于宁道奇没有找到自身武道之心,需要一部完整的先天神功指明方向。而他所修的功法残篇,大多都是天人境以下的部分,才会那么急切的想要寻找其他功法。

  而林道自己,从一开始习武,就走在自己所创的武道之路上,一步一个脚印,融百家精华,以补自身所缺。

  所以,对林道来说,那些蕴含武道根基的基础部分,反而对他的帮助更大,能够开阔思路,扩展修行方向,弥补自身功法缺陷。

  加上智慧之火的帮助,只要花费足够的时间,林道还能将那些只剩下基础部分的功法,借助自身武道底蕴,慢慢的将其补全。

  这导致的后果,就是同样的武道知识,宁道奇得到的是功法自身的话,林道连功法本质,创法思路都能够弄明白。

  心中想着白天的收获,对于眼前的“优质股”,林道也不怎么想彻底放弃。

  忽然,他想到对方出现精神分裂的根本原因,那就是不死印法的根基有瑕疵。

  于是,林道率先打破沉默,开口说道:“邪王,若非时间不对,林某倒是想见识一下你所创的不死印法。不入三个月后,我们约个地方比上一次。”说话的同时,林道以太极拳意境,向着院中积雪一抚。

  石之轩本想直接出手,可看到林道那一抚中的意境和雪地上出现的太极图后,心中灵感突生,对于不死印法有了新的感悟。

  于是,在感受到锁定在身上的意念消失后,石之轩深深的看了林道一眸后,开口应下道:“林兄既然邀战,石某岂能爽约!三个月后,石某必会寻林兄比上一次。”

  刚开始说话时,石之轩的身影还在亭中,等到最后一句说完时,空中只剩下几道残影。

  林道看着身前空下的座位,思索片刻后,淡然一笑,转身回去静修,为明日比剑修心凝意。

  …………

  腊月初八,天公作美,晴空万里无云。

  幽州郡城蓟县东北方十里处,一座三百米左右的矮山上,不知何时建起了一座亭子。

  在朝阳还没升起时,原本空无一人的亭中,就出现了一道身着月白色服饰的身影。

  此山虽矮,却紧邻通往辽东的官道。山上更是树木丛生,松柏点缀之下,为死寂的冬季,染上了一丝生机。

  那道亭中那道身影,就是林道本人。

  此时,他似乎忘记了比武,忘记了一切。按照自己的习惯,做着早课,面向东方,等待着朝阳初生的那一刻,去等待天地间最大的造化之力,吞吐蕴含纯阳生机的朝阳紫气。

  时间,在林道修行中,快速的流逝。

  山腰处,树叶落尽,只剩黑褐色枝干的林木上,也开始出现一道道身影,远远的注视着山顶上,亭子中的那个身影。

  山下的一切,早已不在林道的留下丝毫。就在卯时刚过的那一刻,他就感受到一股冲天的剑意,从东北方缓缓而来。

  那股剑意中,似乎孕育着一方世界,厚重与灵动合而为一,刚猛与柔弱凝成一线,混元如一,无始无终……

  在这股剑意的刺激下,潜藏在林道心界深处,林道从独孤求败破之剑意中蜕变出的开辟剑意,也瞬间苏醒过来,与东北方的剑意遥遥相对。

  对于林道来说,虽然有些大华夏种族主义,根本不认为灭掉高丽有何不对。

  但对于这个时代处于剑道之巅的傅采林,还是非常欣赏的。

  因此,这场比斗,即是为了聚势,也是为了见识一番对方领悟的那先发制人,一剑生世界的另一个剑道巅峰。

  或许,借助这次比剑,林道能够让自身剑道更进一步,继开辟之道后,领悟出创世之道,从而感悟出轮回剑意。

  为此,弃剑十多年的林道,在半个月前,手中再次拿起了剑。

  虽说,只是铁匠铺中,三两银子一把的普通铁剑。

  似乎感受到林道的挑衅,那道原本不急不缓的剑意,开始加快了速度。

  一刻钟后,一个同样穿着白色长袍的中年人,出现在山脚下,双眸越过虚空,直接看向山顶上那个白色身影。

  剑道的比拼,早在双方感知到对方时,就已经悄无声息的开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