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隐龙_第一百一十七章 五个人_现代永利国际娱乐网站 -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现代永利国际娱乐网站 > 至尊隐龙 > 第一百一十七章 五个人
  燕京的一处小巷子里,有一家专门卖驴打滚的小店,坐在店里的木桌凳上,李鵺拿起一枚豆面糕,看着外表呈黄色,一口咬下去,香、甜、粘,有浓郁的黄豆粉味道。

  慢慢在口中咀嚼,李鵺称赞的点了点头,自从住院到出院现在,整天到晚都是什么大补温补的补品,早就吃腻了,今天难得出来可以任意吃这些外面的食品,简直不要太爽。

  “我说你怎么现在就吃上了?”张天策赶忙伸手抓起一个豆面糕咬上一口,同时还指着李鵺责备道,“首长都还没来呢!”

  “首长?这种地方他起码要找上一个多小时,不然你以为首长都和我们这两个奇葩一样,每天一大把时间跑来穿街走巷找小摊子啊?”李鵺吃下手中豆面糕的最后一口,拿起右手边的牛奶喝上一口,“我来燕京快二十年了,还是不习惯喝那个豆汁,那泔水般的味道对于我而言实在是难以恭维啊!”

  张天策背后的张家作为燕京势力的家族,其本人也是一个老燕京人,对于豆汁可不像从渝州过来的李家李鵺这般,对于豆汁,张天策从来都没有任何的不习惯,只有浓浓的喜爱,或者说这是老燕京人的一种喜爱吧,一种坚持。

  张天策将自己旁边盛着豆汁的碗端到自己面前,拿着汤匙开始慢慢喝着豆汁。

  李鵺看到这种情况,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面部肌肉在带动嘴角剧烈地抽搐。

  放下牛奶,李鵺伸手捂住自己的脸,低声说道:“我这辈子都是不可能适应这个豆汁的了。”

  “哟呵,你们果然还是比首长先找到这里啊。”李鵺还在捂脸的时候,张天策却抬起头看向李鵺的身后,开始有说有笑。

  听到张天策这么说,李鵺就算不回头也知道是谁来了,决定不回头的耍一下帅:“张铮来啦,要坐下一起吃点吗?现在不吃,一会首长来了,你恐怕就吃不到了。”

  “还有我,你现在怎么越来越没有一点家主的风范了?”李朝的声音在李鵺的背后响起,李朝直接一屁股坐在李鵺的旁边,而张铮则是跑到自己父亲张天策的旁边坐下,开始动起了筷子,张铮点的却也是牛奶,不是豆汁,大概是因为常年在外漂泊的原因。

  张天策看见自己儿子和李朝点的竟然都是牛奶,有些不开心了:“喂喂喂,这可是在燕京,你俩应该品尝一下豆汁的美味啊!”

  “上次来燕京路过一家路边摊,那豆汁的味道,我差点没吐,我想我这辈子都不适合豆汁。”李朝连忙摆了摆手,豆汁这东西自从那次之后,是打死也不想再碰了。

  李朝是常年都是在海外漂泊,豆汁说实话,他是从未接触过,完全适应不了燕京豆汁的味道倒也还说得过去,可是张铮在燕京生活了有些年头,虽然最后还是跑去跟着李朝一起建立了现在无名国度,但是在燕京生活的那几年里,张天策记得自己似乎有一段时间张铮这小子是喜欢豆汁的,可是现在怎么也变成了牛奶?

  “别看我啊,你到国外去生活个十年左右,我告诉你,完全喝不到豆汁,只有牛奶盒和其它饮水,我告诉你,你再来喝豆汁,你会想吐的。”张铮赶紧摆手,这玩意儿现在自己是真的不适应,喝了会反胃。

  张天策不爽了,这两个渝州人不喝豆汁也就算了,自己儿子张铮作为燕京人,竟然都不喝豆汁了,实在是很是想不通啊!

  “你们一个二个的,都不喝豆汁,不喝算了,我喝。”张铮生气到直接端起碗,开始狂喝,看得李朝和张铮还有李鵺都开始有些反胃。

  李朝舒缓了一下胃:“你不好好治疗自己,现在这样乱走动,不跑出什么事?到时候李家可就更没有人能够阻碍我将李家摧毁了。”

  李朝喝光杯中的牛奶,笑了笑:“是吗?如果我死了你还会迁怒李家?”

  “当然,只要你不是被我杀死,那我就一定会迁怒李家。”李朝指了指桌上的食物,问道,“这些今天谁付钱?”

  “我。”张天策开口说道,同时还斜眼瞥向自己身边的儿子张铮,“如果可以,我觉得我儿子拿他雇佣兵的积蓄给老爹用,我也不介意。”

  “我介意,你就做梦去吧!”张铮放下筷子,拍掉粘在手上的黄豆粉。

  “你两父子还真是挺欢的啊,喂,怎么你们都吃起来了!”一号首长好不容易找到这里,没想到,竟然看见四个人竟然都已经吃了起来,“我说,晚餐就请我吃这个啊?”

  “不,首长,您想多了,这个驴打滚是饭前甜点。”张天策抬起头用筷子夹起豆面糕,然后又拿起豆汁碗笑说道,“豆汁才是正餐。”

  “还有求生欲的话,就给我说这里的全部都是饭前甜点。”一号首长面到微笑,不对,应该说是皮笑肉不笑。

  李鵺站起身转身看向一号首长:“首长,天策只是开玩笑的,这里只是一家非常好吃的豆面糕,只是饭前甜点,想让您来尝尝。”

  一号手祖航单独坐在一根长凳上,点了一份驴打滚和一碗豆汁。

  张天策终于看见有人和自己点一样的饮品了,实在是高兴坏了,一激动,直接伸手拍在了首长肩膀上:“首长也喝豆汁,我们在吃的这方面还真是口味一样啊!”

  “的确是口味一样,重口。”李鵺瘪了一下嘴,侧过头去低声吐槽。

  “我只是不讨厌豆汁,而且,今天早上喝的就是牛奶,我可不打算晚餐的时候还喝一杯,到时候回家睡前还有一杯,我又不是牛奶罐子。”一号首长笑着摆了摆手。

  “那我宁愿一天喝三次牛奶。”李朝喝掉杯中的牛奶,站起身从衣兜里摸出一张折叠多次的纸张,递给一号首长。

  啪!

  直接被李鵺给一把抢过揣回了李朝的衣兜里,说道:“吃东西的时候就好好吃东西,还有,我要先给你说点事情。”

  “等等,在李朝和我说事情之前,你要和他说?那等等,在你和他说之前,我要和你说一件事请。”一号首长嘴里还吃着豆面糕,看着李鵺说道。

  李鵺一脸懵逼,看着一号首长,伸手指了指自己:“找我?”

  “嗯,有点事情想和你商量一下,想听听你的意见。”一号首长放下筷子,摸出衣服兜里的手帕,擦了擦嘴,然后端起豆汁开始慢慢品尝了起来。

  张天策调侃道:“幸亏开这家店的人,是张家的人,不然,今天一号首长和两位将军来这里吃这个,怕是明天这里就要涨价啰!”

  “哦?这家店是你张家里的人开的?”一号首长大惊,没想到张家的人竟然有兴趣做小本生意。

  “不为盈利,只为了有时间能让一些官员光明正大的走进小巷子里吃地道的燕京小吃。”张铮摆了摆手,“不过张家其他人可没这个心思干这个,主要是我嘴馋,而且零用钱少,只能忽悠我妻子拿点钱出来,给开一家这个玩意儿,不然没钱的时候,嘴馋了一碗豆汁都喝不起。”

  张铮扭头看向张天策:“我说父亲,既然这是我张家开的店,你刚才竟然还想让我拿钱出来,你想干什么?”

  张天策看向一边,吹起了口哨。

  “我估计他就是想从你身上弄点油水,他一个月的零用钱比我还少,同时天涯沦落人,为何你比我还穷。”李鵺笑着戳破了张天策那点小心思,而且还同时嘲讽一下张天策的零用钱比自己还少。

  “同是腰间盘,就你突出。”李朝在旁边皱起了眉头,开始怼起李鵺来,主要还是看不惯李鵺吧。

  张天策赶紧伸手指着李鵺,看着李朝说道:“没错,你这个叔叔就是腰间盘当中,最突出的那个,我记得,现在还有一句网络语是什么,哦,对!蒂花之秀!形容的就是他这种很皮人。”

  张铮看着自己父亲,他还是第一次知道自己父亲竟然知道现在的流行网络语言,虽然自己离家这么多年,但是还真的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已经这么跟潮流了。

  “你是不知道,你父亲有一段时间,那去哪里都穿着唐装,我当时还说这丫的是要干嘛,不信,你们问问首长,首长当时看到这家伙的时候是一脸懵逼啊!”李鵺一摊手,开始抖出各种张天策的黑历史,张铮听到耳朵里,脑壳都要炸裂了,这尼玛也太丢人了吧!而且还是丢脸都丢到华夏国一号首长那里去了。

  “我觉得吧,穿中山装,显得我们庄正,穿西装显得干练,你丫的穿个唐装,不知道的以为你哪里跑出来的小丑,你丫的,你是不知道,你穿的那个样子,还留了一些短短的络腮胡,我当时以为你是个妖怪!”李鵺继续抖着张天策的黑历史,而且那时越说越起劲。

  张天策憋着嘴,小声说道:“某人第一次喝豆汁,直接朝坐在对面的媳妇喷了出去呢。”

  李朝知道张天策口中的李鵺的媳妇,也就是原本是张天策的嫂嫂,自己的母亲,没想到竟然变成了这样,如果叔叔的第一个妻子没有死去的话,会不会母亲也就不会成为叔叔的女人呢?

  李朝心中有着千万种想法,但是却无法说出,因为这一切都晚了,自己的父亲是被自己这个亲叔叔杀死,母亲······就当做没有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