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武侠修真 > 武之侠天下 > 第二十二章 落叶聚还散
  这日众人为了躲避一队急奔向洛阳的宣武军骑兵进入了鸣皋山,此时已是日落时分,众人商议便在鸣皋山中休息一夜,明早再前往陆浑。

  “饮马伊水中,白云鸣皋上。氛氲山绝顶,行子时一望。照日龙虎姿,攒空冰雪状。嵡嵸殊未已,崚嶒忽相向。皎皎横绿林,霏霏澹青嶂。远映村更失,孤高鹤来傍。”

  鸣皋山,又名九皋山,因“鹤鸣九皋,声闻于天”而得名鸣皋,李颀的这首诗却是道尽了鸣皋山美不胜收的风光,站在山巅极目远眺,可见龙门,可见洛阳,秦轩却只能望山暗叹,他此时已连登山远望的气力都奢求不来。

  “要不我来背你上去?我很喜欢背人爬山的!”陪伴秦轩在山林间走动的月鹰云见秦轩望向山巅失望的神色,便戏谑的说道。

  “还是算了吧,登高望远,也只是望断来时路!”秦轩摇摇头,继续向山林深处走去。

  傍晚山中风起,又是深秋时节,枯叶零乱漂泊,似已无家之人流落江湖,却依旧寻不到归根之处。

  枯叶纷纷间,飘落在裹着裘皮大氅却依旧感到寒意的秦轩身上,秦轩平和的目光不禁深邃起来,伸出右手食、中二指夹起一片经过眼前有些迟缓的枯叶,放到近处仔细端详,枯黄的落叶已如此时的他一般就要失去生机,人之悲欢离合、生老病死也便如这枯叶了,秦轩暗自叹息,松开曾劲气纵横的指剑,任由枯叶飘落远处的尘埃。

  “小轩,你知道落叶刀客吗?”月鹰云难得神情庄重的问秦轩道,抬起纤纤双指夹起一片于风中飘摇的落叶,凝眸观瞧,这一声“小轩”已是唤的自然。

  “与断水流齐名的原州落叶刀?”那片之前被他夹起、此时已落地的枯叶被风再次刮起,飞旋着飘去远处,秦轩目送它离去,混入众多的落叶间,收拾心情接过月鹰云话语。

  “对,正是落叶刀。”月鹰云越过秦轩迎风而立,紫裙外的白裘披风在风中如白鹤的羽翅舒展,似追忆般说道:“当年,落叶刀客独闯西域,被冷龙岭的党氏三兄弟带领上千人围困,落叶刀客虽杀了几百人,却丹田受损,武功尽失,幸被青、水二老救回月氏,便是服用了月神丹恢复过来,而且还提升了功力,一人一刀杀上冷龙岭,虽未能手刃党氏三兄弟,却也赶走了横行一方的强匪,党氏三兄弟再也未敢回冷龙岭,说来我还算是落叶刀客的半个徒弟,我为你舞一趟落叶刀法吧!”

  落叶刀客使用的是宽刃大刀,落叶刀法施展起来颇有秋风扫落叶的气势,而此时月鹰云却是用两把圆月弯刀,双刀轻柔漫舞,自成两轮银月,被山林中强劲秋风刮得凌乱的落叶如扑火飞蛾,无视劲风纷纷聚拢而来,似这两轮银月能带给它们无限生机一般,随着月鹰云脚步轻移、双刀漫舞,越聚越多的枯叶已被月鹰云舞成了两条落叶溪流,枯叶聚散之间,似小溪潺潺,似浪花飞溅,竟没有一片枯叶被如圆月光华的刀光割破,月鹰云如传说中的月宫仙子双手各托着一轮银月,在高悬的秋月下轻歌曼舞间带起人间的无数悲欢离合,而此时更加强劲的秋风却无法透入其间一丝一毫,仿佛那里便是真正的月中宫阙。

  秦轩不禁想起在长安舞乐坊听的那首《秋风词》:“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每当听到这首词曲,誓儿总会问起秦轩词曲中“相思苦”的滋味,秦轩那时怎会懂得,誓儿便会取笑他枉在军中长大,竟不知军旅中最寻常见的“相思苦”,小犹怜也会在一旁窃笑。

  逃离长安,一路回到沧州,那时秦轩心中还期盼着同誓儿的相见之日,只是有些“相思相见知何日”的感触,如今经历这生死离别,观看着月鹰云在“秋月明”下舞动时聚时散的满林落叶,恍然间才知晓他此时早已入了这“相思门”,已知“相思苦”,真是“何如当初莫相识”!可是如今他懂了又如何,他已无法告知已与他相隔云汉的誓儿,还有父亲,还有看着他长大的罗叔叔和薛叔叔,还有那些卢龙军的将士,都已是天各一方,只余这“无穷极”的相思相忆。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月鹰云不知何时已舞完落叶刀法,收起双刀走到秦轩身前,妩媚的双眸中闪动着秋水中的月光望着秦轩:“落叶有聚有散,人间自有悲欢离合,卢龙军的众将士还在等着你,小轩,你要就此沉沦吗?”

  “不沉沦又如何?我还能上马厮杀吗?”秦轩苦笑摇头,那被唤起的相思之苦更令他提不起一丝力气。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月鹰云说着忽然拉起秦轩的双手,一张原本妖丽、此刻却似秋月的小脸几乎贴上了秦轩苍白的脸:“可是在春风到来之时,你自己也要振作!你还是那个果断杀了朱友孜、带着我们勇闯幽州军营、率领卢龙军众将士从沧州一路杀到汴州的秦轩,失去了武功又如何?你一定可以重新修炼回来,因为你还是那个我月鹰云喜欢的充满自信的秦轩!”

  秋月高悬,洒落清冷如水的月光,劲风袭来,刮落更多的枯叶,月鹰云施展落叶刀法清理出的一片干净林地,此时又被落叶铺满,一片片落叶被风刮起又刮落,时聚时散,兀自的飘零着,就像这乱世中的人,不知何时便会没了家园,颠沛流离。

  鸣皋山林间的那晚后,月鹰云便沉默了,陪着秦轩一起沉默着,似也有如秦轩般无尽心思要想,就连一向不在意别人的小火都感觉出了两人间的诡异,轿厢内时常传出的话语声再也听不见,只有马车奔驰在秋风中带起的更大的尖锐风声。

  就在秦轩和月鹰云的沉默中,众人顺利通过了宣武军曾重兵驻扎的陆浑,越过三涂山,到达了都畿道和山南东道之间的最后一个关口伊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