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燕藏雪 > 第七十九章 高平之战二
  没有人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尔朱世隆的大帐里面就是贺六浑和他两个人,其他人都被赶到外面了。但是从隐隐约约的动作看,里面两个人应该是在吵架,动作比较大。但是看得出来,主要是一个人在说,另外一个人在听。

  尔朱世隆发了一大通脾气之后开始用一种调侃的语气说道:“贺将军,你是不是准备看我的笑话?”

  贺六浑心里非常的憋屈,的的确确自己很少受到这样的窝囊气,以前实在是太顺了,但是现在理智告诉他,必须要能够,忍得下来。

  “尔朱将军多虑了,卑职怎么可能呢?”贺六浑回答。

  “ 那为什么,我的将令你就不从了?我说过,让你开始接替我们,攻打高平这座城,但是你这几天你做了什么?什么都没有做。你不就是想看我的笑话吗?然后让我哥哥到时候看低我,这对你有什么好处?”尔朱世隆再这么嚣张,其实骨子里还是非常怕尔朱荣的,的确,尔朱荣在所有人的面前都属于那种高冷的形象。所有在尔朱荣身边的人都怕他,是这一种在骨子里的怕。

  “尔朱将军,其实我们两个现在是捆绑在一起的,我们都是前锋,如果要是你被看低了,那我以后也没有前途,所以在这个程度上面,我也想请将军一定不要认为我在做什么动作。”贺六浑解释道。

  “那你说清楚,为什么一动不动。”尔朱世隆其实也不傻,不然的话也不会,就在大帐里面留下他们两个人说这些话了。

  “将军,其实你也明白,如果要是,我们硬性的攻打这座城市,从目前的情况上来看,可能真是要付出惨重的代价,我们现在带着几万人,可能都要去掉1/3,因为我们自己根本就没有准备多少攻城的工具。这样的胜利,那就是惨胜,侯爷也一定会怪我们。”贺六浑平心静气,这样尔朱世隆也安静下来了。

  “你的意思是?”尔朱世隆静下来就好。

  “这几天我做了几个安排,第一个安排就是派斥候了解了一下整个的情况。明白了,这座城市里面主要就是靠县令詹国兴和裨将杨忠。他们已经把能够集中的世家大族的士兵都已经集中起来,所以现在整体的人数,至少有5000以上。加上这几天将军攻城就可以看得出来,那个杨忠的确是一个懂兵法的人,已经有了很多对付我们的方式。所以将军的云梯,攻城车等都没有起到作用。第二个就是,我已经派了一部分人潜进了这座城市。”贺六浑娓娓道来。

  尔朱世隆大喜:“哦,那你就是准备夺一个城门吗?这是一个大好事。居然能够派人进得了城,真的是不错。”

  贺六浑摇摇头说道:“我派人进去,不是想多这个城门,排进去的人毕竟很少,如果要夺下一个门,还要把它打开,这一个过程靠几个人是很难做得到,除非是能够说动城里面的豪强地主,但是这些人只会观望,他不会真正帮忙。”

  “那你派人进去有什么用?”尔朱世隆泄气了。

  “将军,有大用。其实我们一路行来,那么多城市,默许的就让我们走了。所有的人都不想介入到这场战争当中来。高平城里面也是如此,所有人都不会愿意跟我们真正意义上对抗,因为假如说我们成功之后,他们就会倒大霉了,那么现在真正跟我们对抗的就是那两个人。”贺六浑越说越有劲,尔朱世隆也慢慢明白了。

  “你是想……”尔朱世隆明白了,“你好狠啊,不错,不错,不错,开心开心开心。”

  “将军支持就好。现在我们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现在,最需要的事情就是要找一个机会。所以我,想能不能从明天开始,我们分开来攻城。将军依旧负责市南面的这座城,我负责去攻打西门。那个北门就让他空着,派一支伏兵在后面等就行了,一旦这些人开始逃跑,那我们就可以追杀。”贺六浑把自己的思路说清楚,头头是道。

  “现在我才知道哥哥为什么要让你来帮我的的确确你有才,现在就看这个计策是不是真的像你想的那么好啦。现在就按照你的说的去做吧,明天开始两面攻城。”尔朱世隆现在是非常开心,感觉看到了希望,其实这个人就是功利心强了一点,没有本事,做人各方面还是可以。

  杨忠明显的感觉到有点不对,因为下午攻城战又开始了。而且比上一次更加努力,可是招数还是老一套。按照常理就这样下去,那不就是拿人命来填,而且没有任何的效果吗?但是接下去他就知道自己想错了,因为士兵急忙来报。

  西门告急!

  杨忠第一反应就是问道,那么北门呢。北门靠近大梁山,是撤退的唯一通道。

  没有人在攻城!

  围三缺一,兵法大家啊!自己最担心的事情出现了,因为高平城里最麻烦的就是兵力不足。人有很多,但是真正能够作战的士兵不多。如果尔朱家的人,主要进攻一面墙。应该来说,高平城可以守得住的,但是现在已经开始分散攻城,那么现在压力就大了。自己分身乏术啊!

  “我去西门吧!”随着声音出现的就是詹国兴。只是他根本晚上就睡不着,一听到声音之后,立马就率人来到了城楼,听到这些情况之后,很自然的就决定要去西门。

  杨忠张了张嘴,又闭上了,只能点点头,其实在他心里面知道,詹国兴的确是好人,但的确不是一个,懂得军事的人,但是现在没有办法,因为他知道,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振奋人心,只有一个能够稳住大家人心的人才,能够把这个城市先守住,你就看现在身边的这些人,很多人都面如土色,一听到箭飞来的声音就开始往地上趴。如果没有一个有胆量的人,率领大家在这里坚持住,这座城市今天就会被攻下来。

  詹国兴哪也不知道这些事情,但是这个世界上就是有这样一些人,他们会为了自己的原则,为了自己所谓的意义,献出自己的生命。城在人在,城丢人亡。詹国兴就是这样的一个儒者!

  沿着城墙上的甬道,詹国兴率队直奔西门。

  等到了西门,才发现情况严重的多,这一边的厮杀非常的惨烈。这倒不是,敌人已经攻上城来了,而是在西门的这些敌人,居然有石炮。而且加速非常多,至少有30门。

  这边工程的降临,并没有让士兵扛着云梯就往城墙跑,然后开始登上云梯,冲进去厮杀,而是隔着300步以外,把一个个石炮架好。士兵们在城墙上干着急没有办法,眼睁睁看着那些奇形怪状的石炮。

  詹国兴还是知道一点点军务,边上的老兵也提醒。所以赶紧叫站在城墙上的这些士兵找好掩护体。

  话音未落,石炮发威了。一兜一兜的石块,高速砸在城墙内外。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些操作石炮的人,技术不太好。很多的石头都砸在城墙的内外,并没有砸在城楼上,而且这些石头也不是大石头,所以不能够对整个城墙造成危险,不会把一个城墙砸塌。但是麻烦的就是铺天盖地,数量太多了。所有站在城楼上的人,就算躲在城垛口的后面也是,经常被砸得鼻青脸肿,还有更多的人被砸中头部,倒下去,一声不吭。最为难过的是,所有的士兵现在面无颜色,都有一种绝望的表情。想想也是,你就在这里干着急,没办法,别人一块一块石头往里砸,你这里没有办法,弩箭不够那么远。只有几个巨大的床弩才有可能做得到。但是现在也不行了,因为这么多的石头砸下来,那些床弩才刚刚发射了几次,就已经被砸坏。

  有几个热血的士兵,建议道。詹大人,这样下去不行,我们干脆打开城门,冲出去把这些石炮毁掉。

  另外一些士兵说道,谁敢冲出去?你们看一下,那些是炮边上站着的那些人,人高马大,而且都是骑兵,我们是步兵啊,还没有走过去,就已经被别人给砍死了。

  难道我们就这样在这里,等着挨打吗?你看看所有人的士气,都已经快没有了。几个急性子说道。

  詹国兴躲在城楼里面,也是非常的郁闷。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很多的士兵,靠在城墙的垛口,然后用巨盾护住身形。但是依然有很多的士兵还是被砸中,所以到处都是嗷嗷的惨叫声。

  各位不要太急,他们现在用这一招,实际上面对我们也打击不大,最终他们还是要靠云梯往上冲,那么我们一定能够顶得住,我想到时候他们也不可能再继续用石炮。詹国兴给大家打气。

  其实这个时候,很多士兵已经有了惧怕的心理,但是因为詹国兴这个县令对大家都非常的不错,而且在城里的名声也非常好,所以大家还是坚持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对方的石炮,居然停了下来。

  一个大嗓门的对方士兵开始叫了起来:”城里的各位兄弟听到,我们只是要借过,我们是去勤王,绝对不想跟兄弟们为难。今天我们只是给大家一个小小的见面礼,如果今天你们还没有打开门,明天我们就一定会杀进来了。我们将军说了,如果你们抵抗的话,那进来就要屠城。”

  另外一个大嗓门的士兵也叫了起来,说道:“各位兄弟,不要听那个詹县令的说法,他是想为自己升官发财。我们这一路上过来,有哪一个城市会挡住?你们千万不要为了某些人的升官发财,丢掉自己的性命啊。”

  詹国兴大怒,怎么说我都好,我哪一点是为了升官发财呢。但是最后一个大嗓门开始在说出来的一段话,让他自己,非常的心寒。“城里的兄弟们,你们听到啦?只要把那个詹县令砍了头,所有人都没有时间,我们只有就砍了他一个人的头就行了。皇帝家里的事情,关你们普通老百姓什么事情呢?所以我们只要看到他一个人的头就可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