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前安诚就觉得很奇怪,按道理来说像天元城这么偏僻的小地方,能有几个隐藏的灵境强者就很不得了了。

  但没想到后来竟然出现了上官姑娘那样天赋实力都十分惊人的存在,这完全不科学。

  虽然不知道天元剑宗在武灵大陆上究竟有多强,但从之前夏芊秋看到宝儿会天剑诀时的震惊来看,绝对是一个庞然大物。

  见到对夏芊秋卑躬屈膝的尘婆婆之后,安诚便知道青木帝国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那么能够让夏芊秋震惊忌惮的天元剑宗,或许并不比青木帝国来得弱。

  而上官姑娘的天赋实力皆不比夏芊秋差,就算是在天元剑宗之内,也绝对是顶尖的弟子。

  她这样的人物,怎么会突然跑到偏僻贫瘠的天元城来呢?

  还有一点,天元剑宗和天元城,它们的名字都一样,这其中又有什么关联?

  “或许,现在是时候回天元城了!”

  安诚感觉天元城绝对不简单,或者说现在发生了不简单的事,以至于连帝国九公主都亲自前往。

  而且既然夏芊秋有尘婆婆这样的腾龙秘境强者守护,那么前往天元城的那些天元剑宗之人呢?

  “或许我可以去收割一波战斗力点数,顺便抢……咳咳,借来一些灵石丹药!”

  想到这里,安诚瞬间感觉有些激动起来。

  “不过从刚才来看,他们似乎急着赶往天元城,我也不能耽搁下去,必须马上动身!”

  但就在安诚准备回到山洞里,告诉宝儿这件事的时候,远处天际却是突然飞来十数道流光,随后落在山洞前方。

  “黑甲军!?”

  看着这十来人身上散发着金属光泽的乌黑重甲,安诚双眼微睁,他没想到竟然会有黑甲军出现在这里。

  而且最主要的是这十来人刚才全是御空飞行而来,也就是说他们全都是灵境武者。

  先前安诚在天元城城主府遇到的黑甲军最强者也都只是引灵境,弱的甚至还有淬体境。

  但就算如此,结成战阵之后依旧可以和灵境强者一战。

  而眼前这十来名黑甲军,竟然全都是灵境强者。

  安诚眉头微皱,随后便在这些人甲胄胸前部分看到了一条青黑色的神龙图纹。

  他记得之前在城主府看到的那些黑甲军胸前也有图纹,不过那是狼,这些人身上的是龙。

  “查看战斗力!”

  随着安诚心中低喝一身,一片数字出现在了那群人头顶上。

  果然,最弱的都有五万多战斗力,其中最强的那人更是99999,灵境九重巅峰。

  这十来人站在一起,气势凝结成一片,哪怕最强者也只有九万九千多的战斗力,却给人一种强大无比的感觉。

  这些人出现之后,大橘它们都各自警惕起来,一脸提防的看着他们。

  就在安诚好奇黑甲军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时候,为首的也就是最强的那人站了出来。

  “你便是救了九公主殿下的那人?”

  冰冷的声音自盔甲中传出来,就像是金石相击,充满了金属感。

  这些黑甲军被黑色重甲包裹得严严实实,安诚只能看到一双眼睛。

  冰冷,无情,肃杀……

  与其说是人类,他们倒不如说是傀儡,是机器,是杀人的机器,仿佛没有半点属于人类的感情。

  若是与之眼神对视,那冰冷的寒意仿佛能透过空间,将人骨髓冻僵,让人不寒而栗。

  来者不善啊!

  看着这一队黑甲军,安诚双眼微眯,眼中同样露出了几分冷意。

  夏芊秋她们前脚刚离开,这些黑甲军后脚就跑过来了。

  “是夏芊秋派你们来的吗?”安诚冷声问道。

  听到他的话,为首的那人身形微动,随后不屑的低声笑道:“你还没那个资格让公主殿下挂在心上!”

  “哦?”

  安诚心中了然,他就说夏芊秋还有把柄在他手上,怎么敢派人来找他的麻烦。

  如果不是夏芊秋的话,那么应该就是那个叫尘婆婆的老太婆了。

  虽然知道这些黑甲军来者不善,但安诚想了想还是问道:“你们来这里有什么事情吗?”

  “既然你想知道,那便满足你的愿望吧,免得你连自己为什么死都不知道!”

  声音宛如金石,带着满满的嘲讽与不屑,为首的那名男子身上杀意更浓,淡淡的看向安诚。

  “你也许自认为天赋不凡,但武灵大陆何其辽阔,天赋惊艳之人如过江之鲤,强者更是数不胜数,有些人你注定高攀不上,癞蛤蟆别想着吃天鹅肉!”

  不可一世,高高在上,宛如人类俯视蝼蚁。

  盔甲中那双冰冷的眼睛,满满的全是戏谑与嘲讽,就像是在嘲笑不自量力的蚂蚁一般。

  “癞蛤蟆?你是在说我吗?”安诚眉头微皱,有些疑惑的问道。

  “既有自知之明,何故多问废话!”男子低声应答。

  “哦,原来你是在说我啊,这可真是抱歉了,我这人读书少,只听得懂人话,理解不了你说的话还真是对不起,要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

  一开始安诚脸上还带着谦逊的笑容,但很快他便猛然抬起头,冷冷的看着眼前那名男子,露出了一个及其欠揍的表情。

  “要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你特娘的来打我呀!”

  听到他的话,那名男子也一时间保持不了淡定,双眼猛的一睁,凌厉的杀意透体而出。

  但很快他就平复下自己的心情,冷冷的看着安诚。

  “徒争口舌之利,可笑至极,你如此嚣张,想必是倚仗那几只畜生吧?”

  一边说着,他一边瞥了一眼旁边的大橘它们,言语之中满是鄙夷与不屑。

  听到他的话,大橘它们瞬间怒了。

  “吼!铁皮猴子,你在说什么?信不信我把你撕碎?”熊大龇牙咧嘴,凶相毕露。

  “区区灵境武者,也敢在我们面前如此嚣张,待会儿便一口将你吞掉!”佩奇眼中红光闪烁,口中火焰喷吐。

  大橘没说什么狠话,只是回头问了安诚一句:“老大,可以杀人吧?”

  “当然可以!”安诚笑着点了点头,嘴角微微勾起。

  然而看着气势汹汹的几只高级灵兽,那名男子却是没有半分胆怯,摇了摇头嗤笑一声。

  “井底之蛙不知天高地厚,还真以为仗着几只畜生就能横行天下,今日便让你知晓,你自以为强大无比的倚仗,实际上不堪一击,结阵!”

  大喝一声,那名男子紧握手中长枪,体内灵力汹涌而出,瞬间将他整个人笼罩起来。

  而他身后那十来人同时踏步上前,隐隐站成一个阵法,随后各色灵力奔涌,往最前方那名男子身上汇聚而去。

  ……

  ……

  ps:感谢“筱伟哥”、“小曾18407573785水电安装”的100书币打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