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无形之罪 > 第534章 铜山派出所的案子
  老张根据这个张雪玲的情况推断出来,张雪玲有可能会出现的活动痕迹,可能就会是在铜山附近,因为在那里有她的孩子还在上学,别的不说,这个女人既然在当年放弃所有,围堵不舍得自己的孩子,这一条,就足以说明一切。

  我交代方冷继续寻找死者的遗传物质相匹配的线索,而我和梁仲春就立即着手装备前往张雪玲的孩子所在地富阳县城。

  在我们经过铜山镇的时候,当地派出所的所长和局里面联系上了,黄局安排我们一行人顺便来这里调查一起案子。

  在路上的时候,我猛然接到黄局的电话,还在纳闷这个黄局当地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梁仲春首先就怼开了:“师傅,你说胡是不是以为我们是来游山玩水的啦?怎么会在这种情况下还安排我们绕道铜山镇调查什么案子的事情?”

  我摇摇头:“这个我也不清楚了,不过既然是黄局的意思,想必就一定是有一些事情没有办法解释清楚,我觉得不会平白无故的安排给我们这个案子的。”

  梁仲春点点头,哦了一声后就不再说话了。

  其实以我对黄局的了解,一定是有些东西不方便在电话里面说,可能会和我们着手调查的案子有关系。

  果然,在我们来到铜山派出所的时候,章所长早就已经在门口等着我们了:“张队长,你们可算是来了,快进来歇歇,喝杯水。”

  我坐下来之后,喝完了茶水,章所长一直还是不提我们来这里的事情,于是我忍不住了,就对章所长说道:“章所长,咱们既然好不容易见面了,我这总不能老是受到款待,却不干活的吧?必看,你这最新的铁观音都快被我们喝完了噢!”

  章所长听到我的话之后,十分尴尬的小笑了笑:“是这样的,张队长,我们这个小镇上周发生了一件打架斗殴的事件,可是我们却找不到相关的线索,所以就想让你来看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将茶杯放下,问道:“章所长,你客气了,我不知道你说的这个案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村里面的人是不是有人受伤了?”

  章所长欲言又止,最后看我一眼,才说道:“这件案子确实很是邪门,我们村子的人呢没有受伤的,甚至是连打架受伤的人我们都没有见到过。”

  梁仲春一听说,就睁大了眼睛:“章所长,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怎么会有人打架斗殴的时候没有人受伤?”

  章所长点点头:“上个周五的时候,我们镇子上半夜里传来一阵狗叫声,然后就是听到了一阵发动机响声,就在城郊区的地方。然后大家都以为只是晚上的车辆经过的声音惊动了狗,所以就没有人在意。”

  这个时候,章所长喝一杯水,润润喉咙,接着说道:“可是就在第二天,人们上街的时候,发现在前天晚上发动机轰叫的地方居然有很多的血迹。”

  我很是奇怪的问道:“检查出来到底是人的血了吗?”

  章所长摇摇头:“我们接到报警之后,就立即向上面反应这件事情了,但是最终的结果是县里面的检查定性为一起杀狗案。那地上的血迹是一些狗血,附近的人并没有人受伤。”

  我听说这个章所长的话之后,也赶到这件案子真的十分离奇:“小梁,你说说这件案子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梁仲春看着章所长,回答道:“十分,这件事情还是得问章所长了,就看他的监控是不是完好无损了。还有,关于这件案子里面的一些细节要有一个解释才行。”

  章所长看着梁仲春:“这个案发地就是在监控的死角,我们眼前查不到当天的细节的。对了,你说的细节都是那些方面啊?”

  梁仲春看看我:“师傅,我觉得这件案子里面一定有玄机,你想啊,这深更半夜的,有谁会在空旷的场所杀一只狗就算完事了?”

  我知道这件案子有很多的疑点,可是我还是想要看看案发现场,在那里,我才有可能会得道关键性的线索,而不是在这里简单的猜测。

  我看看章所长:“章所长,我想现在就去看看现场。”

  当我们来到了那个现场的时候,周围的环境很是空旷,看起来应该就是比较远离镇子的地方,半夜里在这里杀狗,就算是再着急吃狗肉,也不至于选择正规地方。

  这个时候章所长指着前面的一滩血迹对我说道:“张队长,就是这里,我们已经对案发现场封闭了,中间的那个低洼处就是当时我们发现血迹的地方。”

  我和梁仲春急忙带上脚套,小心的走过去,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幕看起来经过剧烈的争斗的场景,现在的一切都在表明,这里曾经发生过一起重大的案件。

  但是当我和梁仲春开始对现场排查的时候,却很是无奈的发现,在现场已经有很多的凌乱的脚印了,显然是当时的县里面的刑侦人员留下来的。好歹虽然现场被破坏了,但是还有一些关键性的细节保存着。

  我对梁仲春说道:“小梁,这样,你在这里对现场的足迹进行排查,记住,凡是有可能是属于凌乱的脚步的,都要记录下来。”

  在做完这些之后,梁仲春告诉我:“师傅,我现场采集到的脚印和章所长提供给我们的几乎是一致的,但是现在有一个关键性的问题没有得到解释,那就是这些杀狗的人是如何来到这里的?”

  其实这个问题我也很想知道答案,按说既然这些人可以在这里争吵,接着有很快就消失在附近,这就说明应该是乘坐着车子来到这里的,章所长在前面也说了有人听到了发动机轰叫的声音。

  但是我翻看了这些资料,上面根本就没有关于发动机以及车子的事情,难道是这个铜山镇的居民听错了?

  当我问章所长这件事情的时候,章所长气的直摆手:“本来是有一辆车子的痕迹的,可是就在我们到达现场的时候,有一个村民的拖拉机刚好走在轮胎印上面,那是我们唯一的发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