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现代永利国际娱乐网站 > 我有三只手 > 第20章 螳螂捕蝉
  邢傲天一口将剩余的酒喝光,小指头指甲在桌上轻划数下,尾随那些人而去。

  他看到那十多人各持着刀具钻入两辆面包车,跟着一辆越野车趁着月色驶出夜逍遥,急忙打辆车跟上。

  越野车内,正是执行刺杀劫持任务的肖震东,他已经接到手下人报,柳眉儿跟一个男的去了新城大饭店。

  在新城大饭店动手是不可能的,那儿食客众多,稍有不慎不但打草惊蛇,还会拖泥带水留下烂摊子。所以,他要在外边等,一直等到他们吃饱喝足再说。

  到了新城大饭店,肖震东的几辆车停在路边,派出两个小弟上楼监视,自己坐在车里抱着手机浏览岛国小电影。

  “东哥,看小视频多没意思,直接去看春宫现场表演多好。”一个手臂上有纹身的小弟一脸讨好的笑容。

  “这你就不懂了,这叫艺术。各角度全视线的艺术。”

  “姓柳的那妞若是演女主角就好了。肯定比***还要火。”纹身小弟色迷迷地舔了舔嘴唇。

  “那是老板的菜,你小子别惦记。”

  “我肯定不惦记,不过等会抓她时,我可以趁机……嘿嘿……”

  “趁机你妹!要摸也是我先摸,我告诉你,这事不许跟老板说!”

  “这是必须的!”

  两人看着小视频说着荤话消磨时间。

  过了一个小时,一个小弟匆匆跑出来,钻进车里,连声说道:“来了,来了,东哥,他们来了。”

  肖震东立刻收起手机,兴奋地大叫:“妈了巴子的!终于吃饱了,告诉兄弟们,都特么给我精神点,等会做事利利索索,快。”

  “东哥,有点不对劲。”

  “什么不对劲?”

  “柳眉儿没问题,就是那个小子,邢傲天,我好像在哪儿见过。”

  “你见过?你确定见过?”肖震东有点不爽,这种活最好一网打尽,免得还要分头行动。

  “我……我不确定。”那个小弟有点紧张,使劲摇头。

  “不确定你叽叽歪歪个毛?等着,我去看看。”肖震东眼瞪的溜圆,一眨不眨地看着门口。

  果然,柳眉儿跟着一个男的从新城大饭店走出来,上了一辆别克英朗。

  “快,跟上,分散点不要太近。妈了巴子的!这不是柳眉儿的宝石蓝轿跑,肯定是那小子的车。”

  别克车渐渐驶向江边,肖震东十分开心,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到了荒郊的江边,就不怕动静大,还可以清洗干净。

  半小时后,别克车终于停在岸边不远处的一块大石旁,车灯关掉了,却没有人下车。

  “东哥,他们是不是在车震?”

  “震你个头,给老子围过去看看。”

  众人纷纷跳下车,肖震东并没有立刻掏出枪,他提着刀耀武扬威大摇大摆地走向别克车。

  这些人都是久经沙场的打架油子,不用吩咐,早已呈扇形包围了别克车。

  “草泥马,给老子出来!”钢管啪啪砸在车玻璃上。

  “干啥啊?你们是什么人?”车门打开,一身轻松装扮的坚哥跳下车,看着这么一群嚣张跋扈的打手,下巴一扬,沉声喝道,“知道我是谁吗?就喳喳呼呼?”

  “你特么是不是邢傲天?”纹身小弟没见过邢傲天,他扒开人群一边朝车里瞅,一边问。

  “不认识。”

  “柳眉儿呢?”

  “认识,她吃完饭打车走了。”

  “放屁!老子明明看到她上了你的车。”

  纹身小弟不相信,按捺不住,一把拉开车朝车内黑暗中处张望。

  坚哥倏地伸出手掐着他头狠狠地砸向车子。

  “砰……”纹身小弟眼冒金光,一头昏厥过去。

  “杀了邢傲天!”

  “快,他动手了!”

  “弄死他!”

  小弟们一阵喧哗,抄着兵器往前冲。

  肖震东很生气,他站在高处冷冷看着一条人影在人群里打来打去,虽然身手不错,却远没有黑狼说的那么邪乎,心中琢磨:都说眼见为实耳听为虚,现在看来黑狼那小子吃了败仗,只好把对方吹的厉害一点。

  他大喊一声:“都闪开,让我来。”

  肖震东跳下去,将手中刀往旁边一丢,这才看清楚,被围困的这人是跆拳道的阿坚,他又气又怒心说毁了,还是认错人了。妈了巴子的,既然认错那就打你一顿,假装是打了邢傲天,给老板出口恶气。

  想到这,他挥拳就打。

  阿坚虽然很厉害,可跆拳道表演尚可,应用于实战欠缺的很,再加上他刚刚被围困,虽没吃大亏,却也挨了几拳,现在突然跳出一个生力军,还没看清对方模样,就听到呼呼风声,心说不好,只听啪一下,吃了一记重重耳光。

  “你们快点,把柳眉儿抓走。”肖震东一击得手,心中得意,一边打一边吆喝小弟们做事。

  早有人将刀疤推开,往别克车里张望。却见别克车空空如也。

  “东哥,车里没人!”

  肖震东一愣,知道中计了,气的哇哇乱叫,手脚拼了命的朝着坚哥招呼,“妈了巴子的,给我把车推江里!”

  车是坚哥的,他可没有柳眉儿有钱,闻听这话,顾不得多想张开怒喊:“邢傲天,你特娘的还不出来,想做缩头乌龟吗?”

  邢傲天?

  在场诸人吓了一跳,心中均是一寒,不由自主朝周围张望。甚至连肖震东也不由自主地跳到一旁,支楞着耳朵专注倾听。

  却见江水浩荡,山风习习,水声呜咽,哪里有人影?倒是岸边树木摇曳,给夜晚增添了几分神秘。

  “他妈的,连个鬼影都没有,你狗日的还敢诈我!”肖震东暴怒,冲上去一阵横踢竖打,把坚哥给折腾的手忙脚乱节节后退。

  “邢傲天,你再不出来,我就骂你姐姐了!”坚哥实在支撑不下去,只好继续呼叫,他知道,姐姐是邢傲天的软肋。

  “麻痹,这小子还敢扯淡!今天送你去见阎王爷——”

  肖震东的话刚说完,嗖地一记破空声后,自己手臂一痛,半个臂膀立刻酸软无力,软绵绵地耷拉下来。

  紧接着,一个声音不大,却足以震彻每个人的声音响起,“就凭这点能耐,还特么敢出来丢人现眼……”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